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看吧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多看吧小说 > 迎风咳血还能篡位成功吗 > 第157章 番外《伴月 三 》

第157章 番外《伴月 三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月华这一病,便是秦秾

眼见窗外银杏从金黄到凋零,有了些精神。到三盆,屋内她终于火盆从一盆

于青陆和乌宝而言,中事务陆和宝时常被叫去帮工——足,浪静,又不。听说大元宫便头昏脑涨了这一月,于她而言风平繁多,宫人

人手紧缺至此?”问过:“宫她曾

婢也不知怎的,南公“奴公总有急事只能我们。”

险。人。没了这二人,心腹更是只有青陆,身边便无人使唤—和亲之路,本就凶大朔,秦秾华留下的送亲的仪仗队早已返只有寥寥数人和乌宝二陪嫁宫人

也不能这么说。

壶,往她已经色大袖拖曳见底的茶盏里倒杯枸杞茶。宽敞的玄几上,飞在榻了大半了动,提起榻几上的龙暗纹熠熠生辉。对面的人动

是秾华应做的事。”“陛下不必如此,这

。”不用见:““无妨。”伏罗说你我夫妻一体,

为她端药送茶,他连早朝都想罢非秦秾华执意,免。乐而不疲。若宸宫,元皇这一月来吃住都在

的伏罗却是寡言温前散发敞之前,伏罗一名在她想起暴君伏罗的,想象中的套马汉子太两者太婚之后,她亲眼见到襟的青年,他和她的辞典里是鲜血和暴过不同,唯一能让她联掩的疤痕。虐的象征,子。,平和慵懒的闲散公过不同,在成婚他敞开的衣襟里半秦秾华看着眼

缘不而圆,边平的,那是箭伤。短而狭窄的的是砍伤,还有小是刺伤,长而浅

自然地拉拢了衣襟她的目光想象到她的在可怖的伤痕上徘徊,通过结烈的过有疤一样,不果,在程。伏罗注意视线,好像才想起胸前中追寻激

“……华说,目光却注视你别怕。”他对秦秾汉床下的地砖。着罗

武。”“秾华只觉得英

“当真?”

誉的象征。”中,对战“自然士而言,伤疤是荣“秾华也曾坐镇军是真的。”秦秾华说

身体也放松起来松了一口气,下来。他看

步走入:“陛下,皇后娘娘,该用午膳了。”,低头趋戈跨过内殿门槛南簇

伏罗淡淡:“上吧。

——”簇戈回头喊道:“进馔

了方桌座椅,满。秦秾华和刚拿起象牙箸,伏罗就她面前的釉碗端起桌色香味俱全的菜肴不一会,伏罗先后落座,秦秾华宫人就摆好

他亲自舀秦秾华面前。一碗金丝鸡汤放到

。”“这是御医开的食补方子,你尝

。”“多谢陛下

秾华端起碗吹了吹,小口喝了几口。

抬起眼,元皇正聚精会回味绵长,厚而不说,草涩。再加上——”神地看着她。秦秾华开药之气也被融合进汤口:“御厨的手艺鲜美不就是不凡,鸡的

汤更给我为醇厚味美。”的,有这份情谊在,此秦秾华说:“再加上,这是陛下亲手

别处。干咳一声伏罗像是嗓子眼里发痒似的,,眼神飘忽向

衣午歇。伏罗则在着她更陆匆匆赶回,服侍床上闭簇戈叫走的青小憩。华坐着看了会书,被南用完午膳过后,秦秾间的罗汉

尔翻身,见到罗汉床歇息,但秦秾华也请他上目光。。她心床上蜷缩的帝王,会一开始,过后,她便由他去了无愧疚,只是偶难以移开伏罗拒绝

他们的单,所以她因答案太过简不断见过很多人,欲望无比复杂,无比好猜。可唯有他,否定,不肯相信。

黑下来的眼前依然残身影。留缩着手脚的玄色秦秾华闭上眼,

盆里燃烧的火苗摇曳,起一许多。,窗外太阳已经沉了微风溜进虚室内的内殿不时响暖的空气充斥宸宫。不声噼啪,静谧而温空木窗,珐琅安静掩的镂知不觉

动弹,站在秾华醒来时,甫一床边内室只有青陆一人,她打瞌睡的青陆便醒了过来。

下呢?”青陆扶着她从床上坐起,秦秾华床,说:“陛看了眼空荡荡的罗汉

要喝水?”“紫宸殿。娘娘可议事去了

,她一边看着秦秾次也不见派人过来,外女倒多,但南华喝下叫我办事,却对她们视少了,我向总管提了几间的粗实宫公公每次都是一边抱怨:“宸么道理?”簇戈宫的宫人也太若未见。这究竟是什连忙倒了一杯水秦秾华点头后,青陆

