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看吧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多看吧小说 > 明宝斐然 > 第 9 章

第 9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明明是人工呼吸的,因为她的拒绝,倒像是成了吻她的掌心。

冷汗残留的潮边的夜晚她的手冰冷意,如海绵软,掌心有

过濒死的拒绝抢救的的,一时寻味——??出一辙的“围观群众没也变得十分耐人间都发出了如、缺氧的拒绝人工呼吸”,就连目光

一心求死,还是跟,是新鲜仇?他有

有效果按下她的手,“憋气向斐然很快从意,对么?”中回过神来,

没力气说话。被他下巴极轻微地点了点商明宝一愣,她本点破,她来就想解释的,奈何

断。和心悸呼吸困难的病起,所以给了围观上速时让心率降下混杂来的笨方法者她已经呼吸停是的,憋气有用,是在。只是她的自救在了一止危在旦夕的错误判

向斐然仍然保交握的手也没有松开。持半跪的姿势,与她

听我说,我。如果你能清楚地我。”“救护车你不会有事弯弯手指告诉着你,听明白我的话,你马上就到——别说话,会一直注意

商明宝果然弯了弯手指。

和唇色,“他的目光始终看着她你自己?”你会没事,相不相的瞳孔

充满凉意如羽毛地蹭过。的指腹再度在他掌心轻

的比他们认识,他讲的时间里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向斐然一直在跟她这短商明宝直到后来才短不到十分多。的这半周还说话,在

的尖锐鸣笛由救护车,破开午后车潮远及近

总算靠谱了么情况?”近的路口停下,男生跪地检查体征,边问江堤不是行车道,车去领路只能在最靠。担架车飞速到了跟前,医一回,主动跑:“什同学这时候

男生,男生瞬间如然的向斐被老师点名般立正站好光递给,一五一十地汇报。

。”了两百三十九,”向斐、呼吸困难、出汗“伴有四肢无力然补充细节:最高时心率达到、无法说话的表现

一个医护和司?只能上担架后先行一步,合力抬上机将人医生问。”:“谁是家属?谁跟车

朋友。”虽然问着看着向斐然说的。向斐然“谁”,但他明显是颔首,上前一步:“家属不在,我是她

良,有什么是我能做的吗一口气,暗自庆幸不必?”了位子,只长松懂事地问。但出于基本的担大责良心和善他抹了抹汗,十分男同学不觉得被他抢

花,好你女朋友道歉。”的微信,瞥他一眼:“买一束向斐然加上他好给

?什么女朋友?道歉?道什么歉

于眼前男人的气质太冷男同学一头雾水,但迫都没敢多说点头说“好的好的”酷,他一个字着头皮连连,硬

纯白洋桔梗片、盖上了毯宁静得宛服的环绕上已经贴上,她上了救子。在医护绿色护车厢,商明宝身了电极,苍白如一束阖着眼

先把病人的身份证号给有生命危险,你不用太担心,我挂号。”护士安抚:“她没

定是不知了香港那边。,向斐然想了想就是方随宁妈妈。身份证方随宁肯二去,想当然,打给了他的小姑,也道的惊动到一来

商明宝意听着向面的开场后一则通话时,对电话,最斐然打了数通我是商明宝的大哥白是:“,我识清醒地来处理一切。

明宝绝完了。怎么是大哥?商分诡上加霜了几分。望地闭上了眼,本就十异的心电图又

得挑三拣四,透露出一股年久失修。急救门诊所在的个老破小社区,处处家属。就地坐满二甲医院。这家医院了病患的气味,且人满为患拉进的是一家公立120急救遵循就近原服务周围十几此最后商明宝被那条走廊上,,容不

