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看吧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多看吧小说 > 宅斗之玉面玲珑 > 第八十六章 歇斯底里

第八十六章 歇斯底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韦将军尚有公务在身,仍宛秋一进门,便领府内内,韦的管事徐正便来告宛秋心中有数,了秋白到自己昔日的闺在外未返至府之中。【看书窝网】到达韦府后,韦

秋白站在糊着秋舒适惬意,连空气窗纱的外那一株叹道:“果然地方长窗前,看小院还是自己的艳丽怡人的紫玉兰,轻也格外清新些。”香色软烟罗

方道:“什么自去取了桂不属于这儿的地方,我们本就花甜酒来,待下人们都退下后,,在哪里都是一面吩咐书双她们出的地方呢?这儿哪一处都称不上是自己韦宛秋微微笑着,在紫檀桌旁坐了,一样

不是这么想,我边上:“我可府去!平白受那些委要是你,有这么个好地在窗棂方,断断不会嫁到柯秋白回过身来,背靠屈,我看在眼里也心疼。”

你从柯府出来了,心情果然很多。不再想你的六爷了?好了韦宛秋端详着她

黯了希望,我不是你当初给了一黯,道:“提于对他倾注那么深的起他,我心里秋白神色也不至情。”。要就难受得紧

捧着白玉酒盏进来秋白二人。书双和丹烟一掩了门,一时屋子放下后,便命她们退下,并一人,韦宛秋让她们把东西里便仍只有她和酒,人捧

说心里的苦吧。满了一杯,“我也很久酒盏里斟纵过自己了。”没有这样放我一边喝点酒,说“喜欢这里么?那与宛秋说着,拿起酒壶往

弘安吗?妻的名分,你使得她的思为何会答为什么我总觉幽道:“当初姐姐,后绪始终冷静。她垂首幽来他们只给你平得难以接受?”进门之时明应该是嫡妻白把酒盏握中,冰凉的触感似是隐的警醒,,分应?仅仅是因为你爱柯在掌心

虎难下,你相不相信?秋将杯中美酒一口饮连我自己都如果败了,我就只是走到了这只能一直走下不能接受的笑韦宛一个笑话,一无论结果是什么,我我告诉你,我只是骑话。”,已经不容我败……放手,我也不尽:“如果能放手,去。我也不能让自己落

道:“一个笑话?吗?”可是不让秋白怔怔自己搭上自己的终生幸福为笑话的代价,便是地注视着她,喃喃

向秋白,“出掩不住的凄戚的目光决然而清冷经迈出了第一步便不要再后退!我不会求而不得,得,放不下么?既然不宛秋神色间漫份有差,为什么还为什么你还要们俩其实很相像,都是名分伤透了心?为,要么一开始易放手,希望你也不会。”因为一个妾室的要奢望与他能开花结果?不就是因为你不甘心不要去奢求,如果已轻易放弃呢?”她看甘心,放不下,为何要来只是其次的。但我认,“那你明知道你与

,还得重蹈覆辙。”浅浅叹息着道:“在我们以的时代不想到了这一生秋白我的路便不好走。我地啜了一口甜酒,

己选择。正如已经轮不到我们自个争气的,还怕我费,可还是未能为你若你是妻,但来日方往后会得不到实实在在的名分么存在这个年代,许多自然是不比正尽心思秋自斟自饮,“既韦宛为你抬了身份。但到了这一步,不见长,倘得你能回头,良妾争取的名分一样到一个正室然生

还是己这一关。”来,“…我秋白放下自己的酒盏,为她斟起酒可是…接受与话虽如此,很难一夫。我过不了自别的女人共侍

告诉我,呢?”韦宛秋的脸媚的嫣红,“秋白,难弘轩了?”纳妾,你又要如何自处你不想嫁给道你要正室,难保他日后不会知不觉间泛起了一抹妩颊在不“即便让你成为他的

,垂眸道:“姐抿唇看在眼里。到了今日受,所以……我实在秋白抿了伤害。”姐所受的苦,我,我才真真切切的感同没有勇气去面对这种

我的事与你有什当中的区别么相干吗?”搁下了酒杯,道:“也并非我么?柯弘安待?难道你不明宛秋重重柯弘轩并非柯弘安,你我无情,可是柯弘轩对你有情。你当真不知道这白,

说服她,只得苦笑着道呢?越往深处想,姐姐这样我心里更远走……他又如何会愿意跟秋白心知不能在这时:“姐姐这么一说,我便越替姐姐难受了。柯弘安姐姐觉得委屈。”

把弘,是不是要与二房已。如果……”她的眼联手对付他们。我开始意,就是因为知道苗氏爷的面逼问我他们在所冷,不禁跟前说出我把你许随我远走……我何意,不觉想,他会不会逼弘安,他会不会愿意有人接纳我让弘安留下来,有了些微的醉局的人,唯有我而让他们知道可以容氏着大老就像容迎初一凉哀下来,“起昨夜在东院中安逼走呢?我何不谅我过去所做的一切?给二房,苗氏便当。就是因为知道他不愿发生的一切,心头外拂过的凛冽寒风,“如果我不如冬日饮雪水般寒一笑,道:“觉得,为何要遂把握大在同一阵线他不愿意?如果我从此与他站了他们的愿,尝不知道他不愿意着,或许应该放过他?宛秋光又稍稍地柔和声音凄冷冷,如窗苍茫茫居心叵测,我才会想”她

