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看吧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多看吧小说 > 明宝斐然 > 第 8 章

第 8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知好抄家的财产清单还到了他本科三开始在(虽然是她自己六亲不认油盐他两个小时,痛陈他的实验室打地铺,所列水壶她爸头硬,从小时候登方随宁喋喋不休因为向斐然不但尚在人类他研三师兄吐槽了要长。年发了六篇sci(怪在她生物试卷上签歹的拒绝,山远足让她一个女孩子长大后死活不肯代替字(58分)范畴罪状比和珅)卷生卷死卷到,最后吐槽的)到不进心比石

跟方随宁站同一条宝安安听着,大压。说公道话也被无情镇部分时间无脑商明阵线,偶尔两次小

直到后半夜很清醒。于随着方随宁的商明宝的脑子却仍入睡清静了,但,耳根子终

了。否则又跟他碰上,得她是故意来的,明眠,也不能下楼专意就为见他。今天无论再怎么失好几天睡不着吗?显知会见他;该怎么解释呢?会有人连续

点微因为了天亮,直到鸡叫三去。妙心思,她直挺挺这一在床上睁眼到响才觉眼皮沉重,就此睡

商明宝以命相博爬起来早餐循惯例是八点钟

向家的早虾饺、照顾商明宝这个、水蒸鸡蛋羹士。浆、杂粮粥、几笼晶莹剔透的黄松软油和西多餐花样还算多,石磨豆香港人所做的菠萝的糯米鸡,金蒸排骨,荷叶包的马拉糕,还有大约

了:向斐然商明因为比前两日更丰盛,宝心里立刻懂也会来用早。

的问听到身后家政带笑的钟。果然,心里却随着这个直觉铛地响声:“早晨,斐然。了一下,想谁敲了她她精神委靡得不着四六

“早。”

晚上坐道声样,直到风经过,那张他昨微博的模过的椅子被拉开。她没有回头,垂着脸很专心刷音离商明宝不远,身边一阵带冷冽香的微

,跟在方随宁之后问候:“商明宝抬起脸早晨。”

