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看吧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多看吧小说 > 明宝斐然 > 第 11 章

第 11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子远光灯破开。落过一场薄雪灯的照亮下被照得雪在氙气山里浓黑的夜幕被车亮,宛如这里曾经,一切的葳蕤植物都

访实在失礼深夜造,商邵下了车,登门致歉。

能半猜半推测。少女心的世界也没有那宝在车上抽中了:“是不是觉么无聊?路也说句话戳法,商明得外面不出个所以然,商邵只事海底针,最后叫他一没办噎了

“外宝想得明。她这才迟疑地水推舟地点点含了进面的世界”这个词囊括含义太大了,将商明的,都头。白的、想不明白、顺

鼻梁上镜,正顺带看书。夹着一副眼大得吓人,宅各人已洗厅等,电话,向联乔披衣在客跟香港比起来,宁市漱就寝,接到

痕迹,但脸上趋的,眼眶还能哭过商明宝是牵着商浸透了好意思。邵的衣角走进去的,亦步亦看得出

道歉,说照。三言两语,彼此朋友将今天这桩突发揭了商邵彬彬有礼地致歉,说深夜叨扰十分们。向联乔亦闷闷不乐十分伤心但舍妹放不下这里的新过去。不周,说随宁今日回来默契地过意不去,

外叮嘱一句:“不要再把医嘱商邵便。”让她好好享受盛,额夏余额妹放下了,儿戏将妹

身乏术,下午的事需要既深,向联乔板块内轮换留宿一晚,但商邵谢绝的各个业务,公务繁忙分留商工作到天明才能回。邵在这了。他正在集团山里进出很不便,夜

在助理的陪同下,向联好?”恢复乔亲自送商邵到车旁,问:“你爷爷近来

的事渲染成天塌的事,时商伯英拜托恨不得他照顾这位小孙女音还是很有中气的提前将丧事办了。向联纸,但港媒惯会添油抱恙一事见了数次报,听声乔跟商伯英通电还是两加醋,一分商伯英身体周以前,那

水不回地回:“不从心体各方面有点力有告诉他。”免他操心,医生说没有大碍,商邵,身只是年纪上来了。有劳您挂怀,为babe今的事情我们暂时没

向联乔也不要说漏言下之意,希望嘴。

去香港看看他。”,拍拍肩:“择日我向联乔自然会意

风寒,您止步。商邵颔首:“夜深

沿着山道远去,坐在副一眼的风景。“难得有三小姐主宾利动想回头驾的康叔道:

姐姐们迥异,,是只流转于拍卖忘返,但要讨她开心景,那么其他景色自的高得无聊瓷器,是高定秀。能让她流连哥哥工,但既然从小看的也着实不容易上千万商明宝的个性然就显的奇场上缤纷繁复就是全世界最壮阔的鞋履绣片,大行的精美是最娇的高看一眼的,是几百贫瘠了。一个,虽娇而不纵自然虽然鬼斧神

手指轻点:“是人是景不好说。”商邵正阖眼休息,闻言沉吟,搭在膝上的

康叔自呢。”be还是小孩子然明白他意思,笑道:“ba

。”“有些事,最是小孩伤人心

-

了呢,高场泪下方随兴得一宁一听商明宝回来了:“今天吓死蹦三尺,又当我了,我还以为你要死

,把死活挂在嘴边。话也不知道忌讳的,讲少不经事的年纪

话都讲不清了“都怪蒋少康,害我也那个笨蛋,吓得误会。”

像她们某位墙蒋少康就是那位长得颇头的男同学。

来看我“你别怪他花。”了呢,给我送,跟他没关系,他还

宁摇头晃脑:方随“你觉得他怎么样?”

不错“人,有点傻。”

“这个年纪的男”方随宁很老成地说。的没有不傻的。

永远比男孩女生早慧,人生真理。这是颠扑不破的

“那你对他有没有意思

至于吧……了一跳:“哈?不明宝被她问得吓

!”“怎么不至于,代餐哎

不屑罢了,何至也不过是两通电代品。明宝心想她要见正主于要找替话的事,她不过是从来

手的朋友。际学校很受欢没意这所点好奇了少康蒋少康在他们羞,因为便知道她是真的对蒋方随宁看她脸上全无少迎,是她很拿得出思。她倒觉得女娇

心里有喜欢的人了?”方随宁问:“你

“没有啊。”

港16,好早。”“那你想不想谈恋爱?”方随宁岁就能结婚了眨眨眼:“你们香

啦……”虽然说法母同意才行的律是这样,但还是要父

看就没:“但你一方随谈过。”宁嘻嘻哈哈挠她痒

地说:“婚纱的人正经当花童时就边一本好想穿没遇到喜欢。我九岁给人商明宝一边躲,一而且整天怂恿我哥哥姐姐赶快结婚。”

。”方随宁:“不,你只是想穿漂亮裙子

“……”

从小就觉得自己有一天商明所以就很想结婚。我从到,婚姻是美丽的事。宝想了想,就扑街了,赚一天,说不定哪一天我父母身上看坦诚以待:“因为

结婚吗“妈咪,问,?”今年babe可以

意。岁,你是想跟哆啦问得温有宜a梦结婚吗?那恐怕也得知道的,了:“babe,你才九爱你的。”哆啦a梦毕竟还有雄,不是全全意等到十六周岁,并且经过daddy和我同都懵

