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看吧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多看吧小说 > 在你心尖上起舞 > 第32章

第32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啜泣声,心脏都被攥紧陈流眉心狠跳着闯进去时,听到一丝细弱的

激得血液倒涌。一同进来的还有间,被眼前一幕最里面的房她跟着陈流及时冲进萧瑜,

陈流猛地揪起徐宴,绷拳头朝他脸上挥去。得骨节冷白快碎裂的

阻挡没反击能徐宴并不是力的文弱彬彬,但此刻就是连的余地都没有。

不住。鼻骨一疼一酸,眼泪都流出来了,控制

要害。紧接着喉咙被扼呼,每一拳的一声,男人力道都不是的拳头再次往他脸上招住,被推到墙边都被震碎似。还没咳出虚的,直中他背部一撞,五脏六腑

出砸了东西的声场面一片混乱,还传音。

可听着也觉得恐具体情况门口的人虽然不到

理打发走了。帮忙开严重,想叫保安过来,被于明门的酒店经理怕闹得

么着也要商量关小冒然曝光在众人面围观。报警。而不是先被前,再着怎么处理,是面的事。有姑娘的声誉影响,不好那么多点里明理多少猜到了

有多厉害,于明理是歹,被反咬一口,那一有可能对他而且,现在陈流个个都是目击证人,录的口供不利。上风的一定是见识过的,占将人打出个什么好正在动手,他打架。太多人在场,万一陈

理关了门,也要进房间,被萧瑜喝止住了。于明

服。好衣瑜先替白芷穿

毛衣堪上露出白腿,床上,打底裤被拽到膝刚刚进来时,女孩堪遮住腿根部位而已。长款盖,以躺在

:“够了萧瑜道。”等陈流发泄多了一会,

陈流仿若未闻。

手要反击难寻到空子,抬起而徐宴艰

始被雪花密密麻麻地上的桎梏越收覆上。,眼前的一切开徐宴惨叫了声,腑疼得像移了位,脖子手臂软了下去,脏呼吸但陈流一拳落越紧,喉咙火辣,无在他腹部,

红得不对劲,忙喊:“于明拦着他些!”,快萧瑜看到徐宴整张脸涨

于明理这才进来

有那么好拦住。打架的但男人现在又那么愤怒,哪不减当年,

”才唤回的一丝冷静点,冷静着,你现在有多吓人理智,拉开了。点,你家小姑娘还在看他边费劲的拉架,边劝:“你知道吗

在双眸,死死看着戾气和血丝绷徐宴。陈流重喘,

出血的嘴徐宴剧烈咳嗽着,靠墙慢慢角,衅,抬起手背擦了一下滑坐下来背抵在墙壁,仰着头,也盯着他,眼神带“有种你弄死我。”

明理,陈流猛地开了于再次动手。

于明理哎哟一声拍额头。

年轻人,你以为他不敢吗?!!

于明理连忙再去拦陈流

他一开始是来,这次很好拉住了他知道,心。第一次的劝真的话就让陈流清醒了过在场所有人都清楚地或许是。但动了杀人的

只闷哼了几声。硬气,又冷汗,也忍着徐宴也挨的几拳,疼出了

陈流几秒内逼自己沉静下来,决定报警处理。

少记者媒体,,我还认识不体,我也很想,我想他们多严重?对了笑,脸颊肌肉牵扯徐宴微微嗤德,诱导女学生交往去警局问问这个情陈老师这种禽兽行径的疼,“确实该揭发吧。”,玩弄其感情身应该很乐意报警。教师有违伦理师

目光寒恻看了他一出了手机。眼,仍然掏陈流

白今天拖你,拽住了陈流后手么看我,我知道你不怕,何况肘位种委屈,你就更顾不上万一这小子下水……唉…别这置的衣服,微微摇头,“冷静点,其它又受了这萧瑜却是变了脸色

些指指点段关系。点,是社你想清楚了,因为你的她呢?你被议论,但流,方的施压,也不要她怎么承受那但陈会各方都知道你们这果坏一身份,小白和你的事一旦曝光,结在乎自己你可以不管四面八

被他了白芷父看作什么样的女孩?而老爷子。他那脾母谈话呢,但肯定瞒不住你家,是压了下来气心性,训你且万一他找结果好一你无大碍,可小白会

,白芷家都不会接受这样一来,你们的事别说陈家了

她父母和人无关,但她也是这你家人的祝福吗?样想也许家人的支持为你们的未来和任何对你并不重要,你认的吗?她会不想得到

现在很生气,但为了以陈流,我知道你她,再想想清

定的约束么流言蜚语,何没想到?只是刻她说的这些,他如都不能成为影响他做进骨子里的矜傲,什什么家人反对,其实萧瑜也清楚,

怕是已经打算好,万真到最坏结果,就直接带白芷出国。

起来可行,去国外生活,但你问过白芷愿所以她每一舍得要她这样跟着你众叛亲离意吗?或者你又退路看考虑都说周全了——就算你的句话都绕着白芷,把

语。陈流手动作微机,他阴沉,不言滞,一秒后死死攥紧了手不愉看着萧瑜

她掏出一张房卡,“且她这状态也情绪也不适合接受警察问话,不会再说这么多了。”,但还是继续用。”喝了酒,这房间我还没静一下再来决定怎么需要安抚,所以我觉得你先萧瑜略怵,这里有我她离开比较好说:“而处理,到时我也们看着,你冷

救了她。僵掉的时候,一道女声就在萧瑜手都要

“老师……”

翼翼地、受到怯怯地、小心惊吓地。

手里的任陈流几乎要捏碎缩成一,去抱起床上,屏着怒火接过房卡团的女孩。何物件

快要碰,才陈流恨不得杀了徐宴女孩的一个反应让回神,是他啊她整个人条件制不住的颤栗,略略一反射似的绷紧身子,控到的那一刻,放松下来。

拼命的反噬着烧灼自己。陈流压抑下来的愠怒在

离开这个了一口气萧瑜送他们间,松

眼了。天知道,她刚才说那些,胆子都快提到嗓

正担心的是陈流。话,看似替其实真她那番白芷着想,

站到风口浪尖出气,不在乎自他可以为了帮白芷

出自损八百的决可她作,要尽定。劝住他别在愤怒时,做为朋友

打着为他好的旗号。所以她只拿白芷说事。可他一眼看别人更讨厌干涉他的行为,而陈流极讨厌穿,她才打怵。

极锐利的穿男人目光带着划着她那刻的透力,像刀锋一样,虚伪表皮。

并没错。对白她虽然拿分析的捏他的软肋,但颇的小心思。担心也不是他能忍着,只因假的,只是有芷的

萧瑜缓过来,守着后悔?”时,她问:“不狼狈受伤的少年

徐宴以为她后不后悔。冷笑:事儿可能会赔上前途是问他惹了这种“有什么好后悔的。”

应该很好她。但恐,为什么非要这样做?“我指的是萧瑜说:后悔伤吧,她很的。”害白芷你不?我想你们的关系怕那份信任以后都不会友,不是所有事情都一定要有结果小朋信任你,你很在乎有了。所以啊

徐宴微怔,仿久,戚然笑了下。佛过了很久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高武:登录未来一万年长月烬明方天仇林轻语官路权图花青春在你心尖上起舞神豪:从被校花嫌弃开始身价暴涨星主萧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