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看吧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多看吧小说 > 宅斗之玉面玲珑 > 第九十八章 人证

第九十八章 人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当着雪文网】子安心。【飞速在主子的脚下,泣告自至傍晚时分,她照旧前容貌,以使主候主子用膳,去伺谅,更愿用剪子自己的过错,祈求主子的卉的面跪

了我的地方。?说任夫人面完了便下去罢,你要割自己的脸,子里割去,不要弄脏就回你屋地看着她半晌,木然道“你无表情说完了么

真泣不得法子,子这可算是是跪得久了,双腿会儿,放过自己了,约地音隐隐约只能先退了出去。因自里内传了出停歇了一主子的声来:“为何她还活着?软,一时便在门外成声,也不知主

狠狠地打了个寒战

…雪卉愚钝!”着她把点心吃下…亲眼看一时大太太恕罪!雪卉意,没

第二次!”存了异心,万万不能留子的声音从来不知道主跟前求饶了!她逃得过一次,“……她没有吃下点逃过原来是这般阴冷无情,道点想必是已经知“此人已经心,又心里有毒。”断不能再让她巴巴地来到我

蹑脚地离开了主子的在了地上,失声她方心,她紧捂着自己几痛哭。院落。待得远离了主子的所在,死亡的恐惧瞬间便包欲惊哭出声的嘴巴,蹑手整个儿瘫软她一身一围了

翌日晌午,大老爷柯带到了明昭苑中。怀远果然让人把自己

地为他沏一壶好细心周到柯怀远端坐在书桌前,苗姨娘侍立在侧,茶。

铁青,肃然发问。“你可还记得柯怀远脸色府,去见的什么人?”,过年前太太有一次离

神,道:“太太来,了。不要外出,可旁,出来的人是…我清清楚楚看到,迎中,一定要只带了我她执意要去。我在今日老爷不在府去见一见他。她敛一敛心下意识地顿住好,天太太身子很不…”说到此处,是在腊月二十那日一人随侍府的。那太太为避人耳目,茶肆外,听到太太说,趁又降雪,我们都劝她。一路到了城西的

,紧紧盯着她。怀远眉头皱成香气四溢的茶盅放到他急迫的意味。地抬眸面前,不经意瞬的目光中分明带着瞄了她一眼,那一苗姨娘把了川字

太太的人是贺不让我随她进内。外头,颤声她狠一续道:“出表少爷。太心,太一见他,便让我候在来接

生的安她半。这样的争斗与一生,也毁尽了端,便成了一发不可收稳,从此长伴她的,的追悔与痛疚!谎言一旦开了拾的争斗与纠缠纠缠,毁尽了任夫人的便是无休无止

受来。之时,她再忍当雪真道出了最后一,敲出不同的感在有心人的心堂中,一下一下地撞击个字房之上哑的哭声幽幽不住悲泣出声,低浅浅地回荡在偌大厅

是任氏的陪嫁丫头记得你,你地从座上时候的人正是柯到雪菱柔,她喷人?”静:“你胡说!你好人,跟任氏不一站起,一个箭步冲满脸愤恨一个尖利的女声打破了这些都不真的!”说话人呢!如今你竟然含血总跟我说,你送一送你,好歹帮你找是个说的,我娘真跟落脚,说要让人,小的这片让人窒息的死前,“我样。后来你走了,娘还说心你孤身在外不知往哪

没想到,你竟然会说出这些话苗夫人如蒙受了极大望而哀伤地落定在来。”的打击,目光失满心的欢喜我看到你回来,原是,可是雪真身上,慢慢道:“

柯弘安上前说的是实话。”跟前在雪真旁边一推,护把柯菱柔往道:“我相信她

容迎初随后道:“我也相信。”

:“到了这个时候,雪真没有必要。”撒谎身旁,的手来到大恨恨地瞪着苗夫人道柯菱芷拉着冯淮

安直勾勾地注视着:“爹,你柯弘相不相容色僵冷的父亲,信?”

,而把她找回来的人姊,她回答老们为你们,了什么而唆使如今她竟说由我指使!”她自发说我并没有找雪真让她出来的!得而知复杂。在他出言柯怀远眼睑:“当年深沉陷大前,苗夫人便道是弘安抬了一抬,神色更为雪真撒谎,这个我不爷的每一句话,都是

人,我娘是坏人吗芷道:“我?你们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凭什么这你们知道吗?你们以眼睛,指着柯弘安和为你们的娘就是大任氏多少折磨,般对待我娘?”娘受柯菱柔急红了柯菱

事,为何到去已有十年,了十年后又有新的在座上的柯弘昕定一定凿凿的说法了?”神,亦道:“此事过十年前还是言之

相公说的是信一家之言。”,不可只听忧心忡忡道:,事关重大如南

回头看向苗夫那般的境地人,“可即其至于,难止哭泣,一姑姑,更“我相信姑姑说的是真相,也说出了先任夫今清晰地面对一道:便先任夫人有何激动所说的一切,并没有全因她所说的对相公妥……”她成言。容迎初掏出不该连累无辜。”人一些事上的不时竟无以是莫,她说的真出了大太太当年唆使她,并非偏袒任何一方手帕为她直不敢面对的旧事,对不是,也不至过往的这些事对雪真的伤痕,如她已要将大的考验,此时她有利,而是因为可磨灭来说是一道不拭泪,一面温言

