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看吧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多看吧小说 > 宅斗之玉面玲珑 > 第七十六章 你赢了

第七十六章 你赢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麝香洒进药里的!还你袖子掉有这包麝香仁,也是从字一眼道,容迎初跟前跪下,一“我向奶奶起誓,若是亦绿了,!”出来的…绿不由慌急急道:“是我”她“扑通”一声此生不得善终看到你把亲眼所言是谎话,便教亦绿

吗……”的人就是你,这还用得着多你发誓,我也晓得发誓。【看书窝网】拿着麝香秋白冷笑连连:“

我跟,“秋白,在一套么?”迎初镇,多说的人是你。”容前,还需要来这“她是用不着多说声打断了

晌,方道不相信我?”白怔怔半:“你宁愿相信她,也

容迎觉不适,是我让亦绿今日留初垂一垂眼帘,“这两心你日喝下安胎药汤后总的举动。”

不出一言。着她,发秋白始料未及地紧瞪

打点。身子的药方容轻眉转头让刘大夫另开一和念珍一起跟出个误服麝香后调理,又命了容迎初深吸一口气,

点都不容易呢“好一出清理!姐姐当这个家可一了。”言。宛秋就意味地看了秋白一眼,站起来身道:韦宛秋别具门户的好戏毕,悠悠然地告辞离去不妨碍你们了。

一时内们主仆三人。堂中便只剩下她

人看穿。至终容迎初的声音毒誓都是平和而冷亦绿,你没有做错,不眼前的。”由始需要跪,更不需要发此静的,仿佛已经将

秋白面上有着大势已去的颓然,眼睛却一瞬不移地注视着座上的主子

开始,你已经想好了药中下,缓步走到秋白定要在我起来,不会初扶着意中带上一抹哀痛“从你决麝香那一刻亦绿的手站了是?”容迎跟前,语再留在我身边,是不

“是秋白本还兀自目泛泪光,道:,再止不住强压着心头的惶然,此刻闻言你先放弃我。”

的,价,是不是?可以不惜代“所以,你如今是要让我知,你为了达到你的目

的路?”择的余地。什么我不能走一条对自己有,是对不起我自己;背“从来就没有可供我选”秋白错。既然都是错,为悲戚,“顺从叛你,是难掩我不仁不义。怎么做都

是我的错仆俩还会有这么一天。如以往得力,如今既然想到六爷对你竟是这么要是让有了亦绿她们,便放你跟他说你不,没有重要我不会告诉他真相,只嘲一笑,“没定不会放过你。。今日的事,出去罢。念在咱们这些相公知道了,他容迎初冷年的情分,想到我们主

你也对我着这个错出去,你不秋白泪水无声淌下,之恩。我今日顶我已经没有继续留在背负着对你的亏欠,我有过眷护担当不起……”罚我,就是此生都要在你身边这些年,一过心,“你说的对,你身边的资格。只是我起经历了许多事,我对你尽

你下去罢别。”她咽了咽,事实,的时候,倒不曾想过会亏欠欲再多说,转过身背对着秋白道,“我?既已成,收拾好你的东西,不用来向我拜只觉心胸揪痛,也不?”润,哽声道:“你动手容迎初两眼湿我罚不罚你,还重要吗

。这期间不在临走之前头,从:“我不想这件事自往外走去,一成为我一生的负担,跪在苑门罚吧。”说完,也不等时候,整整一天想看到我,我会一点心……你既然不秋白擦去泪水吃的喝的,便算是我需要为我送始到明日的这个这次的惩现在开端正正地跪了下来直来到万熙苑容迎初说话,径的仪门外,端,请你容我尽最后

斜视原处。动不动地跪在。她跪得笔直,目不谁侧目,犹自一过,不理会周遭有,不谁走如此一跪,便是大半天管身边有

对襟长袄,抵她身上刮过。夜至晚,寒抖的牙关己,咬紧忍不住瑟瑟发住寒意,唯得用着一件浅青色凛冽,她只愈深,风势愈尖利夜森凉,冷风料峭手紧紧抱着带着冬末初春之际的萧瑟,阵阵从缠绵不止,

屋檐头“滴滴答答”了腰杆的声响,在这时渐,身上的衣衫已浇至清醒。睁开不知过了多久,隐约耳闻不远处密密地洒落于眼睛,她再度挺直雨势头脸之上,将已然昏寒凉的水湿细昏于饥寒交迫的她濡了泰半。湿

大雨如注,雨水毫她身上,她仍旧未动。不留情地倾盆打落于是纹

身后,为她撑起油纸伞天地。,挡下有人悄然无声地来到她了一小片无雨的

她茫茫然地抬起头映入眼明朗清癯的脸庞帘的竟是他

流下泪来,与满“六爷……”她有气无力地一唤,眼中情不自禁地了一起脸的雨水融混在

伸手用袖亭子里眶竟有些微泛红:为了何事?”回话的妈妈们说你被罚湿,远看着……我想候你还在跪着?究竟“我听过来向大嫂心里就很担心。看你又怕大嫂怪罪你怎么到了这个时柯弘轩在她身旁蹲下,在后头,这一天都跪在万熙苑门前子替她擦去脸上的水

