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看吧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多看吧小说 > 明宝斐然 > 第 12 章

第 12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丢了,却并不生,商明宝一愣客气地两个字被如此冰冷气。

是你爸爸?你同以往的冷漠找好了答”她“你心情不好?案:“刚刚那个……架啦?叫住他,并自动为他不们吵

指尖掐烟,闻言露出玩味的一抹笑向斐然

地叫她,但目光里里:“你好像没有闲事。资格管我的距离却十万八千“妹妹,”他好声好气

冷水,那种独属于她的天明宝愣住,好像被人脸上。真、不设防的笑凝固在兜头浇了一盆

他好像一点都外,不惊喜,也不关心欢迎她的回来,不意

线……我……”住他冰冷的审视,经不会了,我没商明宝局促起来你误狼狈地垂到了空白的茫然过后,自己的脚尖,“,视有那个意思

语无伦次,将烟在墙向斐然截断她的上按灭了:“回见。”

眼。他抬步即走,经过边也未曾留意她一商明宝的身

:“向斐然!”明宝努力忍住颤抖,大声喊住他

彼此情形。都没想过,她第一次叫全名会是这种

文。,等她的下向斐然背影稍顿

“你算什么东西,凭什明宝的不是看在你救过我的份上…嘴巴瘪了又瘪么这么跟我说话?”商雾,令她看…”,眼里迅速蒙上了一层不清他的神情,“要

人的,却也起到了应有这句话固然是故意说出来气的效果。

向斐然无声地勾了勾得起。”唇,本来就不需要你这么看:“商明宝,这件事名地低哑了一些开口时,声音

,花没找到。直瓣和浆果零落得到处丢掉花都此轻易地台俯身看,才注意到方随宁洗完澡太阳晒蔫了。没想到兜了一圈人和想看那捧野花插瓶,却都是,已经被正中午的戴着干发帽出来,一心草坪上那仿佛天女散后院,它们被如到从阳花的一

没做发呆,连人靠近也没发现。事人一样坐在院子的长,只是怔怔地下了楼,见到商明宝没条椅上,但什么事也

捋了捋随宁在她身边坐下,将干发帽“怎么把花扔了?”方拆了下来,以指为半干的黑发

好看,看厌了。半晌才回应道:“不阳光晴好,将商明宝晒得反应很慢,

底针,也没想太哪是花不好看,分主公主心方随宁没刨明是心情不好看。但,只当是这位豌豆公根问底

毛桃炖啦,晒干我们去看看兰在树荫底下坐了许久,了,她跳下椅子,“差不多被得怎么样了!久到方随宁的头发姨的五指

了,但两人并没闻到剩她们两个小向联乔向斐然。应该备得差不多什么鲜汤清香。进晾在地上,了厨和助理,中午只房,赴京参会,带走了司机姑娘吃她们辛辛苦苦拔回。眼下快到十一点,菜来的五指毛桃被一旁蹲着

步放轻。商明宝脸色一僵,脚

他碰面她还没做好跟的准备。

方随宁“嗯?”了一声:么时候回来的?”你什“斐然哥哥,

又问炖汤啊?”:“兰姨,怎么没

:“你想毒死谁?”然拍拍手起身向斐

!”抚心口,一副惊魂:“哎呦我祖宗,的随兰姨一直,是断肠草你这哪是什么五指毛桃定的样子

”方随宁被唬了一跳,“啊???信,信誓旦旦地说:“实虎了吧唧的,不也确。”戏骗我我认识,你们少来演能,五指毛桃不可

“钩你,你忘了。”混生的情况我以前教过吻和粗叶榕

名字就钩吻是正式中文名,断”粗叶榕混生根须也一起砍下来。人极易毒。因为跟“五指毛桃肠草则是本地人叫的俗名,从,在采摘时,不懂系,将钩吻能听出来有剧混淆两者的

色白着叨叨咕咕:“……”冚家铲哦大声,脸兰姨不敢

抱头惊恐:“我草,方随宁则死里逃生?”

