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看吧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多看吧小说 > 宅斗之玉面玲珑 > 第九十五章 雾里看花

第九十五章 雾里看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样大意,这些难游移的神秋白道不是秘密么?有留神,二太太怎会这了位,吃惊地瞪着他真的么?当日我并没道:“思一下归

才会把它们烧成了灰,变成了我手心这都是秘密里的字。【看书窝网】道:“是,看了她好一会儿,所以弘轩静静的

的善心吧?不知是什太太这样宅心仁厚,还秋白强自一笑长年累月行说的祁县客人几,思绪仍旧停留在他字上,“二把接济的账目给记么人,能有这样的福气?下了,想必是

微一黯,自,吩咐车夫道:“面的小路过去,在那儿的遥月茶楼前停他眼光微从前下。”顾掀开了车帘子

么了?这是怎白闻言,奇道:“

“路途长着正是晌午了,时,咱们先用过呢,我不想你太劳累午饭再赶路罢。”

上的雅座后,柯弘轩为她夹了糕,。秋白跟随柯待伙车过道:“你说过你爱吃这弘轩不多时便停了下来计送来了茶水和吃食白糖桂花里坐下。进了茶个。”楼,到楼一块

了,不知为何二太太“我并不饿。”她进食:会想在候把客人接来?按捺不住追问他道,个时“年已经过秋白无意

“我还记得不一定能看得到。那时我并,我总算是明白了一口,透过气看她迫切的脸庞柯弘轩捧茶呷绕的定是真,真的并不明白,可到了今日所问道:。”,眼见的并不一,答非你曾经说过

怔,面露秋白怔了迷茫。

“你着她,“可是我多心了?我信。我以为,衷的。”他凝视你是有苦说你不能与我一起,是因为无法仔细想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我里的人,我一直不相有隐情?”发觉,你背后似乎是忘记心

心,我背后的隐情你一个完整的我便是我不能给所以……强自镇定道:“是,不能给我我想要的,,而我是个贪心的人,你也秋白心下一慌,只你没有多

过欢喜的日子。明知是这样的为何在那个时候,你们的。”他笑意苦涩,“一开始的时候,你并路不好走。们有没有顾虑你的道,我不完整?你分

去是“我说过,过我在欺骗自己……”

不惜骗过自己,就是,可是你仍旧强迫自正如今日一样屈了。”然,声音事情?”他颓探知你想探知的白,你与我同行,秋为了跟我到祁县中有一丝灰心与伤痛,“你那样受委,你去,不想与我在一起

许可以改变是真的想着,这秋白心酸不已,“我没有完全骗你,我一些事。你何必这般疑心我?”行,或次与你出

面对他一时竟不知如何自禁地别开了脸,弘轩牢牢看着她,似来的洞若观火的伪装里看穿乎想从她如其的心思,她情不

不曾听见远不会“罢了,罢了你,我是永“倘若,我没有问。秋知道。”他怅然叹息,过罢。”白,这些话你都当作

吗?”们就不要提过去了,好来了,咱白极力挤出笑容来:“希望你不要多样。既然出想,我并非你猜测的

初道:“我他听她这么一说,神渐次冷静下来,压点心,及早上路罢一压下堆积在胸臆间。半晌,他方那逝去凄怆,平静如地攥着茶杯,如同握紧色益发灰败。他手紧紧晓得了。我再不疑你。赶紧吃了这。”无望的心意

雅座。,便起身匆匆离开了么,道:“我出门前给。他略吃了几口只是浅尝,你等着我。”语毕下去给你取了来辄止你准备了一份小礼,我白心中不安,,忽而想了什

阻拦,只眼睁睁地看着些事般走开,她不然而生一股空,他这越往深里想越觉得惶然消失了。不觉油感觉,似乎有一,已从自己的视线里落落一去不复返了。每一句话,正咀嚼着他说的她心里然在这时

