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看吧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多看吧小说 > 明宝斐然 > 第 14 章

第 14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商明宝缓却感晕眩,想起身,了紧。过了头上那阵到身上手臂

一口后才然难得没有用上干脆的着说:“缓缓。”低沉忍“别动……”向斐语气,喘了

一只,发间堆商明宝长而细小的像花束。着香气,

像洋桔梗。

你像一束洋桔梗。

:“行了,起来。向斐然把这句话埋回心里,冷淡地说

着眼泪花实在商明宝睫毛里沁难受,起t恤领口,低头擦了身前,她揪起他擦。

:“……”向斐然

用起人来是真自然

扇蝴蝶骨:“你有没有哪里疼。”事?感觉一下手掌贴着她那一他松了点怀抱,宽大的身上有没有

事。”一寸肌肤,她忽盛夏夜露微凉,越衬得而脸红,手脚并用慌乱他气息灼热,身起身:下侵袭着商明宝的每体的热度从薄薄的t恤、我没

着起身。向斐然缓过了那阵,也

捡起地上的手电“你衣服脏了。”商明宝筒,在他身上晃了晃。

上深呼“不要紧。”吸,一边说:向斐然一手撑在树干

然扣住了她的腕子,拇指在一拍。向斐然的深呼吸压着她的掌心。半,转过身去,冷了过来,在他后背轻宝仍是走但商明

间要保持适宇间压着罕见的烦过你,男女之润的光下,他眉”手电筒温“没人教,眉心蹙紧,眼眸里晦深似海。当的距

“你别敬酒冲冲更多:宝被他质问得茫不吃吃罚酒。”商明然,但还是委屈和怒气

“什么?”

拍就不“我连自声,重重地抽回了手:上的拍,你以为我愿东西都不用亲自动己身了一“不…你凶我!”商明宝哼手拍,给你拍你还…意……”

将向斐然的这一下近似于是种咯噔一一空,心重地一掼,以至于有的实感。手甩开。他只觉得手心里也形似被甩开他的股力道重

谢谢你的好意,。”他一时没说话,过心领了了两秒,心平气和地:

挺多的勾了勾唇:“你跟刚见面的那两见商明宝仍默默。”不说话,向斐然天,差

主脾气。一个讲话,一个公

起脸你喜欢原来那个?下抬,盯着他问:“商明宝唰地一

“没有。”

“你讨厌现在的?

也没有。”

天的我。低下头来。更喜欢刚认识那两”商明“你就是

实差一点忘乎所以。只是看到他在意她,有也不是那么大吧……她

终轻轻地说。”她最“刚认识那也不是假的。两天的我,

别困扰了,不重要间谈不上喜不喜欢,淡然地说:“陌生人之向斐然。”

路,一路沉默下的回程

都要让位,闷脑地在前面走着,不高兴时,似乎连恐惧高高严严的,堵难怪恐怖片里的炮灰如石块般垒得人在宝一个人闷头的气口什么也怕了,心口很商明架独自离开的路上。住了她所总死在跟人吵堵,似乎有什么东西

事了?”回到院子里,一直等着失色:“出什的兰姨大惊

况没一个狈的身影,两黑的,沾点泥巴土渍路灯的。便很人的脸色是好看的衣服都是明显,更何照出两个狼

方随宁叼着根被向斐然吩咐还没来得及奚落两句,就看,有没有什牙刷就来看热闹了,么外伤内伤。”:“带商明宝上去看

代:“留意一下有没有洞。”可疑的伤口、牙印斐然交、孔方随宁得令,又听向

么?”方随宁问。“那是什

有可能会盖来太疼的情况下,过蛇咬你的痛。一些毒素不会引发肌肉神经痛,等发现就来不及了。”“山里蛇的有蛇,摔下

宁赶紧拉起商明写的话听得人毛骨悚然,方随,也别上楼了,就就近吧——目光锁定标本室两句轻描淡

到。?”商明宝不太坚定地回眸,只有方随宁听“那斐然哥哥呢

到最亮。把将她推进门里,将灯开“他没事,他岁就进外了,知道怎么照顾自己。”方随宁一高原出

窗帘透光不透影模糊但,倒映,波浪的褶皱中玲珑的曲线。

走廊边然地背过了身,在坐下。家支。出被压烂了的烟盒,从向斐他掏中抽出一然克己复礼,自然而里没别人,

兰姨给他倒了言又止半点,因一夜抽烟的情景。着他默默抽为她忘不了向斐然当年她不能劝他少抽杯温水过烟的侧脸,来,看靠坐着标本柜一夜

向斐然吁出一口烟,接她递来的水杯:“谢谢。”

“等下我给你上药?”

了,兰姨是家政里家里统共没几个男的,管事的,又是年便点。算个长辈,比其纪最大的,勉强可都跟向联乔去北他人方

笑了笑:“不用,我向斐然自己来。

的那个药,特别好的,过期……”知道有没有:“谈小姐兰姨想起来之前留下

去,忽而意识到什么,住了口。一边絮叨一边转过身

大家都安静得不寻常,包括正在商明宝检查伤口的方随宁。

南白药就行。”音:过了数秒,响起“不用了,云向斐然轻描淡写的声

两声,将这件事揭了兰姨忙“哎哎”了过去。

,给出观察结论:“还青也没有。”方随宁检查完毕好,连淤

挡了。”丢在地上。的冲锋衣就明宝穿“因为斐然哥哥给我上衣服,那件弄脏了

么都是该做的。”他再怎“应该的,你是小妹妹,

宝抿为他不照骂他,还以顾你。”这么好商明?你老是了下唇:“他对你也

她本能地想找到一点抽离“妹妹”这个词的特殊性。

:“你别过“照顾是没你人当然不一样。”很讨厌那种方随宁拍拍她,怕她自己家里人和客人情牵扯。”意不去,他这么照顾啦,可是愧疚,特意

人这一层,她倒忘了。真是有点忘乎那么她在路商明宝怔了一怔。原来除了妹妹,还有客交浅言深了。的那一通小姐脾气,还所以、不合时宜、

了点头。她点

机问出以至于连她,而他念念难忘,对他很重要,可是似乎没有时都不能提。口。也许…是前女友,她想问“谈小姐”是谁下的药膏也提

明宝深呼吸,在脸上换好微笑。

出了门,廊下却已无人,一旁卧室亮着灯

方随宁嗅出烟草味,“咦”了一声,“是不是有烟味?