,轮不到你:“这件事苗夫人冷冷瞅话。”着容迎初

的是……我说的,都是你太可真抽泣着道,透过,“是我太天真,以然会说安是任夫人怕了!”为你只不过是要教训“……安大奶一下任夫人,我与贺表少爷的……眼泪雾望向苗夫人真话。”雪没想到……没想到你

柯怀了头。远听到此处,眉心猛地一垂下跳,无声地

柯怀祖和等变故,只冷太爷越发心焦了,想到眼旁观人二人都不曾柯仲保皱眉问道:“怀远,当年的事究竟是怎么回二位老竟会有这着这一幕。倒是事?”陶夫

“老爷,那事,既然他们非必着急证如山,不仅止雪真也不是只你都看得分明。”个明明白白也就让大家知道的证人并苗夫人道:“叔公不听一面之辞的人,要提起当年的丑事,我一人,你!”她转向柯怀远

一番,可没想到那些人找来,再好好对质,我就想着要出来得急病恐怕及你半分!早在十年前走了之,要么是传,道:“是了,证人是,你果然是个妥当人儿!把这些所谓的证人也是无人能柯老太太冷笑一声死了不止雪真一人么是一,要数干净利落

“老太太原来去找过那些人么何会言,既然如!”得力罢!那然然地生活在不着?定是办事的人不不可对人大家都想知道把那两位嫂子找来便是!碧春事无夫人惊奇地看着老祖好的,现下是安安?如真相,那我就让人两位嫂子好京城里呢

由自主向贺不曾面容上均有意想不到的,必是远逸看去,彼。一直以来都以为竟会藏身柯弘安不料到乡,从来于京惊异之色那两人若非返回了邺州城之内。走了他

成竹的模样。家的们去为几位耆出去老换上热茶,请来,又吩咐下人周元不忙地命苗夫人不一副胸有把人

你说乱语!”面上事,在这里好好想想当年发生的胡言柯菱芷忿怨地瞪着她竟孰是孰非,休得跟前带着挑衅,来到姐姐,柯菱柔“我跟过的,让你去

的妹的,大太太这里的人不是还没来么,一切都们这些小辈能断言冯淮子又怎知孰是孰非呢?们的是非黑白,并非我妹罢?见过小姨子了。镇声对柯菱柔道:“这请恕我多言,长辈未曾定论,小姨把柯菱芷拉到了身后,位想必是芷儿

脸色顿时羞得紫涨,唇啃不得一声柯菱柔淮半晌,咬着下愣地瞪着冯

夫,周元家的领着两名人。来的陈嫂子和张人正是当年前转头看去,来苗夫人嫂子二不消一柱香的工半老妇人进入了厅堂,柯怀远和

可曾见过这两个柯弘安不等苗夫人人?”说话,径自问雪真道:“你在邺州时,

头。勉强点了点个妇人一番,眉心一蹙难地朝柯弘安看真细细打量了那两去,不愿承,略带为认似地

乡呢,自然是认得,大可直接问她们二想要知道什么的。那苗夫人自若一笑来历可算你们:“你们可都是同敢情好,两位嫂子人。”是明明白白的了,

嫂子?”谁是陈嫂子,谁是张柯老太太着,道:目光“来历明白么?不知在这二人面上盘旋

。柯过去我似乎听闻你夫家,当真么?”敬地自报了家门道:“二人恭恭是庄稼人老太太盯着那陈嫂子问

当日曾说过陈嫂子的的虚实。,事初此时听她如此发问,全无了。柯弘安和容迎老祖宗心知这是意在一探对方便踪影丈夫是个货发后夫妻二人

只听那陈嫂子谦拂,便也时常得要出远门,我生怕代以买卖营生,到我外跟随在侧。”子这一代贱身夫家世家并非话,贱身夫庄稼人,他一人在外无人照卑道:“回老太太的亦是如此。因我外子做买卖,少不

柯弘安怀疑地看着她:君出远门,为何会知道我娘的事?”你既然总随夫

我们的。”。这个任二姑娘身边姑娘尤其喜欢我的我帮着绣荷包香囊算是能拿得出,总差这些。我外子早年并不的几位姑当差,当年我们二人的嫂子都有亲人在任府手,多出远门,所以对任二姑娘出阁前陈嫂子看了苗府去的事,还是略知一二的帮衬着做点针线上的活娘都是知道的,人让人一眼,道:“我和张因为任二绣活还绣活亲人便总让我们到

了她一满嘴的任得一个劲地掌自己下,啐道:“老糊涂娘,嫂子忙用手肘碰一旁的张!”陈嫂子遂慌现下该称呼先任夫人嘴巴。二姑了,还

柯弘安再问可是真的?”雪真道:“她说的

:“都是真的。”雪真皱着眉头,轻轻道

-,您的无错首发小说选择!最佳,看书窝网看无广告,全文字

手机请访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