背对窗如画框身后横罐里的紫色唐松草。他是浅不一,风涌入,而坐的,林被吹动窗台下陶晨间光影涂抹得深,墨绿竹窗户

自己倒了杯生普洱。白瓷茶盏,执壶给拨出一只听到打招呼,他“嗯”了一不冷不热地声,指尖从茶盘

便起身水声停了,方随宁突然想吃酸奶麦片,桌边只剩边,偌大的圆了两人。茶汤的注去餐边柜那向斐然突如其来地问眠?”:“昨晚上没失

在问昨晚上怎么着一层潜台词,好像没见到她。她的睡眠而跳。明明只是关心却仿佛铺已,可是底下商明宝心里重重地一

声,努力提起精神:“嗯,昨天很早就睡她应了一说谎

,平淡地补觉。”用完早就回去角,饮下前,目光在向斐然将杯盏端至唇:“脸上稍停了一停拆穿

知道出门前上么明显吗?早瑕…黑眼圈有这个遮

“我接随时下楼,不必顾虑。不好下来几天都不在的心思不难猜,向斐意思,想那点小女生,晚上想看花的话,了想,说道然料想她是

?”“你要去哪里?”商明宝下意识问,“又进山吗

道了,他每年假期都山,甚至经从方随宁嘴里知这片岭南的深她已过的,不有一半是在山里度仅是原高号的地方。是欠缺信还有高

微抬,像是对她的关心直接有些意外。向斐然目光

辞充满了界“只是有事而已。”他的措限。

唐松草,转,专心地看着自己面而垂下眼睫来亩三分地。商明宝愣了一下,不再看他身后的前的一

方随宁端着满满一在专心阅读着邮箱的最新文献,一个在用里推送人看上去一句话都没聊过,一个麦片回来玻璃碗刷微博,空气安静得宛,两如静止。追星小号

才知道,他们果然好顿早餐过后,他宁提起后,商明宝几天没碰上。还是方随去勤工俭学了。这一

在咖啡店打工。说。”方随宁

工俭学赚生活费。斐然不需要勤是优质而精是很理解。虽然商明宝不去甚远,但仍然细的。照理来说,向里的生活与她日常相

宁虽然“这总而言之道:“他庭一脉着这类家有自己的想看上相承的宝贵分寸,…”方随好说…法。”去大大咧咧,但有

课,店,最好消磨到晚上打算等下课后逛街探,她们便将商过了两天,方明宝一起捎上了随宁要回市区上戏曲九十点钟再回去。

得无聊,又怕理严,不准陪同围观回路有种出其不意,既戏曲课是名了个关系很铁她。商明宝等泡一闪,找师私教,管的男同学来陪。方随宁的脑她一个瞎逛迷路,头顶灯

找你们。”逛,我上完课就来方随宁:“你们先

地,请男逛。如此,索性大大方方同学带她逛一似。商明宝不是扭捏的性子,既然粉的墙头男星有几分相地挑了几个感兴趣之男同学挺帅,跟她们

议找个地方喝东西到西江区逛到买手店,又人从历史文化街边,最后一致

般地说:“一家,氛围和男同学心里打定主人注目,虽然均我知道有好。”在点意,揣起手机仿若熟客评分和氛围格调都很引评软件上按着口碑排名都很消也是最高的,但公社的出品找饮品店时,法文咖啡

是年男人是看碟下菜的店铺拿宝是千金小的高中生,也已经懂不出手,愿意忍痛割肉小姐,等闲了这一套。他料定商明生物,纵使只

询了下方随宁。的回复短信也到了,保险起见,了数百米后,方随宁沿着江堤走他还私下发微信咨在这里兼职。说正好她哥哥也

立在江岸,有纯白雨洗经人台已两两满为患,露的玻璃窗,窗边吧外墙和面对西天区也三三咖啡公社坐坐着人。

,商“随宁明宝心里已体纤职,刚好可以请看到字他推荐一下,说铭牌时定还能打个折。”经感到不妙,男同学的介绍恰逢其时:细的金属哥哥在这里

了?男同学心猿意马,大约是错后,男同学太像约会觉,推开玻璃门乎有点紧张和不自在。难道是啡店的氛围太暧昧,,所以她害沾上点自喜。觉得她似

起脸,就落进柜台后某道冷淡商明宝确实紧张,她熟悉的眼神里很怕一抬

“哪个是随宁哥哥?你男同学目光环视一周,认出来了吗?问:

线。做了数秒心商明宝里建设才抬起

待个个外形都没有。这店里的招斐然的身影。身影中,并没有向很靓,但忙碌的穿梭

询问?”点单台“向斐然在吗后的店员:“请问……”商明宝

-

植物大筋的手摸索着挂断。一只修长响了半天,最后被战僵尸的来电铃声

于向斐然现在有点精神球室赢了几台球,以至结束后又去台不济。发接起。天是周末,演出时间是没有犹豫后,倒地右现是咖啡店来电长,

,声音哑得萎靡。“说。”他咳嗽一声

“有人找,妹,带个男朋友怎么弄你妹?”店长在后台打着电话。要不然个高中生:“好像是,一边探身出去看收银台前的两说你今天请假?”

在这句话后缓缓睁了开来。一直半睡不醒的眼睛

,他也一直隐瞒得很好事家里没任何人知预料。这家咖啡店打掩护的福是在咖啡店打工,托道,所有人都以为他,这确。但方随宁竟然带向斐然在酒吧玩乐队一着早恋的男朋友来找他实超过了他的

到,让她等一会。”向斐然搓了把脸让自己清醒过来,说:“马

的速度收拾干净自破小离江堤不远,睡得一样的主唱,抄起车钥跟死了向斐然以最快排练室所在的老过在门口匙出门。己,目不斜视地

刷过宣纸面的摩擦声后低重厦,以极快的速度刹停。的人流。一阵宛如笔尖线穿过斑马公路自行车压,车银色轮在咖心拐过路口大啡厅的侧门

向斐然长腿越过来。商明宝捧着一杯杂果宾边,似有所感,将眸光抬起,正巧将窗边矮几那台阶的最后一幕捕捉下治坐在

怎么是从外面过来的?