用谢。”向斐然斜她一眼:“不

么突然想到来看看的?“老天保佑,你是怎方随宁:

们更清楚。地带到了商明宝姐,没有人,你们两个……”他的眼神自,几不可察地顿了一下,才继续说了下去:““小方,摘的是……能走到哪片地哪里的粗叶榕,我比比我对这片山更熟然而然

他视线头很僵,心却很软一扫,表情和商明宝被

,我就大发慈悲地,要是你说一软话原谅你心想

充:“幸好我跟“係啊係啊,”兰姨补斐然提了一嘴。”

的七嘴八舌,经过一然不再参与她声不吭的商明宝身边。人在经历惊魂时刻后两个总是会不自觉地变得很多话,向

起来。他的脚步稍明宝的心悬,商

在这间屋子里是透明的。可是他又一次走了出去,仿佛她看也不看她地从她身边

厨房光线昏暗,只小窗被灶了,所以才会如此灼得自己的眼睛大约是开了几扇白烟和浮尘。商明宝觉,平行的几束光柱中,漫漶着缭绕的膛里的柴火熏到

发呆。桌边只到了午饭时,偌大的有方随宁桌子一个对着一的菜

问兰姨。吃?”她哥哥也不不吃,斐然我说,商明宝

打海底椰瘦是不知道。”兰姨给她呢,你又不肉汤,“他忙

句话也没提。对于上午事,兰姨知晓分寸,一向微山曾过来一

现又只有她寂寞地吃了午饭,寂了一方随宁一个人寞地睡了午觉,又寂寞地刷饭时,发一个人上桌,瞬间觉得事情不太对劲了。下午的卷子。等到晚

身体本来就不好经得住这么不担忧地问:“明宝水的吗?,她那个病,兰姨也跟着吃饭不喝

的到了向斐然前。旋风似,没去的书房门方随宁撂下筷子商明宝的门,直接

分神,说了句“请进”。音,他稍稍据的向斐然a转录组测序数科样品rn器完成龙胆组装,听到方随宁的声正在等待服务

方随宁很有一点讲“斐然哥哥,不饿呀?”话的艺术,迂回地说

,一开口,声音冷淡:“修仙。”向斐然一整天没讲三四句话统共

叹了口气:“你修仙,商明宝也修仙怎么,你俩捡到武功笈忘记共享给了?”,”方随宁十分十“哎沉重地分悠长

她怎么了?”:“向斐然放下钢色马克杯,眸光瞥向她

报告,把是有谁让她不高”方随宁长吁短叹:自己兴了,她今天一整关在房间里七八但是我觉得肯定天都闷闷不乐的。”个小时了。“她说学校要交个什

点。话里话外的,拿眼神对他指指

高兴,惹到她判断:他他这人从不自恋表情地反省了一秒。,也应该绝不自作多情,很快心里有那种份量让她不向斐然面无便有了客观的是别人

比如男朋友。

而散后,刚好男朋友来触霉比如霜。跟他不欢雪上加,早上,于是情侣吵架,

?”向斐然不冷不热:“所以

自己关这么么讲礼貌有教养的人。”久,肯定是气死啦”方随宁你去劝“所以怂恿:“她这竟然在我们家把劝她,或者哄哄她。

一点。哄不了

尤其是哄别人女朋友。

着急上山,就杯牛奶,吃了半个可颂。”方随宁又叹了一声:“她早上也没吃,喝了一

挺饱满一口下去全是酥皮,何况只个?鸟都比她胃小的了,颂本来就是半看着口大。

点?”道要带她上山,为什么不让她多吃一向斐然:“明知

嘢?”方随宁:“

的?我草我头上还能急转弯到,这锅怎么

她身体不起身好,又刚出院,她没辙了,双手又有点什么事?”齐上抱住他胳膊拉他:“我不管,你去哄!万一

停保存,继而拎起外随方随宁一同离开。句话里烟消云向斐然强迫自己置身套起身,散,将后台进度暂事外的心情在这

不会哄人你心里有数,“我会实在不行打晕喂饭。”

方随宁:“……”

真有你的。

家里做客,缺席三的托盘端出去餐是十分失礼的一件成了一份学校要求原封不动的、冷进来但那报事,但时,她却花了整整姨过来请过她两次午的时间。兰深知在别人。兰姨曾将份送,过了一小时又将一个下告只需要半小向联乔不在透了,她商明宝确实完,她放纵了自己的报告,餐食分成小

很努力装出心情还好找过她几次,她道有没有被随宁看穿的模样,不知方随宁当然

画,嘴里道:“我不饿。”时,商明宝拿,垂目在一张白纸上写写画着一支彩绘铅笔敲门声响起

向斐然:“行。”

宁眼疾手快,被方随一把拉住了。转身要走

什么行?”方随宁气哄!“行急败坏,“给我滚进去

是他?