整颗心沉甸甸他脚步他不自觉匆匆下了楼阁,地望向楼上。她仍然所在的地方。的,行至楼下时,停下,回头不舍

请到了韦府去。就在昨日,小嫂韦宛秋把他

正言顺地嫁予你了,却又紫檀桌沿,“”韦宛秋纤长推三她可以名如今了你。可愿意得奇怪么?”换庚帖,这是什当初她与容氏与你交阻四的,你不觉“秋白一直不的玉指一下一下地叩着么?反目,看似是为么缘故,你晓得

寒。的所言所他脑中翻来覆去地回行,荡着秋白前后不一深想,越觉心越往

,还得靠你。韦宛秋将正的答案跟前滴水不漏,要,并不你不知她心中所想生枝。她在我我与你们二房联手想知道真我也不知。跟前:“正如一小方纸包挪至他想节外

是……”他诧异道:“这个

出半个时辰便会心悸她若是而亡,也不必手下留情“如果她并无异心,那。这里面凉,透信她。倘若你落。”然无恙地回来,我便会着一丝肃杀之自然是皆大欢干净利,咱们还是是奇药,服下的人,不可以继续联姻之事,的人,我们气阴能从你那里安意,“她若是出卖我们……”她语发觉她有异

言犹在耳。

着下唇,用力地着纸包的袖子,的痛他手颤抖着摸了一摸藏楚。麻木心头仿佛想用这样尖锐的疼痛来

地坐在原处,一直到温热的茶水变凉。楼阁上,秋白安安静静

回来也没有

他让我把姑娘送上来寻她,道:“轩六爷已经另雇马车走了,不知过了多久,车夫回柯府去。”

起来,朝车夫点一点头想象中快而已。个结果意外么?并整颗心仿佛沉沉地坠落了下去,直至冰冷的谷底。她缓缓站了。这,只是来得比

奴才转,那车夫又道:“轩告姑娘。”六爷有一句话,让才迈出一步

秋白这外,“什么?”才感觉到了意

“轩六爷说:无论是哪一位,都非我所愿。”安大爷问我,我的回

涡旁,逐渐淌在笑举手掩住了半张脸打湿了地一滴一滴得满脸通红,她,蜿蜒流,却仍旧笑个不停,连白闻言,不可自抑地泪珠也笑落了下来笑了起来,直笑掌心。

*************

,丝毫没有从远门,地辗过石板道急迫,一如车中车匀速直入朝阳北城着马儿,轱辘四平八稳方赶路返回人此时笃定的胸车夫不疾不徐地驱赶怀时至五日后,一辆马的匆忙

相似的平稳之势逐渐逼近前忽而,来。从前方大街拐角处又出现了一辆马车,

在相隔一丈之距时,不约而同地了一会儿,作道:“有劳你们往后退!”两辆马车终于行进,无相让之意,车夫一点,先却见对面的马车并势继续向的马车停停了下来,彼此遥相去,劳驾了让咱们过阻隔。从城外进不由着急了,高声

我做哥哥的前来迎接车纹丝只见对面的马里迢迢从外归来,子从车里跃了下来,大的车前,扬声道:“未动,却有人掀了帘六弟,也是应当!”步流星地来到了他们

愕,看去,长兄柯弘安果见站在车前的人正是!他心头一沉,却不下车厢里的柯弘轩闻声,整个儿一挑帘往外哥怎的竟来了车,只道:“?弘轩不敢当!

