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看吧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多看吧小说 > 明宝斐然 > 第 1 章

第 1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遇见百年一遇的暴风雪到纽约的第二年,新闻说将会

飘过曼雪花外时,商明得停了一停。哈顿第大道公寓的玻璃窗的动作不由试着裙子

式拉开会以这样温柔的方序幕。谁也没想过,这场初雪

,与她天有人在飞机上碰到帽间里,长绒地毯和忽道:“前些上丢了不少裙子和鞋履钟屏了。”偌大的衣椅背人的闺蜜含着一枚果味棒棒糖,同为港岛

上去,另商明宝恍若地窗边的沙发上,走到落单膝跪了未闻,一只赤着的足尖在长绒地毯上。

“今年的雪来得这么早。”她很少看雪,因此目不转睛。

拢手点烟。穿黑色冲锋衣的青年从从这意。色中点亮,裹着皮的街灯已在暮出一尖带纹理的绿白之里露间顶层公寓俯瞰下她身边经过,怀中抱着的纸袋去,第五大道草的女人在风雪中

为这川流消费人自在独行的一幕。商明宝的眼神动了动,群中还有人抱绿植

漠不关心,掩了唇压低你们到哪一步y,那声音道:“闺蜜对天气行吧?”外面都说钟屏是ga了?他应该

道了家三小姐势。她后来她的家枝。猛烈攻世,并且钟屏其实早就知从去年开始对她展开他的同性上司保持很多年的一个影星,所以接近她,是才知道不正当关系因为觊觎上了她商。他之钟屏是商明宝,多年来和的身份,想另换高粉了

想再听眼压下情绪很不。”见这个名字,闭了闭商明宝:“换个话题吧,他不敢,你我不知道

不快,仍兴致勃勃喋他老板喋不休没察觉到她的上扒的那些呢?他跟:“那网……闺蜜像是

话没里——说完,一支手机笔直地砸进了她怀

“没完了是吗?廖雨诺商明宝忍,要不要你现在打个电话亲头的晕眩,扬声叫道:“苏菲!”自问问?”住了冲上额

,第一从小是她苏菲的管家,听到召唤目光紧张:时间推门进来,“怎么了?”

“送廖雨诺回去。”

没脱敏呢。骤然被她下逐客令,地起身,搂过她肩该出来呼吸新我说真的,你还不鲜空气了,ga膀贴了一贴:“看来你必气这么久?倒也不生气,笑嘻嘻y嘛,在曼哈顿比流廖雨诺晚上刚好也还浪汉还常见,何跟自己为难。”有局,

出门前,廖雨诺不忘薅她朋友底高跟鞋:“我喜欢羊毛,拎起一双红这个,拿走了。”

苏菲安排好了司偎在沙发里送廖小姐,回来时,又摩肩接踵的天,看着暮际线发呆。见明宝

·

衣服!”廖雨诺再度兴致勃勃地门时,脚天,着一跟鞋,身后跟了一连串上穿着那天顺走的高隔了数:“快穿邀请函人,手里则扬

点钟光景,屋里暖气却才不过下午三将酒意烘得很酽

商明宝握着闭着眼:“在贵妃榻上,穿衣服干什么?一瓶红葡萄酒,半仰躺

?走啊,alan请了满杯:“一个人喝多没意思“alan倒了多朋友。”不眨就给自的局。”廖雨诺抽走她的酒瓶,眼也

来纽约的第四代。n姓伍,家世显赫,是伍家自

我带来的那条裙子熨好姐换上。”,给你们家小管家递眼神:“苏菲,把说罢,廖雨诺给

快给商小响指:“别愣着,姐做护理。又打了个

廖小姐的命令,要把服务的私人造饬出个人样。专为曼哈顿明星名流们她这位自甘堕落的闺蜜重新整型团队,今天得了

明宝架了起来。商明宝她身投降。挣扎未果,只好缴械后的几人上前,将商一直等候在

被按着她老老实实地护理到和美甲,终于得以改头换面重新做人。造型,再到护肤、化坐了两个小时,从头发

直发泛着柔顺很精理便显得致洋气,栗色长的光泽,齐刘海的倒映出的,此刻稍作打的少女纤细挺拔,穿衣镜中造型还是前段时间做

已临街等一辆黑色宾利打开。候,看到两人下将后座车门台阶的身影,司机躬身

槟,再脱外套内的暖气已预热正好,在!先开香说,向联乔的孙子也待说:“跟一上了车,廖雨诺,继而迫不及

“谁?”

圈又很小,尤约留学圈人雨后春笋很大,每天雨诺这么兴出来;纽约留学来的攀的一早便在,进不的圈子,进奋激动。商明宝想都有这个那个来头的龙附凤也进不来。不到还有谁能让廖其是她和廖雨诺

雨诺“向联乔!”廖抑扬顿挫地又重复一遍。

孙子了。”,“你……前男秒,商明宝不确定地问友?哦对不起,他都有想了数

学历史的吗“……小姐你不置信。?”廖雨诺简直不敢

作回忆录算家喻户晓,但稍的名字,虽不的专著、工在课本里与诸位名在图书馆检人以顿号隔开并列跨越大洲和大洋。以及传记,背后足迹索,却能看到一整排

到美国的大使为人清正谦逊,又他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边念叨,“我没想到𗭔诺一边饮酒,一an还有这样的关系,然只是几面之缘,但分儒雅有魄力,虽“我爸爸常说,向给刚以前从没提过。”象和鼓舞。”廖雨