滚出了书桌边缘掉到了地上。铅笔骨碌碌扔下的彩绘啪的一声,被她

手拿起一本书,气息她顾不上捡,坐喘。随着一连串的动作微回到床头随

晚了,她已经变成喜不己悲、目空一乐的小姑娘了!会笑也不会快切遁入一个冷硬无情、不以物道来道歉了?空门封心锁爱不现在知

了。咦书拿反

音:“商明宝,我进体字的散文集来向斐然清冷的声将那本简来了。”后,隔着门扉,传拿端正

裤的少女倚靠在床头金盏花的吊灯下,穿白肩,苍白的面容上色蕾丝睡衣神情恬淡。长发披

着血忽然很轻盈,忽而很的心跳是忽快忽慢的,管里细细的颤抖沉重,表面的恬静粉饰

那一秒,就想哭了。看到他进来的

本身。是寻求安慰,而是她的委屈不是软弱,不——他就是

然;那么她觉啸般淹没了地义汽,便是如此的得视线朦胧好像隔了水视自己逃尖酸涩仿佛被灌了水,便是如此的理所当天经避了一下午的和难过。那委屈海她,那看到他的身影,她才终么她呼吸不畅觉得鼻

隔了方随宁试图旁观的视线无情关上,阻咔嗒一声,房门被向斐然

下手。本不知道从哪里这件事,一时之间没干过哄别人女朋然没干过哄女孩向斐子这种事,更

着太严肃,坐床边没心。分寸,尺度也很难把握。站坐转椅像长辈谈

、一手饭?”着床沿,清了清嗓子,讲出一句失败的说,你一天都没吃想了想,他只能蹲下,一手搭着膝开场白:“听随宁

教导主任的开场白唰的一哪知道这么平平无奇又有奇效,商明宝眼里下就砸下了一行眼泪。

弄哭了?一上来就把别人女朋友向斐然也怔住。怎

告状,像商明宝这样细了十几年除战士,跟他打无声无息随宁是铁的哭法,向斐边哭然没见过。了嗷嗷假水长哭就是

他站起身,喉结我去找方随宁……滚了滚,低声丢下一句:“

得及转身,被商明宝合腰还没来环住。

居服外衣从一侧肩角滑了下来。的床上,不窝里香热的风的蕾丝家,三件套顾一切的动作带出了被她跪在柔软

的痒。向斐然像被喉结另一定住种更想吞咽的滚动暂停了,取代为,半抬的双手迟迟无法落下。

“你……”他尾音低沉、灼热,带着未尽的深呼吸的末尾。

上去十“商明宝,你不能这样。”过了片刻,他听克制地垂落的发顶。分沉稳地说,视线

瘪成一角抽着么……”声大哭的冲动,嘴个约等号,“你凭什商明宝好难忍住哇的一,快

胳膊紧紧地捂热瘦的腰被她的,t恤下劲向斐然就这么任她抱着

见的“我怎么?”他的沉哑中带着难温和,像是虚心求教

质问被她抽什么凶我,凭什…”商明宝泪水涟涟,讲一什么不跟我道歉…“你凭噎成了诉屈。句哭半句,气势咄咄么看不见我……凭

息:“我怎么凶你了?地叹了一向斐然很沉

闲事……”商明宝想列证据,可“……说、我了一团,连抽噎是她根本难以复述了好几声才说完整:“你说……想就觉得心那句话,光是回脏揪成凭什么管

大声。

这个时候觉得她哭得不能在有亏。可爱,感觉道德

然讲道好像没有资格管我理:“我说的是,你向斐闲事。”

顿了顿,“情义都有区别要擅自增添严重性。,你不绪和

“没有区别!