理。”上面人的道

“啊?”

系。”秦秾华将“不懂也没关空杯子天气如何?”递给她,说:“外面

,不冷“太阳要下山了不热,很是凉爽。

“出去走走罢。”

,哭着求着也要使宫冒了出来衣裳,带着秾华换上外出的人一宸宫,那些白日里见不到人的青陆走出和她一路。

行来到临鸯池。秦秾华任他们远远跟近宸宫的鸳在身后,和青陆

从架在鸳鸯池上的拱桥毛。五彩锦鲤,便是鸳望,清澈的水最高点往下鸯绚丽的羽就像两只依偎的鸳鸯,池中游荡的

说。“可有鱼食?”秦秾华

一会,那群随行宫人说了是一粒粒的干木盒。盒子她提着裙子跑跑下拱桥,给秦秾华一什么,没青陆燥鱼食。巴掌大小的了回来,

华拈起两指鱼食洒下,色彩缤纷波阵阵。的锦鲤便围了过来,翻涌不停,水

“公主……娘娘真陆痴痴地看。”青看。

微笑。边漾起一丝秦秾华头也不抬,唇

?”“好看有什么用啊

会这么喜爱娘娘啊。陛下“娘娘好看,

“……傻姑娘。”

青陆不服气道:“我虽然没有娘娘聪明,但我也不傻。

青陆哎呀一声金色从眼前飞快没,片刻便消失不见。,急尾,层层浪花将凤钗淹,凤钗却已落进了池中,锦鲤甩掉落,身旁的手去秦秾华刚要说话,一

青陆面露急色,!娘转身对桥下候立的过来帮娘娘捞钗子宫人喊道:“你们快“这……”娘的凤钗落下去了!

秦秾华有制止。欲言又是没止,最后还

三的宫二连一只金色的凤钗。一时间,池中闹入水深开,锦鲤逃窜,接池子,只为过腰的人跳下池塘,反复潜

插上的……啊……那是娘“怎么办嫁前,陛下亲自给娘娘娘的嫁妆,出

凤钗始终找不上来,青陆着急,她身旁的秦秾华却无动于衷。

太阳已经落下,天色转催促暗,秦秾华开口了。青陆凤钗更是难上加难。想要找到大声桥下宫人找寻时,

便算了。”“都停下罢,找不到,

“公主——”青陆急道。

秦秾华率先走下了拱桥

没办法,只能看向底下待命的宫人们,得你们受青陆苦,算了!”无奈了算了!娘娘心善,看不道:“算

的凉月云后将出踏着清冷月光,衣袂未出的月亮就像她飘拂,所见秦秾华走在御道在大朔宫廷里最后一见到上,之人无不向她屈膝行礼

里藏起的毒药,一用凤钗演示凤钗用法那时,演示如何秦曜安亲自向击致命。

亲。和亲,并非和

是一场千里迢迢的刺杀。

生命,为大朔清除自己残留无多她肩负的最后使命,是用一名未来劲敌。

上凤钗,在她面前双膝秦曜安亲自为她戴,郑重道:

“阿姊,大朔的国运,便交付给你了

日月什么样,,但大朔的回想起那一日,依她竟然已经有些记不清了然历历在

趁着无人在旁,她翻涌,压抑地咳了下。她竭力咽咳,一股血腥之气往上

定然不会再像今生一般,若是重来一次,她这一生,太累急于求成。但事没有了重来的机会。,太长。螳螂无法无法移挡车,愚公也此,她已已至

看着尽头转脚步,出的龙舆。停下

下来,一身玄衣礼,轻声道:“见过陛的帝王下舆,快步向她华屈走来。秦秾膝行下。”龙舆很快停了

”伏罗声音急促,目光往她身后望去。“你怎一个人在外?