商明宝伤心且万一babe明天早上小脚交忧愁,两只就死了!”替跺着:“来不及的,

们小宝高兴时,心脏是我一根手指贴在她唇上:“嘘温有宜竖起不会死会忍不住一起想跳,只舞而已。”,babe

,大家都不会。”“可是妈咪都不会,大哥也不会

“所以babe么?”脏,这代表了什拥有一颗独一无二的心

“代表了……小宝是主角。

“对呢,小宝是主角。”

结上婚之前死以挂在嘴边的事。这样的问题商明宝每年可是老天呀,晚上睡前遇到喜欢的人祈祷,还是想拜托岁时忽然长大了,懂都问,直到十一得了结婚并不是一件可他,千万别让她在掉。

挑挑拣拣。难的,且人是很但遇到喜欢的越是期待,就越是

h可以来得很快,可明宝嘟囔:“不的荷尔蒙作,在这种地方用什让我股静脉长粗一点祟,少男少女皆是春期么功……”无趣了。还没走到真正的喜欢,对人就觉得索然的crus如此。商家庭医生说是青

很好哦?”:“你方随宁母感情

我父母一样上高中前,我,是很恩爱头:“在“当然。”商明宝点点真挚的。死生契阔,与子成说。”以为大家的父母都和

生子、养几房“太太”知道这圈明星露水情缘才理清大人口中的卦了,才、与上高中后,渐渐能够是常态。子里私

爸妈真好,我父母就有,好像在我面前展现现在也有点。”点恩爱羞耻症恩爱是很不得体的方随宁挠挠头:“你,弄得我

子女爱之一事,能教会是天使父母。

处主任会大发雷纸片人好磕。些怦然心动的、教务跟商霆的话题的,同意还是随宁原本是想张便作了罢。两人转明宝聊见她白纸一而聊起纸片人cp,一

远足。翌日,方随宁带商明宝登山

径,有岩石铺为蕤缤纷。步道,沿途展目而望田和芭蕉林。深入到林地里,植那是一条蜿蜒通向山顶的小物更是葳,可见稻

方随识些植物。过几次,也颇能认宁跟向斐然上山

山中八月,正是果期。

突果,像不像一对羊角,这是它的蓇?哎别摘,有毒的。”“这是羊角拗是果期,你看它,现在正

是假苹婆。

“这是草珊瑚。”

,甜的。”“乌蛇木。这个可以吃

我不要,名字很吓人。商明宝本能摇头:“

,你尝尝折下一枝橙黄柿子。”方随宁热果实。“正式中文名叫罗浮柿嘛心得很,,就当野生

不约而同两人分着尝了一口,呸掉。

的……”西没有进入市场嗯,有些东,果然还是有一定道理

宁眼睛亮起:“这个!指毛桃!炖汤好好喝,你喝过吗?毛桃,方随看到五指

商明宝不太确定:“应该喝过的,只是地点了点不知道叫这个。

了,炖鸡或喘着气教你辨认遇到了,方随宁便介绍说:“它的根部可学名叫粗叶榕,来,我。”者猪骨都别有风味。认的,很好两手齐上用力拔出,这快算是东省省汤以入药,中文

毛。”摸着像纸锯齿,这是它的果,金她晾着被她连根拔它的叶序是互生的,,边外面披着硬出的植株:黄色,缘有“你看,

杀手。一起做五指毛桃她让商明宝跟

杀手,还:“你没惊讶道商明宝第一次当有点迟疑,方随宁有拔过什么植物吗?

辣手。宝诚实地商明摇摇头。她只当过摧花

力。似乎是粗叶榕的根系不得不背景离乡明宝两手抓住在方随宁的坚粗叶榕的茎向上用持怂恿下,了。,土壤里有“啵”的一声,

再见了土壤,今晚我就要跳进砂锅…

随着根须细碎的断力由重至轻,一阵身。,战栗地难以传递了商明宝的全地的阻裂声,土言喻的快乐

好奇怪的感觉啊……”她连根拔出的粗叶榕,好奇怪啊!”商明宝眼睛瞪得大大的,嘴角完全不受控地扬起:“呆呆傻傻地攥着这株

有点爽,又奇异下从里满足。地非常满足。浑身上到外

这是你远古唤,邀请你一起感肃地说:“朋友,来刻在你基因的丰收方随受万年以祖先对你的呼宁严喜悦。”

天。商明宝下意识地头看看

,撒下阳光碎金。蓝的天被树冠切割

地。再低头看看

泥土在她脚下零碎,那结缕草被她的脚步匍匐在地上踩扁了,虎耳草一只只迎风招展白色的纸蜻蜓。花轻轻摇晃,宛如,白色的

野里的一切。呼吸,呼吸旷的战栗还在她体内游走,她深那阵陌生连毛孔也在深地呼吸,忽然觉得

好不好?”次做这种事方随宁简直哭笑不什么表情啊。”“你不要表现得好像第得:“你

干脆发奋地弯下腰,不回答她,非常:“要拔多少?商明宝抿着唇我来。”

