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看吧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多看吧小说 > 宅斗之玉面玲珑 > 第一百零一章 杀心 二

第一百零一章 杀心 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身一时的恐惧真话来得!如今已过十看书窝】”世不明的苦楚,害表舅逸,弘安脚下,重重地,想要保全自身,才颤声道:“都仍是重重地叩了头,方致令大爷饱受身回答,只含泪膝行至柯了几个响头,又转向贺雪真先没有是因为贱不算迟。【爷深受其累年有余,只希望贱身的

柯菱芷抚着心远二人,齿冷性的事来!做出毒杀结发之妻这样柯弘安早在灭绝人闻她下毒一事时,便忍不是心寒难禁胸,哭倒在冯淮怀中。道:“要有多狠心眼盯着苗夫人和柯怀,只拉着夫君的手,冷集的泪水,容迎初亦无情,才能住流下了痛恨交

柯怀远怒是你信口目瞪着雪真:“这一切都雌黄,无凭无据!”

祖,诚诚恳恳道:我娘一有二叔和婶娘是知道内,我之以能把雪真请到这里道情的,到了这个时除了雪真向柯怀个公道罢!”候,说出实话,还及好好谢您,都是求你们出真相因为,还弘安咽了咽,心筹谋。当年的事,“二叔,弘安还没来得弘安二叔您的苦

摇头苦笑太见状,本欲我这个老糊!”终是朝两位柯怀又红了眼睛,什么,却在开口之前无方,才闹出这起子乱夫人相视了一眼,略略有点迟疑。柯老太不幸,原老太爷祖和陶道:“家门涂教子

弟二人跟前。约而同地一起跪倒在了老祖宗柯怀远和柯怀祖兄闻言,不

道:“是孩儿不没能把当年的事安置妥娘操心。孝,才会再生事端,让当,柯怀远

兄长,笑意凄凉缓声道:“此次怀不止朝座上的母亲柯怀祖今日,仍是忘不掉。一丝决然,祖的所言所行,都让娘伤心了磕了头,待直起,伤心的人身子时,目中带上了声不啃地。可是在八年前,“那日弟弟便沉如水,一娘一个。”他转首看着寒透了心,到了今时

陶夫人知意地在言,看望过灯枯,精神见的!没想我才要先大也不然伸手一口气罢了。我全无,只剩下袖,含含糊糊没了主意曾答应,可怜走的时候,勾住了我的衣前的一日,我曾去。”有毒!我一下被下,道:“雪真并无虚在旁嫂突回来告诉了老爷先大嫂确是气也唤了她好半日,她油尽,便听错,地说,救救她,药里凑近问她,唬住了,也不知是不是她多艰难才又吐出她,那时她直如丈夫身侧跪有毒!我一时慌得死的!在先大嫂去被毒害致句话,果然说的是药中

柯弘安一把揪住了亲的手:“你为这般狠心?”

怀远整只怔怔地跪在个儿像失了魂一样,原地。

一样狠心,我也有亲,无论敬爱的亲哥哥,你是做弟大嫂。因“大哥,我曾与你我娘子我的至以免日听到的这些话嫂,而是告诉你所做的,并非是救先大后惹出祸端……”,让你小心行事,莫要落下什么把柄怀祖冷冷一笑,道:负于先发生什么事,你是对还最为弟的,也应该维护你为在莹告诉我此事。你是我的大哥,是我后,我是错,我这个

道:“不管娘怎么样…只觉心如撕裂…你怎柯弘安泪如泉涌,是最最重要的人心里,你一直忆起母亲逝世般地痛。柯菱芷涕泗毒手……在娘么可以下此!”横流,冲的凄惨情状,到父亲跟前,哭着

事,可是我视我为心腹心以为要替大得留京中任官,没有想到,哥隐瞒此哥满口答应会我千盼万盼,盼来的却今细细想来,也合身,我的好大我更敬大了一口冷气,道:“如柯怀想,打点,谋求宜州我上下祖倒抽感念大哥待弟弟的一片心!不曾哥眷护,每日都在心内竟然从此上任的文书!”我的报应,我满大患!当年我进士出大哥该是是一纸

垂下头,眼泪意内竟慢慢地蕴上了一丝柯怀远

悔于他们处心积虑想表舅爷私通诞苗夫人良久,忽而重病,与我们无关!”是死于死的,她是因为与是假说的全是一开口道:“老爷,他心,郁结成病,她的,二叔说的也脸色青白一片,静默姊不是被毒杀至是假要对付我们,雪真说的!这是下孽种,愧的!大派胡言

我还有你这位苗家的爱鉴,除了先任夫沉淀了下来,终是成为庞上起头来,惨白如纸的脸。他握一握拳,言辞表妹呵。清晰道:“表妹夫人,目内的神绪渐次坚定于心的一个决定僵冷的沉郁,人,他静静地注视着苗满是贺逸慢慢抬

过脸来,目光凌厉向他。地瞪人错愕地苗夫

……”贺逸深表妹。但你的。”自我之写给先任“那些信……是出吸一口人,而是写给气,续道,“并非是手没错

苗夫人恼羞成:“你胡说八道!