到。”掩护:“没有,我自然地为他商明宝垂下眸来,无

“所以,你们方随宁陪她,问道:晚上看什么去了?”闲聊

……”植物的睡觉,叫来含羞草晚上会夜态—

出口,“叶枕里水膨胀,叶片张开,晚缩,叶子看上去就跟收拢睡觉”方随宁运动细胞吸“感夜性。她说上排水后收了一样。”

,他下:“可恶,以前我问他的时候让我自己说完,她小小地自闭了去看书!”

还带:“明宝抿了抿唇……他物在紫外线光下的样子我看。”个也很美很有趣,这了植

朋友夜游植物园,你像幼儿园小带我看的却是小果“什么?”方随宁绷不叶下珠传粉?住了:“为什么他带

什么?“那是

草草带我看的却是飞这个是大家互相牺“小生性互利传粉但这牲一是为什么他带你看花花为食物。但是小果叶下珠大概也早就知道这东西共生他们吃细蛾的幼虫,防止吃花蜜的时候在点皆大欢喜的寄憋着坏水,所以们传粉,但细蛾也不是叶下珠一种昆虫过来,让它们把种子吃光——蛾啊!谁花里面偷偷产卵,散发气味吸引另!重要的要看飞蛾!”就以小果叶下珠的种子不重要到了那个阶段还会吃素的,会趁等到幼虫孵化以后,利用花蜜吸引细蛾帮它

方随宁心态崩了。……

产卵肉眼子扑棱疯了!根本看不到,但那天晚虽然细蛾的上她还是被蛾

乱跳,安抚她唇角,忍住心里砰砰的商明宝努力压平:“没关系,这都是植物的可爱秘密。”

我们换换。”方随宁:“那下次

眨地明宝眼也不拒绝掉:“不要。”

·

出的水雾被一只手抹开上被热,映出了一双薄而气蒸腾锐利的眼。镜子

药油倒在掌抹上后背伤处。向斐然撑着洗手台心搓热,潦草地,沉舒一口气后,将

效很强,皱眉忍耐,涂完时,肤上已布一层薄汗。

了。一半的组装还得下午跑了续,同弄,睡觉是不可能睡觉还有好几个样品的数据趴一会就不错的,天亮前能

他打开门,准备回书宝。了一直等着的商明房,猝不及防的,在口见到

衣服。味道重,他打算晾半身便没穿晾,上嫌药油

一见面,两人都僵住。

动裤束着腰腹,抽绳夸张,但一眼即知一条松垂的灰眼前常年自律,体脂很低,再往下,商明宝不色运能看了没系,男人宽肩窄腰,肌肉形状漂亮,不

服。”毛巾擦头发的手:咳一声,垂下拿穿个衣向斐然低

一丝放他身上极为罕见的慌乱。转身的动作透出

上深浅不一的淤青和划一怔,看到了他背商明痕。

然随便套还是潮的,但不滴水了,有些凌乱地向斐了件t恤回来,黑发他的额。垂掩过了

“怎么?”他有地问。些冷淡

…还好吗?”“你的伤…

“不碍事。”

有事?直接说。”见她还不走,向斐然问:“

了。”想问问你,真的不“本能带我到你背们上山吗,但是刚刚来是上的伤,我决定不问

五一然为她了?向斐的话笑了一息:“决十地说定不问,但还是一

看着时,离,回到了在林地里的场景他抱着她摔倒商明宝被他的似笑弄得升温,被他垂目神却从这里抽

知道,是刚刚那样的身体才能如此护得了她她被他护得太周密,安全无虞,现在

办法,夏令营要结商明宝有求于人的时看着他的候总是很擅长卖乖,双眼:“我没有束了。”没撒娇,而是仰起脸但她这次既不卖乖也

俱乐部们为她安排了准备定,做好了随客户经理们为她空僻壤的受苦中解脱出来密的行。她的家庭教是的,夏令营要结她将回到香港师们、的欢迎party,庆祝她从穷乡,她的sales们、时为她闭店清场运来了鲜花与高们为她筹备了精心盛大她的好朋友束了,还剩五天,

束。她短暂的的夏天即将结

回望它的在河面上轻轻地打了个旋儿落叶陈的,像一,要十岁、四十岁,才会是个少女来说是乏善可年纪。这样的夏天对于一到了三

三十、四十岁,她才会回望他。要到

向斐很淡:“还剩几天?”然关上卧室门,脸上表情

。”“五天

天去买双登山点点头:“清点帐篷和物资,回来后,后天进山。”

脆:“你答应了?你不是说你很忙……要不商明宝有些回答得这么干意外他然……”

她反而起退堂鼓。

“商明宝。”打断她向斐然

悬着的那盏电灯下撞翅声。,传来飞蛾扑棱棱的

,深邃的目光笔直其是在我我说出的请求,尤答应你之后。穿透她眼他垂着视线底:“不要撤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