秋白忍我是不是一个值得相信的人?“在你心里,一忍泪,道:

想便颔首道“我相信你。”光满是毋庸置疑,想也不他的眼

么,都不要好。”看到什么,听到什你说过的话就那不管你凝视他的脸庞:“去多想,只要记得今天她笑得欣慰,含泪

么大,你不要再跪不住。”知此时不宜多问他虽有不解,却只担心道:“雨这下去了,我怕你身子会熬

雨势滂沱,源于伞下,却似们的心内的情意,遍身水湿。忽而觉们的角落渺小如斯,纸伞上,他们二人瑟缩亦是微不尬而无力。洒落于单薄的油足道得尴连带他旧被雨滴打得天大地大,他无从躲避,仍源不绝倾

这是我自己跟你无关。”推一推他,的选任由冰凉的水珠淌秋白于脸上,轻轻道:“你回去吧,择,

己:“我让人去求大嫂,求她饶过你这一回,你不要再跪了!遮挡,全然不顾自柯弘轩却一迳儿地往她身上紧紧握住伞柄,

,你看到做过的……我从来没有渗进口中“没有用的,六爷的水珠便丝丝缕缕地得心颤,“世间有许着我。多事真的你却不一定能现在就当我求你……我受苦,可是你你离开,求你离开。”。如果你是为,到最后,我好,请你由看到。我知道你不想看的也许是假的,便连舌尖亦是苦涩求过你,不会知道我背后所”她每说一句话,寒苦

自觉地紧揪得生疼。他尺的她,在这一刻竟似的,益发添了靠近,无从看真。心不下泪来,不知为何,分孤也无法只觉得慢慢地站了起弘轩再按捺不住流近在咫相隔万重山,怎么得久了,脚下颤巍巍来,人蹲清伶仃的寥落。

纷纷朦朦的雨纤纤身影渐行渐近。雾中,一个娇小的

容轻眉一步一步走出的眸光在秋白身上苑门,油纸伞下,她上隐隐地泛着一抹凄惘香色刻丝八团羽,沉静缎披风的身罩着秋扫过,又悄然落定在了柯弘轩身上。清丽的容颜

,垂半句。秋白看到她出来下了眼帘,不再对柯弘轩言语

容轻眉来到秋白跟前,道:“姐姐让你走罢。”你不要再跪下去了,

秋白面无表情一动没动。

手中,轻在后头远远地陪着轻道:“她的心胸,你。”了她的不再劝解,只把伞塞进微明了柯弘轩有些

“六爷,姐说过的话可否借一步说话?”轻眉注视怀。茫觉地笼上了一层伤她,想起了,眉宇间不知不着他与茫开口道:

点头。轩目光依旧盘旋在秋刻,方朝容轻眉点了白身上,片柯弘

阁内,雨依旧,似是萦绕开到了不不散的重重心事二人退连绵不绝于心头远处的小亭

记得不记得曾救轻眉醒来,六爷已经离记了当踪。轻求一个明白。”当年轻眉监割,我不清了。”她看约是记得曾经救过一日所救的人是我么?”我问你,还爷相爷给我一个答案,你是幽远远,似是位姑娘,但至落水,有一直耿耿于怀未能亲身脸茫然。疑问,想在今于那方得再见你说,隐向他的目光隐带一你一面。那时位姑娘是谁,你却记向六爷言谢我一命,抹迫切,“我想六去无你却是一田地里幸得六“轻眉心里有两个。后来在去年秋末真的时分,你前来我家往某段的记忆中,“救,那一日她眼光幽沉浸在过

弘轩并无半点迟疑,地回应:“是。简短而又肯定

,又道你只不愿告知。如今,容轻眉神色一黯,:“当日六爷与我究竟是谁?”问你是谁,一个人,那个人我想再问六爷言笑,你曾经说过,片刻我笑起来的模样像极了停顿,我再三

收敛下了面上的意柯弘轩眸光如被风吹扑地一闪,很快便又火苗,飞快语。绪,却只犹豫着没有言

在雨几分“是不是她?”,转首望着秋白跪坐详着他的神中的身影,静静道:明白,眼内更添了失落容轻眉留心情,已有

便又无声无息不语。似是不而喻的他的目在的方向,只不答案。了。却仍旧是沉默光轻轻飘向秋白收敛住过一瞬,

声,终晓,淡淡道亲口给愿意,只是眼内出口,只不愿再看他,出了亭阁。究没有说我回答:“时至如今,你仍是转身便走又有一缕明悉于心的知她苦笑了一,神色益发黯淡,我便知……”她捕捉到他眉眼间的端

你赢了。”一路趟过涟漪轻眉站住了脚步,垂首冷声道:“洼来到秋白身旁,容荡漾的水

书窝网-,您的最佳选择广告,全文字无首发小说,看看无

手机请访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