地在妻子和贺逸二人身上来回逡远疑巡不止。窦顿生,眼光如箭柯怀

再为你顾念太不必开始我对先任夫人多。当年,我就知道,道:“从贺逸凄冷一笑你念出这些对你才是只有兄妹之情…”

打断他,“你以你住口!”苗夫人厉声大姊的清白么?这都是你为你这样说就能证安诡计!”和弘

。”相公究竟争论,要想知滴血验亲。”:“大太太和面上掠当的法子她目光沉静地从众人柯家血脉,我倒是有一个直截了表舅爷都不必再过,缓缓吐出四字,“了一步,镇声道容迎初往是不是

在我们的心中。”的猜疑之色,道:“早柯怀远略一敛与弘安便曾下眼中,结果早滴血验亲在九年前,我

九年前的疑问在九年前得到答案,九年后的个不定的是无济于事,不如来一个痛快。,这样说下去只因疑问却仍待解开。今日结果纷争迎初从容一笑,道:“

柯弘安颔首道:“迎,当着所有人的面再验一次,若我当初说的是是爹的亲真不儿,我必会马上离开柯府。”

一句,与其多费韦宛秋施施也是要说这然从座上站起来,婉血验亲呢!”唇舌,不如还是滴声道:“本来我

说的去做罢!”他们柯老太太想了一想远道:“便依了,对柯怀

毕竟事关柯家的颜面儿的每一色古纹双蝶云样心,为避嫌疑“慢着,且听个人都是利益相关者的广袖,悠然道,还是该交由与此事最事都会让人不放谁去准备滴血验亲的可赞同?”宛秋的一个主意。滴不相干的人去办才妥,而在这事关柯家的家业归属血验亲此事,任凭,事关相公的去留,也韦宛秋拂了一下月华当。你们

妥当谁才是最的人?”容迎初似笑非笑道:“然则妹妹觉得

为大老爷和朝众人欠一欠身,道亲的清水罢。”秋白款款站起来,秋白粗笨,便安大爷备下滴血验是各位主子不嫌:“若由秋白来

水。朝秋白递了一韦宛秋侧过脸,悄悄眼神,秋白心神会,随着秦妈妈她们一同出了厅堂去取

,来到了柯怀远和柯弘安二人跟前。来了夫,秋白便端取出一钵不消一盏茶的工清水,秦妈妈则将银针

妈一针刺下指尖弘安,终是半带犹豫心房之内,击起的紧张瞥了苗夫人一眼,又的千潮万浪落水中的声响。柯弘安凝妈妈刺穿手指,此刻厅堂内诸人似是滴落了有心地伸出手,由秦妈冷冷底有浓重人的”一神上前,同由秦皆屏息静气,,只听微闷的“嗵看向柯意绪如同是的犹疑之色,柯怀远眼声,鲜血滴入了水中。竟可听到血滴不定起伏

弘安荡漾,两抹鲜血分别等了半晌,始水中化散开来,却始终相互排斥,并柯怀祖柯怀远和苗夫人、柯波微微和容迎初以及韦宛秋终无法相融。旁,只见钵内水妇数人都围拢在了水钵

能!”弘安变,惊声道:和容迎初脸色大“不可

一下变得全无血色,双道:“我说过无需再验……”脚浮软地往后退了数步,喃喃柯怀远整张脸

事实。弛下来,冷笑着对柯弘安道:“不是就不是,容却再多说再多都不会改变夫人原本僵冷如霜的面在这一刻彻底松

血,摇头道:“不哥不会不是爹的……”,不,大柯菱芷不可置信地盯着钵中两滴不能相融的鲜亲儿,不会

,这可怎生是好!”不幸!“果真是家门弘安并非咱们柯家血脉位长辈亦惊疑莫定地站沉声道:了起来,柯仲主位上的几贤用力地柱着拐杖

果我不相信“九年前的那个柯老结果,我同样是后的这个太太咳嗽了几声,道:能相信!”,九年

目含讥诮地看了一人罢了。”韦宛秋“老太太您眼柯老太太,莲,此处不留人如归去声道们苦苦纠缠?不不能相信,不过,何必与他是自欺欺身侧,柔:“相公步姗姗地走到柯弘安

柯弘安脸上的惊诧字,还褪开来,眉心意慢慢地消,这四上一丝嘲讽:“不如归是由我赠你罢。”

眉,掩唇低低一笑。容迎初舒

。”便听身后传来血,知道为何大老爷和安融吗?那加了清油,若水中也是不能相融的有清油,大爷的血不能相秋白清越的声音:“是因为水中韦宛秋一即使是亲生父子的尚未解其意,

,全文字无错首-,您的最佳选择!发小说,看书窝看无广告

手机请访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