多看吧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多看吧小说 > 明宝斐然 > 第 13 章

第 13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了。她的两张纸,她披上的儿,纸就被洇软商明宝拉拢了向斐然给外套,又接过了他递给按在眼眶下。没一会

给我带的?”“衣服……你特意

走一走。”“怕你想出去

友的该是最稳妥的办法。草应又不知道看花花草给别的男人毕竟他是奔着哄好女她在气什么,那出去看任务而来的,

试图下床。宝干脆地表达需求,“我想走走。”商

太久腿麻,向斐然一手先吃饭。”了她的肩膀:“按住怕她跪了

垫垫肚子喜出望外,兰姨热,先喝点汤?”兰姨和方随,守在外面的切地问:“汤还小火热着呢宁都打开门

商明宝点点头。

哥,小看捅成重伤:“可以然哥肘捅了向,差点没给你了。”啊斐方随宁拿胳膊斐然一下

夸奖他就懒得推辞了向斐然没什么表示,只是颔了下首,意思是这句

廊,前面是兰姨和方自然而,后面是觉到t随宁然地欢欣鼓舞剩绯红。光线下,哭然脚步几步,就落角,暗色过的眼尾还到了末尾。向斐等方随宁两人下楼也慢,短短的一道走宝揪着他一小片衣明宝的脚步梯了,向斐然感恤一觉被人轻轻扯了他们的静默无声。慢了下来,要不了扯。他回眸,商

向斐然用眼神问她:怎么?

还没欢迎我回来呢。”商明宝小小声它侧。“你地说,嘴巴噘了一点,目光瞥向

她能耿耿于怀三百六十出点高兴的意思。也完全没表现,再见到的第一面就给五天。她大声委屈死

呢?汤又凉干嘛!”,嚷嚷:“随宁在楼梯上等他们

给商明宝:向斐然的音量只

“欢迎你回来,商明宝。”

商明宝问。“你高兴吗?”

仰起的双眸认真、澄澈、不含杂念

向斐然便也逼这一问的任非非的旖念何想入自己剔除掉对她,“高兴。”

宜地想:她是不只是总有那么下是有一点在乎他。意识的一秒,他不合时

一个当然,对于饭喝水一样自然的事,从小说,霸占周围所有人就活在众星拱月花团锦的目光是吃以才有此一问。围人”之一的他簇氛心不在焉,围中的女生来她只是不允许作为“周

去看花后,他践行诺言带她吃完晚饭

“可是月见草都。”商明晚上又不谢了,宝遗憾至极。别的花

花在晚上“有很多开,不止月见草。”

比如?”

的,昙花。还有玉蕊等。““最常说丝瓜……等,海洲常山,葫芦,

这里有种吗?”商明宝眼睛亮起来:“

向斐然无情地说:“没有。”

“那我都不知道它们长什么样……”

标本。等下可以给你看

那还有什么好走商明无味起来:“么可看的。宝顿时觉得索,黑漆漆的,也没什

乏善可陈了。得晚上的是如此的样子,便觉那些白天盛开开着的,可的花,固然晚上也是是既已见过了盛大明媚

想了想,说:“在这里等我。向斐然

,手里拿着一柄与平时他去而复返家用略有不同的手电筒

商明宝:“这是什么?

“紫外线手电筒。”

干什么的?

面。“带你看的另一看植物

束照出,很暗。商明?”宝摸不着头脑,问:“坏了斐然推开开关,光

向斐然轻抬下巴:“看。”

叫不出名字的散发出幽幽的物,在那束她看不见的光束下,红色荧光。明宝一株商

商明宝沉默一下:“好诡异……”

诡异吗?

向斐对不起,我们还是回去看标本吧。”将紫外线光关了,然没吭声,自觉地十分干脆地说:“

商明宝一把拉住他胳膊“不要不要。

不是觉“你向斐然回眸:得恐怖吗?”

别人的也算为了哄好是尽心尽力……女朋友,他有求必应。

惯,所以知若渴”商明宝表现出求为什么?但是好神奇啊,觉得有点诡异。“只是没习的样子。

肉眼捕捉不到的,比的话的全眼看部,出了可见光之外。这部分get下措辞,用最通俗然整理了一:“我们如紫外线到的,并不是光,还有一些是我们解释向斐?”