向斐然步履匆匆到了后“我妹呢?”,一边问店长:带子台,一边在腰后系上咖啡色围裙的

个这么漂亮不介绍?”:“可以啊斐哥,有店长,揶揄道的妹妹也朝一个方向抬了抬下巴

眼望去,面无表情向斐然一听就不对劲,抬起来。

女相明几净,映着铺陈辽对而坐。午后浮光阔的江面。深蓝色的之上,靓丽的少男少

的红黑versize了件o商明宝今天穿肩带很细,勒着件白色背心,裙,配骑士靴。颈,再往下细格英伦风衬衫,平直的锁骨和肩敞着,里头是是一条浅灰色百褶

妆,但怎么生截然不同。然没化看到的小学说呢,跟在山里

继而才叩叩宝。”向斐然先是目吧台,“商明光在她对面那个男高中生脸上停了数秒,

脸后,发安静也循声扭过头去,看清的,他这一声不大不小自肺腑有人都回头看。男同学店里算是一句“卧槽牛逼”。来了,一时间所

商明宝被呛了一口,她耳廓上红晕未退,用纸,乖乖地叫:“斐嘴咳嗽了好几声。巾捂着然哥哥。”等到了柜台

是直截了向斐然没跟她寒暄,也问她怎么会在地问:“喝什么?这儿,而

从没磨半天,还身边男同学问盯着餐牌琢为室上速的缘啡或酒:“故,商明宝有推荐喝过咖。她的吗?”

晒耶加雪啡。”啡,垂下的视线里向斐然哪有空研究咖随便捕捉一行:“

也不怎么懂,本“那就这个。”赖一切成年人的清澈原男同学一声,着信则,他“哦”了

着问:“你呢向斐然接?”

商明宝“b你。”也很足,适,男同学亲密地叫:abe,你喝试过,甜,奶味拿铁,我之前个,西班牙还在思索

个人的正式英文名在主动会把“babe”当作是一说明之前,没

向斐然也没有。

:“不要,我也要商明宝思考好了这个耶加雪菲。”

一样的。”:“好,那就跟我喝男同学会得很

要亮付款码时:“算,机请。”操作下热印出了小票器已经在向斐然的

谢哥。”“谢男同学会来事:

一股不好惹。看着便有到为止的笑,这笑出现在别脸上没毛病,但他长相给他一个礼节性的、点斐然回冷,

跟他一起出单,美实是凭着智商硬上弓,他叫了一个咖啡师其名曰效率高,其画瓢。纯纯依葫

咖啡名字纯纯甜的地步,里后悔不迭。他还没到冰呢是什么”咖啡豆的手冲,心才发现这咖啡不加奶顶咖啡之类的饮品,而是一款名开始制作美式好歹还加欲风诈骗,根本不男同学为“耶加雪啡等两人在操作台那边

宁哥哥一我不顺直都赖的等待中,刚做了什么,让他看眼了?”这么拽吗?还是我刚百无聊附耳商明宝:“方随

宝:“商明。”咦,你问得好绿茶

“?男同学:

咖啡。”针对你?而且他还请你喝不要ego这么强,爱做表情而已,点解商明宝反向pua:“他只是

同学:“……”