也不给我……他说头路可走了吗他助他,为他欢喜为他忧心,为他笑,为他接纳我……只要他不再他连这个机会,只觉满口满心的灼涩我们都怨我……”她泪盈于睫…我真的没有回她再度举杯饮尽,不争了,不争了……只没有回头路可走了…往东院走,一然感受不到酒的焦痛:“就像容迎初一,声声哽咽,“可哭……我一路要他愿意?”甜味路这么想着,样,好好地在他身边帮连着数杯下去,已

有所触动,止不住如此情状,不觉也秋白眼见她知他待你无下泪来,道:“你明与他纠缠下去?”情,为何还要

着白玉盏眼迷蒙地看事?你不是说过有不能忘记的人和内醉人心魂的韦宛秋伏在桌上琼浆玉液,惘,人人都,为何会不明白我不想,泪知道失去的痛放手的原因?”然道:“你有没曾失去过么?既然

时代究竟什么事,为什么又重遇记错,柯弘安与:“如果我没有秋白来到她身侧坐下,生的纠葛。只会这么巧,了?”掏出手帕为她拭泪,道这一生里是我不知道姐姐姐之间,并不止这一姐在那个发生过

远好远,沉沉道:“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竟……韦宛秋的思绪飘得好然是他……真的是他我初见他的时候,也不

潮禁不住起伏不定。往事本是过眼云烟,愿放开的执著,直教伤心人听伤心事,,前尘秋白凝神细听着她的在她的眼中却是抱紧不每字每句旁人听着心总是能从中捉到熟悉的影子。

即逝。终是沉沉睡了过去。,她个话音自唇间吐更深,最后的一色的衣袖之中,转瞬在刺绣织金阖上了眼睛,泪珠滴落说到后来,韦宛秋醉意

阵阵惊心。叹之余,绪,嗟顿时一发不可收拾秋白骤然从她口止不住一中倏地涌听到这些,心中一时千头万,左思右想间,起了一个念头,思绪

看一宛秋苍足,用神太过喝下的花酿后劲甚亦觉头脑昏沉。她低眼她韦觉有了些之下不免去睡下了。但那桂白的睡容,一时亦许的疲惫之,便到一旁的长榻上意,想着横竖还不能走酒不多,

交集成了雪亮的刀刃,片断的爱梦中的房,痛砌心扉。一下割纷纷乱乱,波。男痴女怨,嬉笑怒骂,错,绝的恨,错综许多的旧日风破她的心仿佛闪过睡得却不甚安稳,不留情地一下接

半醒间,隐约听闻觉,自来,缓缓方才发耳边人声喁。然而意识渐次清晰过己已然自喁,一个错梦中恩怨的延续以为又是梦中醒转,而那知是否似的人声却是真实无误的窃窃私语睡得不深,半梦觉间,险些

下了她睁开眼睛,看到韦候只一人。堂中不知什么时宛秋已不在,厅

着,薄薄的一扇雕木门却隔不仍可听出大约堂屋,那住内里的话音,的里屋房门虽紧闭的意思来。断断续续,向缓步走近。此处是出的方来,循着声音传秋白从榻上下

了韦英命人送来爹今日回来得好早,我原还想着要再。”韦宛秋坐的醒酒青梅羹在里屋的炕床上,喝下,道:“晚了,就要遣人去请你回来呢

韦英不知你要醉成什么样子你的心了?”了!看你这样子道:“我要再不回来,,该不是弘安又伤

日你既不替韦宛秋一双眼我争得正妻的名么稀奇的?”他们的气,又有什微红肿,轻声道:“当睛微分,如今

该让你嫁到柯一定会替你讨回就不家去!我要知,为父道他们这样对待你,我就是另想办法避过皇上翻查当心疼又是恼怒:“千求柯怀远那老匹夫!错万错只怪我!本秋儿,年案,也不会去你不要伤心韦英又是公道!”

要如何替秋儿讨回公道??”弘安不愿跟我们走,,“爹爹想宝了,你还有什么办法可是出尽了法韦宛秋咽了一咽

韦英不觉语塞,犹豫片青州去!皇上请旨,让弘安跟随我们一起离,方道:“只等我调至批文一下,我定会向

爹爹一时不敢轻举妄动何这些绢抿韦宛秋拿手道:“我知,也是难免的。可是子在后头作保,又有忠侍郎撑腰抿湿濡的眼角,低低府的马道爹爹为何?”,爹爹可曾想过,为人愿意保全弘安难,弘安有冯御史父

这些缘由,还需多想么弘安若是有求于他们,他们必定不会袖手旁?”观。至于马瑞,那也与柯家是姻亲,犹犹疑疑道:“冯家是因为容氏的缘故!

你说,这些人还会保全他孙,吗?”柯菱芷在意这个弘安,是因为四姑娘看重容氏是马家义女孙。倘若的情,他们保的是亲人,亲哥哥;马家保弘安不是他们的亲人,安,是因为是柯家的长子嫡面。归根到底冯家保亲一眼,道:“不是柯家的长子嫡一丝阴冷,“倘若弘……”她眸内闪过韦宛秋暗暗睨了父爹爹

首发小网-,您的,看书窝最佳选择!告,全文字无错看无广

手机请访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