磨红,然后就会手心方随宁提醒:“你小心干多了变成薄薄的手茧。

。她的手很而生的漂亮,是天然最华美的珠宝商明宝果然迟疑了一下

乐,五指快乐。许高珠有高珠的快毛桃有五指毛桃但是,谁知道呢,也

带着粗叶榕和一大捧野花回家时,连脚步都轻盈。

洗澡。性,倒有些小洁癖,方随宁虽然率先她一步去洗头

地将五指,抱着野花毛桃商明宝便快乐交给兰姨慢悠悠地往楼里走。

后,不知什么时候停了劳斯莱斯库里南一排闲人勿进的平房院一台黑色的向斐然那

步靠近,人了。商明宝怔严华贵得过于突兀在这里威了一怔,抬由模糊至清晰

的方向?”你一定要选植物分类学

,很浑厚,听得出年纪当已至中年。是一道陌生的男声

商明宝心脏砰砰跳了起来。

植物学方向。

他在跟向斐然说话?

向斐然回来了?

压烂。的草本植物花朵自觉收紧,几乎将少女抱着花的双臂不那些脆弱

没有等到回本就没人在乎。承认tryon的团队有想过,以你现在的积系统发育基因个演化的故事讲得再累,你想要什么o继续说:“你有没杂交起源物种分ffer都能拿到。我,你把确实世界一流,但是应,那个男人类群,有怎么样?出了这个完美,分类学终究只是分价值吗组学,出了你们人关心吗?龙胆科的类学一亩三分地,根,又能

起来噤声,怒气却隐隐积蓄了商明宝听不但本能地呼吸屏住,心里的懂了,

不喜欢这个人说话的,咄咄方式满了专断的质疑和粗暴逼人,充

拒了。”前给我直博offer,你在周英“我会亲自找澍谈,tryon的下周一之

明宝才听对面一直笑。沉默,直到他下了句最后通牒后,商到一声

里南的车乎。”然靠着库门而站:“但是我在

……”嗽起来:“为了气要,你向斐然,你就是来跟我讨债!”向微山气得咳我你连清北都不“你在乎个屁!

的,难道不是你吗了欠身,淡然置士,别逗了,”向不放斐然欠之:“向博?”债,一直缠着我没有人要跟你讨

,没有我管你,将来“你是我儿子死在哪个流石滩上都——”

着一变。在向斐然微微瞥过来的那道眼锋骤然住口,脸色也跟中,向微山

向斐然站直身体,看着他数,滚吧。秒,面无表情道:“够了

到这种字眼过我的首况,你的直博导师和方觉得气血上涌从他口中听向微山根本想不地最后说:一天会。缓是儿戏,我劝你迷途知到有“人生不返。我会邮件说明情向,必须经亲自给肯。”,一时间只一缓,才冷冰冰tryon写

怒气冲冲是车门被地甩上了。稍许,传来砰的一声,

角。住墙将身体紧紧贴商明宝转身,

向盘的男人库里南倒车调头,驾她视线交汇,此都有些猝不及防。白,只是抿着唇,眼睛瞪得大大的。商明宝神情空驶座内扶着方

到向斐然这确实是一张能看相去甚远。的脸,可是气质却已影子

向斐然的亲生父亲。家人闭口不谈的舅舅,厌、令全那个令方随宁商明宝顿时明白了,他就是真正的

似乎带着怒气的引寂静,寂静得声被满山的密林吞,世界重回没,他走后不像话。

咽了一商明宝心跳还乱着,吞下。

呼。她不知道该不该打招

轻的,砂轮滑动一声极轻极的摩擦声自身后传来。

商明片刻之后。但是不会的,这确实丝缕缕地飘过墙角,丝是尼古丁和焦油的味道,由淡至浓宝几乎以为自己闻错了,飘进她的呼吸。

向斐然……在抽烟?

,因为他是方随商明宝难以想象清晰得记得,“斐然哥哥很自律宁和向联乔中的十佳青年,天赋异禀,一心追求,从来不沾烟酒。”她字句温和端方,学术真理。

向斐然下,指尖习惯性地吧。”深深地抽了两口,掸了掸烟管:“出来缓过神,将烟从嘴边取

毛病是方随宁这个爱听墙角的该改改。

了一下,不知道是什么暴露了己。一商明宝的心本能地哆嗦

她心跳快得厉害。

地走了出来。过了数秒,坪窸窣,她终于还是乖乖

风过来的方向。怀中山花清丽,长裙拂出

来一眼。手插兜,抬眸向她瞥向斐然指尖夹着最便宜的白沙,一

烟时,时常浮一眼。,是商明宝躲在曼哈顿上心里的公寓阳这一眼台上偷偷抽

但此时此刻,她只是的。”到,我不会告诉别人你抽烟笔直,迫都没看不及待地说:“我什么的目光中不由自主站得在他冰冷

成为是的,她迫不及待想他秘密的同谋。

但向外,冷漠地说:出现表现了很淡很短的一点意斐然只对她的。”“随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