商明宝:“嗯嗯。”

些可见光的干扰荧光,但是人眼看上,人眼里呈现为绿色。它释放出来天吸收可见光,“叶绿素白我们可以等到晚没有那不到。为了看紫外线,呈现的是的光在了,用单的紫外线照同时也吸收到植物这一面,射。”

样子。念念有词,一副在两手力理解的撑着膝盖,仰头商明宝没回应,

“好厉害了。”,要长出脑子

“……”

“这好像tvb武侠剧表面水,就能显出真正!”“这是唰地扭过头来看他但是用里演的密信啊,,双眼明亮上是一张白纸密信植物给我们火燎一燎或者沾点的秘密。”商明宝

向斐然微怔,失笑了一声。

应。见新大陆的回知识,她却是很粗浅的给出了宛如看

可爱别人的女朋友

,难怪我看不到“所以,这个手电筒只发线!”她懂得举一反三了。射紫外

那为什么那里是星星点点的荧光孔雀蓝,而不是红色荧光呢?”

的光。”也许是果实粉壁,它们叶、花,或者花瓣、苞,因此会释放出不同不是叶子的物质与叶绿素不同“因为那里

那个晚上,她看到的表现出了与白天截然不同的样子。臣民们,植物王国里的

绿素释放出的红色恰如气氛白色的夹竹桃,变成蓝,花蕊深处,那梦幻之花,雌花的了一朵蓝紫渐变的一点叶柱头是伞状的冰

“好像星云啊。”

的白花,却又变成了完陀罗整的冰蓝色。

恣意热烈的贵神秘的紫。朱顶红在白天是那么释放的自我是高红,在紫外线下,它

雅。,释放出宛如翩跹蓝扬,在漆黑夜幕下蝴蝶的优马蓝,花朵那么其貌不可以制作板蓝根

了:“它的花是绿色南山藤的!都是,她刻的商明宝眼里是顶叶绿素!”的花在此时此却已经无师自级鸽血红宝石般的红

了一下:“它现在外面包着的那层还没开花,所以是叶绿向斐然笑在释放。”

地说:“像一挂星星。”商明宝喃喃

远。不知不觉,原来已顺走了很着山

质,风穿过树怪的叫声、夜鸮奇冠,一切的动动的窸窣声,阔叶落在腐殖虫蚁鼠活商明宝的而没粹。万籁俱静中静都如此地进入到幕高远,云雾很薄有星月,一切都黑得听觉中。

了商明宝的,可是有什么东西带走本该很怕的胆怯和恐惧。

她抬起手来,想摘南山被向斐然捉住手:“别动,有毒。”那一挂星星藤的

“又有毒?”她吃惊。

有毒竹桃南山藤的花在云南倒是一道野菜。”,分强弱,比如夹夹竹桃科基本都的花就是剧毒。不过,

的东西?”“啊?”商明宝更吃有毒了:“为什么要吃

也许他质。”向斐然……们有特殊的处理食材技巧,或者:“你可以问云南人,

份在哪里,繁衍着商明宝并不知道的话,也许西欧画起来会更得的省果让看大陆地心应手一点云南省确切在哪里,她。但她等会儿回去想看图了,看看这个对大陆一点也不熟,如会吃又苦又毒的野菜族,过着什么样的生活什么样的民她默写地图

是下坡路。回程时,都

及时拽住她。坡时,向斐然可原本该商明宝走在前面的,这样方便她踩空或绊到、滑

恐怖。但她不敢,觉得前面黑和草黢黢的路

然走前面,商明宝走后面。那便向斐

身后有什么怪物在尾随她还是胆回头看。敢,怀疑,总是提心吊

抓走了你都没发现,等回去才知道我们已经天人永隔了?”会不会我被什么怪物商明宝思维发散:“

“少看小说。”

“……”

了。商明宝气鼓鼓地站住不动

他女朋友,向斐然无人的小时,但。如果现在是奈微叹一声他还能再伺候半鉴于是别得歇一下。,他有点累了,

烟。”一圈也里,他上前锋衣盒,记起来在商手在裤兜里摸了一步,“拿下明宝身上这件冲摸到烟

“嗯?”

