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看吧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多看吧小说 > 宅斗之玉面玲珑 > 第九十四章 机缘

第九十四章 机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去,本就是阖府皆于祁县一事,二太福气,我便记起这柯弘安语气如同谈及一宗来。”的。【..】至听到了。现下迎初说起过么?事:“二弟曾与娘到宜州那时我也在旁,正好你们有逢凶化吉的那年回来不是跟祖母提一件再平常不过的

路上都顺遂,不江河,的险境仍止不住惊我和娘何曾遇到过这种一时也慌得没了主然就发了洪涝心:“说来弘山亦不疑有他,水不仅淹了去娘的避身之所了神无主!”,更是被唬得六那小县周边临近那一次确天就变了,到曾想在接近祁县地界在降雨,突得祁县内,意,眼见那洪水,想起当年也是,是上游的县城也天灾之险?路,还把我们困住越发高涨起来,都快要淹至我和不知不死。我和娘一竟是暴雨连连,是称得上大难

入神,不禁急问道如何脱了险呢?”马灵语听得:“那你们又

,我和娘的心都悬木筏,迎着时候,洪自是水翻了一个浪头和娘正着急划着木筏过来,我得不行,忽打在那木筏上浪头往我们这边赶紧向那人扬手求救。说来好险,把我们给救下了!”亏得在那个在了嗓子眼上,过来,人仍旧稳稳地把着地远远看到有人“我

般大义,实在难菩萨!你们不过是素未个不顾自身安危救下你是位活容迎初惊得掩嘴,连有造化的“你和婶娘果真是声念了几句佛,道:的人,真真人!那得。”的外乡人,他也能这谋面

是先伯娘的贴身大咱们的熟人,原失言,尴尬地止住柯弘山脱口不觉自悔位善人竟是环雪真……”言及此处,他道:“说来可巧,了话语。

样:“救你们提到与雪真相遇的人是雪真?可,我们都不知原来还柯弘安一副吃惊模只说曾遇险,也没是那时你们回到府里这般巧事!”来,

柯弘山露出雪真离是什么要紧的事,能记住她“本也不府经年,想来为难之色来,期期艾道:的人也不多。”

给她另行吻稀松平常,“雪真她妥帖真姑姑的,头道:“别人我不雪真在那儿也是心了。”他的口,就数她行事最说,可我是不会忘记雪次婶娘有没有接济她,了,不知那一委屈?祁县是个穷乡僻壤,安置了我娘身边的几位丫头里好的去了你们一命,你们必定是报答过她了罢柯弘安摇处?”

山二爷,怔,迟疑着没有开口。容迎初觑了他一眼,笑道:“这话问的,山知恩图报的人,自二爷和婶娘都是好,自然有好的地方。,祁县不然是会好生安置雪真的相公,瞧你是?你说是不柯弘山怔了一

。那次的洪怎样了?”他有点灾过后,州,我再没有听没有让她离过雪真的事。神色愈发有点了皱眉,摇一摇他的开祁县,娘只说,会在不语。马灵语皱祁县里另置一处娘是柯弘山,但那要知道拗不过了,无奈道:“我和娘便出发前往宜也是后来的事了臂道:“相公娘提起接济了雪真,不过并紧张,抿紧唇,那雪真后来房舍给,我也想

“婶娘既然说要罢?”一项行的。即使在二弟掌管着二房会做到。雪真置房舍,那定是言出出,定然会留心到这的供给支一次不便兑现,后来也柯弘安道:

有数,但若大哥要问支出我是我并不知晓。因为安置她的人,并不是时已经全然知晓长兄的不多。没错,这一项柯弘山此我雪真的下落,的事我。”为弟确是知番,方道:的用心,左思右想了一“不瞒大哥说,雪真

明,她打点了?可这一并无半点矫饰的意两年内,婶娘并没有出是婶娘念是发自肺腑。遂道:这么说来,容神笃定持重,目光清其深恩,亲自味,可见此言此语过远门。”详着他,只见他弘安仔细端去为

多。大柯弘山轻轻一叹,道:哥见谅!”的人,个中的难不便也不能透露太处,望大哥是个明理“大哥,有些事恕为弟

灵语亦前扶她道:“姐姐柯弘么?”马纸,上着桌沿站起地一把抱住了她的腰,急道:“你这是吓得面白如快别这样!”做什的柯弘安眼疾手快么,容迎初便扶不丁地就要跪下,在安才想说什,挺着半隆的肚子了身,转到柯弘山的跟

反应过来,柯弘山何曾料到得这等阵仗此?忙站,不由整个儿愣折煞弘山了!”恐道:“大嫂怎可如了神,好半晌才起来惶

,不是为了弘找雪真查知一初垂这一跪事情也许安,而是为了咱们两可以为弘安,是为了还一个明白,周全。二爷不瞒我们,偿所愿们总容迎倘若真的如,哽声道:“我纵然些事情,这些分得家业,又真们也对坦诚,也许不能,但我二老爷所说,的身世二房真能得房人上下的安宁和成了事实,能长久么?”要一试。下泪来外头的流言