被推了药后,商这是一间并排放了明宝被安置到了观察室的病房,中间以百褶此刻帘子明另一床有人。帘为遮挡。内。是展开状态,证两张床

道:“她现在还没宝插上氧气复,不要气她,不管和心电监护好保持平躺。”仪,轻声交代护士给商明要让病人有情绪波动,最

明宝合衣小小病房陷入安静中。而躺,脸色稍缓,有色。了人护士一走,

道:“家属别玩手自门口路过,了一小会,另一个护士探身交代靴子脱了,会舒服点。机,把病人

“……”时:病房内的两人同

把手机里的文献她一说,向注到这个细节退掉,站起身斐然才关,一句话也没说就

宝也睁开了眼睛,虚弱地:“不用……!”商明

,所以“!”得很不明气。显,听上去像是客气客因为太虚

仪。心率又上去了一点,护士果然向斐然看一眼心电监护道,这靴子看来没有胡说八非脱不可

有点后悔没让她男跟车了。现在

宽大商明宝忽闪着眼睫,眼看着床尾,弯下腰,手掌隔靴握住她的小腿向斐然靠近

。”作卡了数秒,他脸色不太指:“自己把腿垂下来好看地勾勾两

商明宝手足:“啊?”无措

便。”了:“裙子,不方向斐然面色板得近乎于冷酷

……”商明宝:“哦、

顺利把腿往床沿垂了一些。斐然的借力下,她终于虽然腿还麻着,但在向

扯动,只好半怀里。抬起托在尝试扯了一下,没羊皮的,很软,但没有拉链。向斐然蹲下身,将她的腿长筒夏靴虽然是

“唔扎着要坐起来的同时蹦出绵软的一句白话:商明宝惊慌失策,挣好咁啊……”

心跳怎么又上一百七

给我。”为她是着别动,交因为这些动作影响,说:“躺向斐然瞥一眼,以

的大叔冒尖:倒要看鞋啊。隔壁床破了头动了一动,蓝色挡帘么名堂……哦脱看这两个东西要探出着纱布渗血的危险也搞什

折腾好,过眼睛。拉过下颏、挺地躺好,将被子默默地、一寸一寸地尖,最后盖商明宝笔挺嘴巴、鼻毫不容易

,蒸腾着她呼吸和薄汗混着心跳烫的脸

静了,并不知道向斐然,渴极了似的灌了小动贩卖机那儿买了瓶水隔着被子走到了病房外,长长地太能听到被子外的半瓶。,她出了一口气,又去自

被角拉下,像是十分不闷死了。”回来后,他把解风情地说:“别

那是一只像是芭蕾舞鞋绑带的耳饰,交叉地环苍白,并在耳垂那里垂而小巧。她的耳骨一只银色耳夹的耳朵蝴蝶结。黑发下,她戴了下一只

舒服点。向斐然看了很把耳夹摘下,可以躺得多眼,没问她要不

不想她发为她的耳停现他的目光曾

后便个钟,在这大叔走了,又商明宝小睡了半身下床。。商明宝转期间,隔壁床的作势要翻动鼻翼,而躺进醒过来,精力恢来一个破了脑袋的复稍许,第一反应是

:“干什么?”向斐然当机立断按住她

商明宝可怜兮兮:“…”

内尽可能地将贴近她唇边。“什么?”她声音莫好俯过身去,在社交安全界限,向斐然没名放得很轻听清,

“臭。”这回听清了,商明宝说:

明宝捂住。问出口,嘴巴就又被商“臭——”还没

地往旁边病床小姑娘眉头紧蹙,神情上示意。个劲张,目光一为难且紧

遮挡的床尾,一双穿黑袜的脚。斐然瞥了一眼,帘子未曾

姐什么时候坐私人飞短途出行只座宾利长途屈?这比室上速受过这飞行只机的大小要她命多了

凑近,用只有她听得到向斐然想了想,俯下身的低音换病房?量问:“帮你问

地稍点了下头。商明宝矜持

空床,不能换。”是耳语的音量:“问过了,没有返,向斐过了数分钟去而复然在她床头半蹲下,

魔法出现在这里——这样有金光闪闪的外的困在眼前这位小姐已知的克服一下,这只是区不着粉生老饰地人无法克境。服认知之的道理大约不病死以最本质的面目世界运行经验内,他也没办法跟商明宝说级二公立,没

结后,停在他黑色么办?”商掠过鼻尖明宝小声问,的眼睛下移,视线自他、嘴唇和喉“那t恤的领口。

?”什么看我干向斐然:“

了还是供氧过“你衣服香的剩,脑子一抽说:。”商明宝不知道是睡昏

“……”

你穿了几件?”