向斐然伸出手去,伸进左边的衣兜里,果然摸到了那盒白沙和打火机。

他忽然这么近,商明宝她才松了一口气。只觉得不轻举妄动,等到他撤回一步后,

口,商明便说:“呛。”然把烟咬向斐及抽上一上嘴角,滑动砂轮点

“便宜烟。”

买贵一点的?”百万了,你干嘛不“都给你一

袋后,神动作一僵,色自然地笑了笑回口而然地说出了这句话,机踹:“你将烟和火这么赏脸,拿来抽听到商明宝如此自然向斐然烟不是亏了。”

商明宝皱起眉:“你阴阳怪气我?”

敢,公主大人。”“不

高兴?你不是缺钱吗?你就是。”商明宝不听他鬼话,“你不

静地看眼:“向斐然将烟夹到指兴。”尖,平不高着她的双

住:“你嫌少?”实实地愣商明宝结结

。”“我没要

,我不知道该“为什,你救了我,我买个包都不止这么点商明宝急了:“怎么表达谢意,如果那不算什么给太多你肯定不收,这数目刚刚好。”么?”

该说她好心了半晌,不知道吗?”句句都是心里话。她情急之下,说是天真。他笑了笑的字字:“然后呢,一笔勾销,还向斐然掐着烟默

商明宝迟疑了一下?”:“什么一笔勾销

倒把向斐然问住了。

什么一笔勾销?

看着一笔勾销的?、不有什么东西,是不能舍得、无法眼睁睁

了他的意识台前。次涉这个问题过了下意识的海,,第一走到

他回答不了。

回答:“没掸烟眉眼:“也许你的一句谢谢比一百万更么。”向斐然掸便不灰,漫不经心的值钱。”

过好商明宝果真说了句谢谢——虽然那天在医院里她已经说多次了。

向斐然回了句不客气,走远了两步。

商明“别过来,宝想跟,他制止住了:这个烟不好闻。”

,越燃越短,直到最后被湿润的泥土商明宝便站尖的那颗红星明明灭灭在原地,看着他指彻底捻灭。

商明宝心里一个念头描了半天了勇气说:“,等他回来时,鼓你可不可以搂着我走?”

“什么?

“搂着我肩膀走,我怕。”

都别想斐然警告她:“想。”

“可是我真”商明宝快哭了,的好怕都是汗递出手:“我手心里,我又不是装的!。”

浸,当然不觉一切都可怕。得怕觉得风声可虫子可怕,看不见的怕,鸟叫看植物,十分沉刚刚一路上山一路。但现在只可怕,

大胆,可说:“算是觉得点吧是很是女孩子怕黑了,我也不回手,难过他面前,假装很洒脱地有随宁,商明宝收见向斐然没表示也不是什么且反思起来:他是不。商她很麻烦?她确实没明宝怕。”忍住委屈和恐惧,越过

得很紧。两只掌心汗涔涔的手攥

大师开老鼠、虫子身符在身上,妖魔)快走开!过光的护鬼怪(还有蛇、

命撤回了一次摔跤。底玛丽珍皮鞋在砂石路狠狠一滑她腰,逆天改—电光石火之,商明宝猝不及防沙的一声,羊皮,惊呼一声往后趔趄—她手臂一手扣住,向斐然一手拽

但没完,商明宝很疼。的重心也带失衡了但摔下去依然会次连带着将向斐然。如果没定刚想说惊魂未一滑记错的话,这边是这一成年男性一个步幅的落差一个陡坡,虽然不高,谢,脚下鞋底便又是

他脸色一变来反射将商不及多想,条件明宝整个抱进怀里

石头和泥土块。听到了一声闷哼,和黑夜里看不清,商明宝扑簌簌随之滚下的小

过这么重的伤间连话都说不了向斐然一时。自他八岁时开出野外,还没受

妈的,拿命伺候……

抱着我走了……”,眼泪汪汪先发制人商明宝也摔得眼:“都说了让你冒金星

吸了一口,咬牙深得呼吸抽紧气后凉凉地向斐然闭了闭眼,疼开口:

“别说了,抱着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