公,我求求你了!”知道些什么诉大灵语不觉双,都给告怎生是好?相,你哥大嫂弘山的手:“相公我姐姐!要是大哥真的被赶湿润,拉住了出柯家,那

。”,辛苦的都是六弟事,外头打点奔波的事留在府不忍,听了“娘一贯让我柯弘山心下本就里主妻子这话,更是无法,只得低低道:

柯弘安,一下明白和容迎初闻言了过来。

新的安置。”柯弘山停一弘轩到祁县去,那个时候就对雪真有了不久,娘便派了停,又道:“那一年回该是在

团,他的话清晰地落入了亦慢慢从中找到了隐藏已久的内情,,一是抽丝剥的探知层一层地解开心中的疑出奇制胜听者的耳中,如同一步一步接近的良方。

****************

,隆冬分气中的寒凛之。有一刻的实地拢在袖中,却仍两手严严,然而空暗纹锦缎清冷之感,竟是从少。秋白身上穿蓝穿花蝴蝶生出来凝神时,始觉那过了,正是入春时分意似乎并不比冬日时的。之不去的已是正月底了一袭湖水旧是觉得遍身萧凉银鼠斗篷,长衣,外罩一件洋绉心底漫漫地滋

她从垂花长廊走来站在长廊尽头履是不易察正是柯弘轩无疑。那等候已久的身影,,步觉的沉重,放眼看去

他长身玉下,面容上一片沉着与淡静,可仔看清,到一抹隐隐的焦灼。立,负手侧身站在廊他目中捕捉仍能从

,殷殷然道:“我多害怕你会,眼内瞬时如燃起了熠看到她的那光亮来!”一刻,黯淡一扫而空。他她静静地靠近他,他转快步走到她跟前

秋白掩饰的事。”不下语气中的冷淡:“你不是说你要出远门了么,所看一看你,不知什么要紧以我才来你找我还有

没与我交话。”等我从顿了顿,“我只想在回来后再打点,她说既然是这样,外头那咱们成亲的事便行前,向。”他问一句准沉:“柯弘轩的眼神微微一我听二太太说,你仍是

秋白垂下眼帘,“你想呢?”问什么

笑着摇了摇头,去了言语的勇气,他苦也许他心中的话我本就不该问的。道:“也罢。看到她的神情时失几欲冲口而出,却在

道:“你要到哪里睑跳了一跳,轻轻问?”

去接一道:祁县个客人。”一定神,“二太太让柯弘轩定我到

客人?接到府里来么?”她抬睛注视着他:“眸,定

却又他才想回应,事而已。”主意下一刻转了,只不过是奉命行不知道二太太的念头,笑笑道:“我并

么。垂首思秋白在喉咙里“唔”了一忖着什声,

了起来。却又柯弘轩低低叹了一声,想要告辞,不舍告辞,一时踌躇

,就当是……重新认识相处,题出在哪里。所以…她似乎下了某种决抬头目光试探地看着他究竟咱们的问起出一好好说,我一直在想咱们事趟远门,好好,“你说好不。”她开口道:“你就要启彼此,可还是无法理清,程了么?这些日子好?”心,…也许咱们

,“你是说,你想与我一起到祁县去?”始料未及

白点了点头跟韦奶奶言语一声,就出来:“你等一等我,我去收拾点东西

圈的涟漪。水,泛开了一了。,才想要叫住她,却又止住他心中的犹疑如投下了小石的湖往回匆匆而行的背影他看着她圈大比一

车已候在偏了他的手,径待她收拾地避开自扶着车门沿上了车们一同往府外而她脚踏她一把,去,马门前,在矮墩上,下意识好细软出来后,他柯弘轩率先上了车上,回身想要拉

了下去,只是不动声色。他的神色益发冷寂

的向帘,放眼望向路上的了他一眼,发觉他正目点内心的不安。风景,以期只朝他微微一全用软绵绵能分散一了车窗的纱不转睛地注视着自己,可秋白却暗暗觉面对面地静坐不语笑,便转身掀开车子平稳得如坐针毡。她看,心下一前行进,秋白与柯弘轩的棉缎垫置,尚算舒适。车上的座阵不自在,面上

字的小把戏么?”她,得那个纸灰成柯弘轩若有所思地看着缓缓道:“你还记

快,道路两旁是不断话,只漫不经心地应马车前行的速度愈退后眼花缭乱,竟没秋白一时看得了一声:“是。的树木,有留心到他所说的

止是一个白留心到,那张烧成灰他又道:“那一个白字,不知你可曾日我在手心里变出字。”的纸上,写的不

秋白惑地看向他过头来,疑

祁县客人的银子数目。一张写坏的纸,上面有二太太接济柯弘轩道:“那是

择!最佳选全文字无错首发小说,-,您的看无广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