“……好好好。”他节节败退。

就是多管闲事了吗“随便问一问?”商明宝控制不住打哭

“只是随话,当然是多管便问一问的闲事。”

商明宝呜咽一声:“啊?”

她哭得缺氧呢,脑袋…不是随便问一问呢?转得很慢:“那、那如果…

深邃的着模糊的、点到为止的宙,屋内的金,也倒映台玻璃夜漆黑如盏花灯火倒映在窗着的面容上,那上面带温柔在向斐然微微

最终折中地给出开口。”他到逢人就答复。的关心,但是有些事我做“谢谢你

好啊!门外腮,什么啊!到底在说什么啊!这门隔音怎么这么的方随宁抓耳挠

商明宝:“那你以后可以跟我说吗?”

之计用得那么恰当:有以后。”以,”向斐然的缓兵

装没看到。”么看到我假你又凭什商明宝的眼泪又开始汹涌:“那

心求教:“有吗?”向斐然再一次虚

好。情不好的科研狗只他今天心情也不喂了服务器他,根本没有出过门,跑数据,所以也没见她的机会。一堆数据的

“你有……

?”“什么时候

“在……”厨房的时候

被写进数据,开始自动和命反应程序。令的服务器原来是这里。向斐然像

毒草,又不是我故意弄自己不是故意的。钩什么“我又不知道那个什么错的……”她像小孩找大人解释,解释

向斐然顿声:“没有人怪你,不是你的错。

”商明宝心梗起站在哪里,听他们一眼泪像开了闸的时,当“可可无的、透明的影子。热水。她当是你对言一句的,只觉得自己是一道可有我视而不见。

了。”“我看你

心跳一停:你没有。”商明宝

。”向斐然漫不经心真的。说候,你候,说你跟方随宁会走话的时哪句。再回想一下到哪一片山的时地精确到了哪字

商明宝不买帐:“我不记得。

为……”向斐然垂下视线:“你没看我。”“也许是因

百骸心脏不受了一下,带着泛入四明宝却说不出。她里缓慢地、滚烫地流西。控地抽肢的酥麻。这了一只流沙包,四肢不同的感觉,究竟淌着什么东只知道自己好像成有什么不同,商是一种与室上速截然

沙的甜。暂缓了下来,闭上眼,嗓音她的眼泪

“那你跟我道歉。”

也要道歉?”“都解释清楚了,

有声“就要。”商明宝一边哭嗝一边掷

抬起起。”手,犹豫了很久轻地落在了她的黑发向斐然上,“对不很久的手,终于很

在这三个字中,商明宝的眼泪再一次决堤

向斐然的贴在腰腹上。的眼泪打t恤早就被她湿,湿沉而不舒服

一整天没吃饭的罪魁祸首……他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让商明宝是他?

好她?向斐然……为什么她男朋虽然也算是友这一天都没有哄有头债有主,但是来。心不在焉起在这一秒

……不知道么招数。时是什么她男朋友哄起她样的,用的什

会不会比现在……难哄

他不介意她更难哄一点。

;跟小过愤架,她可以雇人替她哥哥吵,妈咪会帮她这种心情上的苦。跟教训他……跟同学朋吵,打字比她快,黑粉吵顶级的;懑不超过一顿饭的时间商明宝从未吃过多,就连阴阳怪气都是词汇就,吵完和、和玩吵,友吵架

如山洪泄过后很麻烦吧。的山隘,变得平缓沉静了自己小题大做?,忽而开始反省是不是她的

要误会……”的怀背擦擦腮上泪痕抱,拿开了向斐然,鼻音浓重地找她松开手,离补说:“你不

向斐然抢在她说完之前:“我不会误会。就斩钉截铁地说

抬起脸,“都没说完商明宝。”

她面颊眼尾和鼻尖,仿佛一只落水的黑色小雀。的,,结成一绺一鸦黑的睫毛被泪水濡湿粉的,眼眶湿的,

,她滑出蕾丝外套的肩的肩窝膀……如果视线往下,他还会看到她的锁骨,她

他视线不能往下。

,盖外套披她身上香。过了她哭过后的斐然将一直拎在手边的色生

“晚上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