长的心不只为“向没听进去,氏有了一秒以及伴随而来的漫心跳波动么也情,但商明宝什”这个姓她说得在焉。很动

窥膜,透过玻璃,上动得很不真切。车窗贴了深色防东区一幢幢排屋的灯火浮

神来,托着下巴的间,商怔神明宝目光一动回过手松了一松。

道上,怎么这样富真怪,在这样积雪未化…骑隆冬,在有人自行车?贵显赫的社区街

动。拉链拉到随着骑行带色耳塞醒目,衣,低调的黑色冲锋,银一根耳机线半个下巴,黑色冷帽下风而晃了顶,掩住起的锋利寒他穿一件

角。行不过了街宾利与他同一秒,便滑过

大雪中,商明容得过分。得过分高悬路灯下,纷飞鹅毛外面的那半张脸淡宝回眸,只觉得他露在,也自在从

达伍家府邸的通明的大楼。走近青年,一边匆匆登上台在她抵同样驶入穿着冲锋衣的十分钟后,这辆自行车阶,,露出了里面了同一座灯火了伍家的前院,刚刚还她不知道,将拉链拉到底一身板正的黑唰地一声色晚礼西服,与她一边

·

中,飘出现场小型管伍家所在的楼出自著名设计奏声。致,自气派雅四楼重重帷幔师之手,十分乐队的演掩着的格纹窗

礼宾设在玄关,有一方帽间,里面妥帖地收纳有皮手袋错落有致,间了所奢牌羊绒水滑笔挺,稀有来宾的衣物和手袋的衣杂着数件华不小的皮草。,各色

套,将呢子大衣交予佣人保管最终在旋转楼梯处见屏风商明宝脱下外同转过,继到了伍家的两人而与,穿过大堂,廖雨诺一

这一场私宴的东顾不周,因此伍家。这是他首次主理di他照小儿子rty,怕他母亲才陪他nnerpa一起在这里迎宾道主是

是上东区标志性的亲切、热西装革履,另一个挑高七米的中庭中,下,母子两人一个布悬剔。水晶络、无可挑灯的风铃晶管如瀑宝蓝色绸缎晚礼服,脸上笑容俱

候,被伍夫人ntie,alan。热情亲厚地张开拥。”商明宝上前问“au怀抱拥了一

手热情寒暄,又顺道睨的一双“你眼。好久没出来走动了,a了自己儿子一lan真是有面子。”伍夫人道,牵起商明

还是叫我口吻随意:“你柏延吧,不然我还e。”得叫你bab伍alan耸耸肩,

“babe”嫌她占便宜。为名,很恰如商家的掌名是父母上明珠,以的英文商明宝其分,但伍柏延不为她取的。她是这么叫她,

为一个招牌性的假蔷薇色的唇微商明宝歪了下头,笑。张,克制住了跟他互呛的冲动,改

她和廖雨诺目送数秒后转回视线:,剩下的“客人都到得末尾。佣人引她们上位交给我。”差不多楼梯,伍夫人迎宾已到了,你先上去陪明宝算是来得迟的,

“他还真来啊?”意,但还是问:伍柏延正有此

今天被术名流姗来迟的一位他不认识不然便是纽约深受追捧的文化艺这最后姗,只有贵,他圈邀请的都内好友,身份非富即

毕竟他们只在中国见小,对方是纵使相逢应不识。过一次,那时伍柏延还却已经是高中或者说,生。

的领口:“既然是你父亲交代的,又要来的。”发了邀请函,他总伍夫人抚了抚晚

·

心压低,以极顺滑的姿黑色碳纤维自行车重态滑过最后一道街角,在伍家宅邸前停了下来。

,又出客人纷乱的脚印被新的落雪通往伍宅的步汀和台阶覆盖。积了雪,印

向斐然长腿微屈支还剩十五分钟。。距离邀请函所写时间地,轻轻吁出一口气后,抬腕看表

车间停好、上锁,随着伐,将冲锋衣顺势剥掉。他将车子在满院豪登上台阶的步

服打褶,此时他一边步履匆匆,他并未扣好,把摘掉头上冷帽,为免骑行过程中西仪地将西装的一粒扣露出蓬松黑发。系扣,一边抬手,符合礼又一

目睹了全程,神情微妙他克制地、了跟前,生,请出示一下邀用无懈可击的礼貌。等人。”家的请函微笑说:“先礼宾

宴的。能怪他,毕竟他来赴这不还没见过穿北面

向斐然搬进新公寓不过,并不觉得被冒从「已删国内,因此伍家也无犯,而是点那封信函。法给他寄送纸质邀请函开邮箱,除」中找。听到要到了求,他神色淡定一直懒得同步地址给数月,

机推给对方看时,他的给人感觉很有力量。晰,莫名地着,由不得人不注意到他指节修两指轻压长而骨廓清

来的冲锋礼宾脸上手接过了他递歉的同时双衣。的笑容变换,致

口的步道华丽而漫通往楼梯长。

一团糟糕。乐队主唱来消息,告状上班,演得来接替的鼓手带醉手机震动,向斐然首扫了一眼,是说他请

。向斐然步履未答应会停,单手编辑了的演出邀约和出场免费补上一天。费就越越临近圣诞季,一则信息,谁都不是水涨船高,砸了招牌一事想看到乐队

来赴宴的模样出现正儿八经,手指格镜腿,戴上锖半框眼镜,以一副的厅堂也走到了尽头。他将手机收起在了东道主面前处理完这些,长长

伍夫人正与人,神情不自余光管家叮嘱晚宴细则,觉地怔忪,到了嘴边的话倏然忘了。瞥见

管家莫名,跟着看过去。她的视线一同

了一身中,只见一个东方男黑色西服,有一堂深处而来。他身形优越,驾驭骨架宽薄,很好地轻的冷峻感视线之人从耳股令人过目难忘的、年

的罗马窗外,雪扬。在夜色中纷纷扬右侧成排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