斐然:“你觉得呢?”

温度,干站大夏天三十七八的四十的地面气温,高于的季节,他还能穿几件着都能冒汗

抿唇,不做声了她。商明宝抿。她总不能让他脱掉给

“再忍一忍。”

宝眼睛亮起。“他就走了?”商明

了。“你就嗅觉疲劳

“……”

拜托。

:“你刚刚把商明宝失声异端,委屈之下,她一缕头发到鼻前,如此一来,呼吸的消停一会,心电图又显好歹是自己的发香。没的!”发是脏我放地上了!头绕了

泥地而已“小姐,只是水。”

“天啊,水泥地!”

退而求其次国产!口大理石——或甚至不是意大利进

向斐然抚了一要重新调整对这位小姐的认识。下额,觉得需

:“当时情况紧急,就算是盖满腐殖质爬趴着蚂蟥的泥地,下。”向斐然一字一顿蚂蚁我也会把你就地放

惊呆了,脸上血色全无时候我宁愿痛死……商明宝会用的形,快哭到:“真有那人不他一连串正常

瞬,认真地说:“商明宝,活着很好。停顿一别说这种话,即使是玩笑。向斐然目光垂敛,

心里的弦发出一声轻铮音。微的商明宝怔了一下,

“我当然知尾音几乎消弭。她声音轻轻的,道活着很好……”

活着很好。她知道

没有人比中的人更知道活着的好从小就生活在死亡阴影

是自己的了再保,身体好像证室上速不会死,虽然她的不计,但他们不无预兆降临时那一瞬间的冰冷和恐惧,一切都感官都在涉过私人医生一死率低到可以亡的河流,那条死忽略会知道心绞痛毫要去对岸。

一直活在随时都会死掉的噩梦好像要,以至于她从八岁以来是的,不会死,死的感,就觉那么如真迫切

又跟着什么不吉利的,似乎有话要说,但商明宝微末地露出乖东西,干脆地捂住她后面向斐然以为闭嘴,休息。”了她嘴:“顺笑意

张脸。他手很大,能掩她小

香的。

,不让他拿走了。商明宝懵懂地轻眨了上扣住他手腕下眼,双手齐

之息忍受的代之的前从未闻过的肌肤味被他的掌心阻隔在外,取而股温和的,是一让人难以、此

心里微妙且震惊接触是敲方亲密随宁脑壳。凭借过人有些人空长了一能这至今,生平唯样,因一跟女生的张牛逼的脸,母胎单身亲;第三她有男朋的面瘫熟到这份上;第的波澜,甚至想跟她讲本领,向斐然忍住了二男女授受不讲道友……等等等等理,比如她不第一他们没

着的另一只手在手机但念在她,空上很快地敲字。急病初缓,他没说话由着她,状似很淡定地就这么

边步行街飞奔而来,过了十几分钟,着两枚纸袋从旁和一件t恤。跑腿小哥提纸袋里分别是一瓶香水

只将身影在门口晃一晃。意提醒不要敲门,因此他的主顾在app里特东西送达时,小哥

女孩脸上。挺拔英俊的青床边,手掌像口罩似的轻拢在一个到一个从他的视野望去,只看年站在面容苍白的

短暂的第二觉,亦商明宝睡了很做了一个很短暂的梦。梦里绿枝环绕,间。白色水汽,弥漫在云山,过于饱和的湿度凝为似在密林

件t恤,她的梦原来醒来时,才发现口鼻是它的香气侵袭。掩着一

床边的是那踪影,坐在她位男同学,怀里抱本该陪一大束鲜花。床的向斐然不见

一下扭头商明宝一点也没问他怎么会在这里,唰地一边。没人。看另

”她径直问。“斐然哥哥呢?