:“六弟奔波多时,着实辛苦!为兄为你设下了洗尘柯弘安微笑道快随我的车同去罢!”宴,

神来来意不明的长,思疑地看着不便跟大哥前去了。”好意,弘轩还有急事赶弘轩愣了一阵才回过府里料理,恐怕兄,道:“多谢大哥

然会明白过来。”柯弘安负手踱了两步,仅为你含笑道一个地方去!你只:“实不相瞒,我不设下了洗尘宴,还想带你到要跟我去了,自

如我回头再来拜见这个时候爹该是柯弘轩却不为所动,淡淡道做弟弟的汗颜。但盛情,让我这个:“大哥大哥?在府里等着我呢,不

亲娘,在昨夜里一顿好打,好歹也是瞧你的啧”,当着下人的生母,竟半点情面也不你是应该六弟你的受了多大因为茶水烫了一点先回去瞧一瞧,瞧几声,故作痛。”惜道,“不过是的委屈。”柯弘安“啧“不妨事。

柯弘轩脸那请大哥让一让道,我得即刻回去!”急道:“色一变,

续你受欺压。”事回来,回去以后,不只管回去罢,你千辛万继续她的吞声忍气,能如何呢?说来你也安气定神闲道你除了心疼你的娘,还”柯弘不过是替人作嫁而已苦替他们办完了差,“可怜的是周姨,继,她还是难逃遭的老实本分,周姨娘也管你如何勤勉忠心

柯弘轩面上阴晴不:“大哥你究竟想怎样定,道?”

柯弘安作了个上,与我同去,我自六弟移步到我车会向六弟指一条明路。”势:“请

若此番不依柯弘轩心下又府的,他犹豫良下了车,转到了柯惊又是疑,知不去柯久,终是不情不愿地了长兄,一时也是回弘安的车上。

了城街,可闻周安当即命车夫往临安行了约摸一柱香的工夫弟弟道:“弘轩,你大街而去。车来瞧瞧!”掀起车窗纱帘,唤繁华之声。柯弘安遭车马人潮的鼎盛,便进自上了车,柯弘

盛的城西街市之中,繁华非常。旁危,沿街一溜铺店堂柯弘轩循着肆鳞次栉,只见此处正是人烟阜高百尺,。大街上人来人往,客翘翅飞檐插天似云来,两长兄的视线看去

城东的更柯弘轩眼观此盛子房舍,一带的铺都属柯家名下。你看这儿是不是比听柯弘安道:“这华之景,正自疑惑,便热闹些?”

我虽并不知租子的事,也知点头,奇道:点了铺子如何会是柯家所。”轩迟疑着属的?“这些这些年帮着二哥打柯弘这些个账目,可家名下的铺子多在城东

:“到柯家祖茔附近这些年“城东的铺子房舍是家的老产业了,而临安不得知晓,是因为年才陆续新置的产业。”柯弘安置下的。你之所以街这一带,是早些来都由大太太掌说完后,吩咐车夫道管这些去。”

度,约一个时辰后马车加快了前行的就到达了柯家祖茔

去,只见此处地势平坦亩之中感受到了这连绵柯弘安引着柯阔,土质尤其肥沃。他,田块完这一次他们都下了车,勃勃生机。弘轩往地亩的方向走们兄弟二人迎风,仿佛已整而开立在地的

这里放眼可庄园林场,都属柯家苗,道:“除了见的地亩发的禾所有。”柯弘安蹲下抚着入春初外,还有三里外的

般蔚为壮观的平坝大均是小范围柯弘轩过去到各佃户处地亩,不由为之咋监割收租子,所见的的一亩三分地,此还是头一次看到这舌,惊叹连连。

掌管的,你心比起二里,再有东郊和老产业,泥土:“除了祖茔这拍沾染在手中的前年才置下的,比临安柯弘安站起身来,拍一西郊的房舍和铺子,是大街是稍次一些,可里有数就好。”咱们便不过去了还是要阜盛许多。

平下了心头您这是……”柯弘轩好不容易,看向长兄道:“的惊讶

一拍弟弟的肩膀深长,抬手拍了走道:,转身便往回柯弘“咱安神情意味们走罢!”

一时也不敢多问。葫芦里究竟卖的轩纵然是满腹疑惑,皆因不知长兄什么药,柯弘

择!书窝网-,您的最佳选看无广告,全文字无错首发小说,

手机请访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