取悦他的成分。上没有任何想他身上那点粉,因为他发现商明宝身色的沾沾自喜忽然间消失了

师半开玩笑问作台边,咖啡不管?”:“现在高中生这么早就谈恋爱了?你

悬落成笔直向斐然垂眸执壶,手很着。”稳,热水的一线:“管不

”咖啡师客观地评价。,配不上你妹。差了点意思“男生

各人钟意。斐然面无表情,不置可否:“

?”手冲完成往纸杯上套防烫壳,问:数分钟后,两杯向斐然台那边,看着“哪杯是你做的,商明宝到取餐

。”向斐然毫不避讳,“你喝另一个。难喝我做的

五分钟前他会屁个手冲,现学的。

然只好指尖点点其中一杯:“这个。”坚持商明宝没说话,地看着他。向斐

她拿的还是另一人冲商明宝把这杯拿走了,杯。并不知道他是的那她的,

,商忙,前来拿单的顾客明宝给别人让路和外卖小哥络绎不绝,渐渐店里生地退到了边缘。

却没舍得走。

抬脸,“嗯”了后,向斐然叫她名的下文声,心念波澜涟漪安静地站了几秒地等着字。她

走?”还不他微挑眉。

一开口就是赶人一抿唇,也干脆地说先走了。”:“好,那,商明宝服了,不高兴地

他又叫住她。“等等。”

这一次,他拉开玻璃出一块蓝莓起司切片蛋糕,在纸盒里打包柜,从里面取下。”好:“这个甜,中和一

白他的意思,单只知道手冲的苦,一时间没明尝过纯商明宝还没他送了她一块蛋糕

从纸盒的每一道缝隙萦绕在她鼻尖馥郁的中飘溢出来,香气

一轮,自他候回家时,她想问你什么时候下班,那些月见草已经开过色不再好接过纸盒,或者什么时走后,失眠的夜玩。

但她没有问送客便已经道:“回见,愉快。”出口,向斐然

这会儿凑前拍了拍:“,微信还是支付宝铃一声,映两杯咖啡一块蛋糕,外的背影。店长出两人走出店向斐然侃似的总共一百九十七?”玻璃门叮过来,拿手背调

向斐然都懒得吐码:“打个员工折。们店抢钱,调出付款槽他

?”的一声,这两天起来的余额又降了靠打台球丰满?自己都顾不上,还资助山南,你穷成这b样里那几个小孩呢:“我说,你爸坐库里回去,店长啧了两声

答后半句:“这句,只回么多年了,不能断向斐然十稳定地无视了前半这时候。”

有几个明年就高考了?“是不是

“嗯。”

么乍穷还富的,有时持啊,援他个一道他的家并不知完来这儿勤工俭学。候穷得让人都恨不得支看上庭经,只想不通他怎的慈善义块五毛的,但偏偏气质无论如何,兄弟性。但店长最终耿直地说:“的养尊处优,很有二象店长去又是十足举得支让他们高考

,落在户外座位区。向斐然承了情只是笑目光穿过全景落地窗笑,

眉心皱成川字。他妈的,怎么比速溶涮锅息看江景。男同学水还两人没走,在外面休抿了一口咖啡,难喝……

这是但鉴于埃塞俄比亚很出自一——来甘里有橙子的酸香。”行了表情名的咖啡豆,分钟前的百度之水咽了下是在女生面前,管理,将那口地狱你试试,回去,并说:“还可以,他还是及时进

咖啡当肃然起敬商明宝浅试了一口,脸苦,就这?她现在对她将成了一团。天啊水喝的哥哥姐姐们

是会有点不习惯的。花香。男同学煞有介事,教她:“你子的果味和茉莉的多试几口,感受里面橙“第一次喝手冲

念一动下,她抱着口。本就是向斐然冲的,心,又想到玄学这味觉都快进化到了,商明宝将信将疑。她翼地细品了几杯子,在度小心翼惜命,杯东西,但对方如此循没打算喝循善诱完这

嘱,不抱侥幸夏日午后,如果她紧——这理,不碰咖啡的话。本来该是个遵医很好的

毫无预兆。上速来得

因为她肤色原要白一些。本就比别人男同学眼见着她的下去,起先还没觉得不对劲,脸色惨淡了

上墙直到商明宝像是陡然被人卸了一节脊心骨“babe?商般,软沉沉地瘫靠明宝?”时,他才脸色一变:

身没毛孔都在冒虚之间,只能发出微弱而模糊的音汗,嘴有任何力气,身上每个宝浑唇张合商明

心脏好痛。她的就能让心绞痛少一些。右手神经性地死死抵住了心口,仿佛那样

退后了一得六神无主,来,声音发这阵仗,早就被吓过敏啊?”推开椅子下意识地你、你是不是对什么男同学步,继而才上前哪见过

那盒起司还没来得及拆原的呢。是富含各类过敏糕根本都他唯一只想到了这点,

人在惊慌下很容转过头来,店内的顾客被周围几桌人都闻身极目窃窃分贝,一时间,异动传染,也引颈易拔高私语。

了?”“出什么事

姑娘出了什么急症?”有个“好像

向斐然将围裙摘了一半的手在这句话后顿住

况?”路人大声关切“细路,醒目过这情以前有没有出

男生脸白:我不知道,我唔知啊!色煞

知!”“你条女啊你唔

这里有没有医生?有士?”没有医生或者护有人召唤。

子表上。所有人焦到了她不知谁惊呼了一声,让左腕的电的目光都聚

“扑街!心跳都上两百了!120呢?!”

的鲜红,佩戴者当前心显示率为239得骨感的手腕上,液晶表盘一片警告性

一次。常人对心却不是商明宝最高的极限,率的认知这已经突破了正

“别……”叫的页面刚紧急呼一声:的指尖还没落下听到调出,男同学冰冷多汗微弱的,便

幅度吃力而小只是看着非常痛苦。嘴唇煞白商明地冲他摇了摇头。虽呼吸困难,但她目光还很清醒,宝很

缓一缓……就能熬过去但只要缓一缓,。再一次。□□果然是不能沾的,医生还真是没骗人啊,

贴电极片,也不想再闻消毒水了。想再

团乱哄哄的茫然中,有谁说了一句“让层层叠匆的步履如开”,拨开叠的围观群众,匆一阵风落停在她手边。

翳,随着光消失了,有人在她眼前逆光而日头。聚散攒动忽明忽暗地八月身影彻底遮住了立,高大的的阳光如一层阴白的人群动在商明宝眼前俄而这片白

商明宝打横抱起下一句“打120”。的同时,对男生丢说,当向斐然一句废话也没多机立断将

下来,划过裙在她打弯的腿后落了向斐然的皮肤。浅灰色百褶

米六几的个子,轻得如一束垂丝茉他只觉得这姑娘很轻,白长了一莉。

。”向斐然直望进她眼底:将她就近在地上放平眸子半蹲着,一手停在“商明宝,看着我“身上有没有带药?”她的肩头,漆黑如星的

他是知人的那几句闲聊。既然是长离身期的顽疾,总该药道她某方面有病的,来自于初见时家政工

慢,只感到斐然的一双手停在了她侧。商明宝的回答来得太

下药着她的双眼:“我找一。别怕。”斐然注视

索。他的手隔着她衣着话音和目光的,是物,在上下口袋上仔细而快速地搜

发现她没带药后,向了手。斐然撤回

体感上的时间都走系列行动沉稳有数秒钟,但他的一前后不过序,没有丝毫惊慌,让慢了些。

家疏散些,好让拼命空气流通。让大汗如雨下,店长和店员看戏停滞流动的暑热中,着急的的,都

么白了!”是不是没呼,骤然惊呼一声,了?!”“嘴唇都这“她不知谁眼尖

了一息,心里咯噔一沉工呼吸姿根本来不及多想,他在商明宝鼻下跪地,以标准的向斐然将指节势一手捏她鼻腔,一手钳开她下颏——

嘴唇被一只手轻轻地贴住了。瞬间,俯身即将贴上的

,向斐然只觉得耳边很静,住,就着这弭了。里的湖心。那尺的距所有的人声都叶,落进她眼向斐然怔么近在咫离,他的目光如里面的痛苦清澈透明

夺。苦剥他的听觉被她的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