送你你早日康复。”的花,祝就说这里交给我了,然后就走了。这是男同学认真交代:“我过后他

商明了一眼那花:“谢谢,请放床边。”宝礼貌性地看

:“哦男同。”

尖挠挠额头:“将花放好,指过了,问我借了两百。”医药费他已经结

?”商明宝:“哈

,他卡里钱好像不够“不知道

水就够了。”过去,幸好说什么……“不看在向斐然天然跟小高连借钱都这么坦然”声,同学眼里只觉得“哇买香学生。转账时,又疑似听他果然是大冷面,因此啧了一中生借钱实在说不

宝问。多贵……统有看看大陆的医疗急救系“票呢?”商明

报销,到时候我这边来“他说等下你大哥“这里。”男同学从兜里掏出给他:会来,会把钱打还给他。”

不是就一千一吗?叠票据,发出灵商明宝快速核了一遍那魂拷问:“!”

的切片蛋糕半都买不起!的一连她最喜欢吃

-

抽出最后一支软珍云烟,习惯性地在掌心磕了磕后,翻手叼进嘴角。向斐然从兜里

缓了缓神,抽上后,他终于深呼吸长舒气

期。挡雨棚下,夹的大花紫薇正在花夏日的午后绵长,医院户外抽烟区的绿色杂在棕榈叶之间

然而面上,向斐然的视线自然地停在那上开始复盘另一件事。脑子里

出去了?而且都花在商赚是赚怎么好像都花近财运不太宝头上?,但了点对劲,

姑娘……五行克金快抽不起穷得他烟都

绪很自然地跑远。想着想着,思

好剩下的这些。那个小男友能不能处理也不知道她

没关系,她本能力。总该是个成年人大哥也会来,听声音,有处理事情的基

了解。但他是个香港人陆也不是很

……

还在盘来时,雨棚已算着这些的时候,字悬在眼前。经本能地顺着雨棚脚步根本就已往回走了。等回过神走到了尽头,「急诊」

了最后一口软向斐然站在棚底,十分珍惜地抽完云后将烟蒂掐了,抬走去。步往那幢熟悉的楼内

步,画面,他停下脚一声。怕撞破小情侣卿卿我我像是不经意地咳嗽了到了病房门口,

哥?”了眼睛竖了耳朵:“斐然哥商明宝像一只狐獴就亮,听到风吹草动蹭一下

意外向斐然的身影果然色扫了一眼,看到里出现在门面没人后颇感口,视线不动

词问。“他呢?”他用人称代

让他先回去了。”商明宝闷闷不着也乐地说:“反正留没什么用,我

男生确实什么都不明白,只能她为什么如此走人不会,又不知道失落不耐,哄

思索一瞬,了然了。向斐然

早恋大哥抵达之前先走为快。瞒着家里人的早恋。所以才要趁她

过来,我让向斐然拉开知道你病了开路上买的矿泉水递给她:“方,想请假随宁椅子坐下,拧她别添乱。”

点点头,表我也已经好了。”示理解:“她安“嗯。”商明心上课就好,反正

然难得勾出一个笑向斐?”:“这么坚强

心自己的孩。商明宝故,她另一边。不确定,但脸微微地发烫。因为是平躺着的缘情已经被他有点像哄小余了,便将脸偏向一览

下手她的他才放些。过去帮商明得更舒,沉默而习惯性。得到首一切反应向斐然都照单机,请护士,他便也跟摇立着保持安静起来,又起来,全收,她不说话宝起身,好坐听到商明宝说想坐肯,他将床头地打开谷歌学术。直到过来确认各项指标

调整枕头,感到商明宝的额头轻轻地抵在了自己的胸膛上。

发香弥漫。

:“这样舒服他没说什么,在她腰后垫好后,薄唇抿着,当作对此他一手吗?”无所知。将枕头抻着床栏,问

发堆着的颈后被黑商明宝往后挨了挨的空调已经很久没加制冷。她怀疑病房轻地“嗯”一声,很她怎么会觉得这么热,剂了,否则出汗意。

斐然直回身后,她“那个衣服问。和香水……”等向

。”,香水送你了“衣服我可以穿

,香水却贵。他一早就打算好了的。那衣服很便宜

商明宝:“一样的吗?”香水是你身上

嗽了一声,喉结咽了向斐然冷不丁咳一下:“不是女香。”

心想大商明宝“哦”一声,哥怎么还是别这么快来得好。没来?又觉得大哥着脸玩袖子,

的铃声响起。植物大战僵尸沉默间,

泡面一边肾亏气虚主唱刚睡醒,一边等地问:“係边度?”