力追来。,青陆远处提着裙子奋

华叫青陆找钗子,这才“陛下勿怪,是秾了些时间。”

“什么钗子?”

请罪,得伏罗点头娘的陪嫁连忙向伏罗行大礼子。”来,替秦秾华,她站了起说:“是娘到,青陆这时赶

伏罗看向她头直戴在头上的那上云鬓:“可是你一钗?”

华有些秦秾意外。

“正是

回屋罢。”风大,陛下也早些向他再行一话。秦秾伏罗没再说回殿喝药了,外边礼,说:“秾华该

身而过。她低下头,和他擦

目光如影随形,背上的她没回头。

低头说。“……陛下?”南簇戈

罗收回目光,后在哪儿掉的钗子?”说:“

……

上放着一本大朔带来的野已深,秦秾华沐浴快凉的药。一碗已,榻几夜色更衣后坐史观看在罗汉床上,拿出

访的药碗,生按时吃青陆走进内是。”殿,见到原样药,非要奴婢盯着娘,你又不气道:“娘你才

光仍看着手中书卷:“迟一会不妨事。”秦秾华的目

赶紧喝了,夜里才妨事!娘娘“早一会也不。”快来,趁没凉能睡得安稳

,连哄带劝地让她喝下边试温的手青陆收回碗

,用清回到床上。水漱口后秦秾华喝完,任青陆搀扶自己一碗苦药

“今夜陛下怎么还”青陆自言自语道不来。

守空房才是常态。”:“于皇后而言,独秦秾华说

的皇后,陛下要—”娘却不对娘青陆看她一眼:“娘娘是娶了娘是一般娘好,那真是—

“谨言慎行。”

,说:“既然陛下今夜话,帮她除了外边青陆咽夜,娘娘有事叫我。盖好被子不来,奴婢就在屋里守的衣物,下后面的

“知道了。”

帘。华却辗转反侧。喉中不床都会映入眼眠。每次翻身,空夜里还是两个人,秦无一人的罗汉力咽下,不敢入时有腥热涌上,

她起意。青陆,走出内殿,推门而出。没有惊动熟睡的身下床,披上外折腾许久后,仍无睡

中之人不期澈如洗,同院院外清净,月光清。她站在檐下相遇。

伏罗没有料到她忽然开门,刹住徘徊遥对望。的步伐,和她遥

样,他的脚下,有一条蜿蜒的水迹。像他疤一口起伏的伤所见的画面为她勾勒出没有亲眼

风起,他湿透的大袖发出沉重风声

冷淡的光泽,,他眼中晶金线更亮石般剔透水光浸润下,玄色更深也在月色下更为醒目。

陛下?”为何徘徊不入

”他握紧了手中凤道:“我以为你睡了。“我……钗,斟词酌句,慢慢

驱直入“我睡。”她说:“连下都了,陛下也可长是陛下的,何况区区一座宫殿?

垂在袖中的他没说话,抬起手,向她慢慢摊开。

一抹金光,在如水的月光下闪耀

“我找到了。”

他说。

秦秾华沉默许久。在等着。温顺的模样不同。他安静地看着,和传言说的人屠截漫长的沉默里,

她终于开口

到此般地步?”,龙体贵重,为何要做为一国之君“陛下身

“……“……”

下厚爱,秾华无“承蒙陛以为报,若陛下有何心意,秾华也想为其尽一份力。”

蛊惑,想要让他露出和她耐心诱导,温柔他人野心和欲望异的

他的眼中果然动摇

“陛下有何心愿,但说无妨。秾华必当竭尽全力。”

伏罗的目光对上她的双眼,坚定不移,一往无前。

他终于开口

我想看笑。”

“……什么?”

我笑。”他顿了顿,疑:“……因她的惊愕而迟可以么?”“我想看你笑,对

此而已?”“仅

“今夜,仅此而已。”

她凝视真意。他的双眼,确认其中

许久后,她扬起了唇角

华光。风袅袅,风声潇潇

天地失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