“医院。”

“点解上医院?结扎?”

“……”

友病了。”“朋

界第一好了吗?”主唱你怎么有这么多朋友,哥,我不是你的世开始玩尬的。

然一键打断施法,把向斐话挂了。

问。宝好奇地“谁啊?”商明

朋友?”问:“不知道探的,她,也许是有一点是

“病人。男的。”

常了,问出正经问题:没过多久,精神状态“那你晚上怎么响。主唱吃上泡面了铃声又说?”也正

给出肯定答们今晚上有驻点半九点半到十“我准时到。了把时间后,。向斐然估演,从复:

友什么病?”完,商明宝问:“你朋等他们

“脑子有病。

疑有他,同情地商明宝不说:“那能治好吗?”

逗她了:“他不是真的有病,只是容易发疯。”向斐然笑了笑,不

明宝很明显愣了一下,有些慌忙且视线:“哦,跟我不一样。”尴尬地笑了一下,垂下

笑话。”不出玩的好像是我,听“咦,脑子不好又自顾自笑起来:

。”强生涩叫了她一声:“商明宝的,向斐然便的扯动是牵她嘴角

他。、镇定地望着住唇,双眸明亮地商明宝不笑了,抿

是不是室上速“刚刚医。”生问我,你

“是。”

“为什么不做手概的了解。对这个病有了大术?”他已经搜索过,

得气喘心悸。,但有人觉得尚可忍受知,病了,有人却生不如死,往蜷缩无法这有点像是反复发也许是庆祝或者,与谁吵架时。从动弹,有人一躺就好麻痹得手足来,也许是开车时,作的轻度中风。发作时,,躺很低,案人带来的某件事时,会突然袭更多是难受趟急救室;有人也可能只是往要进一某种程度来说,人不知道什么呈鸡爪例也少,它给室上速致死率不是没有和未时候它就

择做。虽然也有做规手术,微创,成功率的可能性,但大部分人都会选也高。术是治疗室上速的常射频消融手了手术仍然病发

内。,且在医保范围用只要两三万商明宝绝不会是做不起术的人,何况这个手术

商明宝笑了笑:“在等呢。”

期?”等什么?手术排

股静脉进去的,我。”商明宝抬起输葡静脉……发育不良,着:“导萄糖液的手丝是从“不是,在等我……,比划小孩更细,也更迂曲。长大

你哦,就在两年前,就算是世“偷偷告诉进到我她仿佛在说着界上最细的导丝也不能别人的事:股静脉里。”

危险。手术穿刺难以前送,有生命,可是导丝医生是曾经试图过进行

“现在?”

进步了商明宝绽开笑:“现在不是我长大了,是技术径。”,有了更细的

室赞助投资和实验这背后,是商家数千万的

建议手术暂缓,等她,拥有络,与更坚韧的仍然梗。更清晰的脉再长一长,像草啊只是医生

向斐然是第明宝并不习惯享这些与人她不预备告诉他,否则很怪,给人莫私的事。名地添上寄一件自,是是第一个的这件事,个,可是有关他

萍水相逢,浮萍之缘。何况……他们是

天只有十五天这个

一句落下超身。直到病机以最快的最后房门口,从香港乘直升速度赶到宁市走进去。是从公司的会议上匆忙抽五秒后,他才决定的男人已经安静这话题站了很久。他西装革履,显然房内内有关

神情和脚步都微微地但虚掩的门在一顿。开了,向斐然拧着门把这时候从里面打

出身。男人身上度的地感知到了商明宝究竟会是什么高,第一次直观他是从眼前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