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看吧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多看吧小说 > 宅斗之玉面玲珑 > 第七十五章 决裂

第七十五章 决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人屏退开后,秋白半带犹疑地随力帮你就不能想到解决的?不就是回到了南院中,到替自己找一个家把她认作义女吗?她我看来,容迎初并非没出身被降为妾,后来是怎么能想韦宛秋将一众下呢?”方道:“在让马,她当初险些因为好出身,为什么有能替你抬一抬身份

便争到了,也只是一个我着想?她妾的名分。【.,道:“她一心想着,又如何会替命,她的亲妹作主我只是个奴才而已,即秋白叹了一口气.】”们原是小姐的

,轻笑道我可以:“帮你顺顺利利地嫁韦宛秋我告诉你,不愿意答应我的条件?为妻,给柯弘轩眸内闪过一抹精光

我?”:“你白始料未及可以怎么帮

他们二太太陈明利劳么,马家去向纳你为媳,我韦家扶持。本算不上什么。”他们如何妹,你连姓氏一道我再手之韦家的二小姐了。然能认容迎初为义女,我也可以认好的门楣,对害,要是她接你有了你便是可不日后也必会对二还会不答应呢?改了,记入咱们韦家你作义妹。我认你作妹的族只有有利之处,那容迎初的妹妹,根就是举房多加

撞于她心头,似带所说的每着,韦宛秋地碰细听一个不能。都轻轻着极字,大的诱惑,让人欲罢秋白细

片刻,抬头看着对方道她思忖:“那你的条件是什么?”

山黛微微往上一挑,如给柯弘轩。”到太多了,弘月盈则亏,水满则溢。替她挡了一。她不把你当作自水秋眸内的杀气转瞬即会让、体体面面地嫁初得宴上她的妹妹劫,不见得她安,孩子还口茶,抬眸注这一胎不保,我自然井清醇的香气顿致的远情。”她轻轻抿了一有当家之权。,“容迎一室,她描绘精盖,雨前龙想个法己人,你也不必对她留时溢于你帮我白,“只要视着面带惊疑的秋你风风光光韦宛秋如春葱般细嫩的一直能逢凶化吉玉指揭开茶盏杯子,让容迎

错愕。秋白整个儿一震,满

道了彼此知道,在这个年代,还,没有人们有幸相遇,知了她,也该是狠还有谁能帮你呢你今日认清楚会懂你。我,让自己得容迎初身边嫁出府去事至如今,要我多说了吧。愿,也不需也算是缘分。除了我,的身份,?你要做个好人,回到心这一回偿所

的背影,也不的话语,站起身秋目光冷冽地注。韦宛来一步一步往外惶然,强压着几欲出口视着她白心头出言挽留。

前时又停了下来么容易成事。”,回过头来道:“隐隐发白好,她自己柯弘安把,她脸色也很小心,恐怕不是那谁料,秋白缓步走到内堂门她保护得很

帮你,至少你要让我韦宛秋讥诮一笑,这个世界没有不劳而低头欣赏自丹蔻:己艳红如花瓣获,你想让我觉得你值得。”

都没有了……”就什么:“万一我失手秋白双唇微微发抖,嗫出言语来们不会放过我的,我了,他嚅了片刻,方能清晰吐

身边,长长曳地的纹裙袂散开了一地绮丽。益发映衬得一身浅粉色长碧霞云韦宛秋起身款款来到秋白单薄而寒微

的高玉面怎么知道你和容迎我凭什么要边却含着一缕不些,?这个府的芙蓉今日跟里的人都是做戏我凭什么相信你呢相称的娇“你若还想着要不是在做戏呢?”回到她身边去,上杀气森森,朱唇媚笑意,“正如你我讲的这初是呢?”她姣好助你这一回手,我

既然现在都“做戏?我倒宁愿这悲戚之色,沉声道:初也没有因为这样而放的了有喜弃我。有些事一切都是假的,我没欢上这么一个人,容迎有什么好犹豫让我看清楚了,也就没…”知道,反而是好事白眼内露出一抹,永远不要

的好韦宛秋垂眸含笑消息。”,“那我只管

**************

送至二人轮换物。小厨房前,当中再无第三人可接触到食心谨慎。另在东院内次由亦绿和秋白容迎设了,由柯老太太另派了可着查验膳食,往更为小鹤顶红一事后,容迎上回在年宴中出了自从初的一应饮食比过并亲自将食物初跟头媳妇过来掌厨,每靠的丫

尽己话可说,每没有再在容迎初面前提起秋白更比往间似已无到跟前伺候,都不二人之日沉静了,虽本分而已柯弘轩的事,但主仆过是例行

主子查验安胎药汤,她药汤倒进容迎初专用的镏银碗中。过无异后,方将余下的把药另用小日,碗盛了,取银针探照旧由秋白替这一

碗放进不知洒落进了碗中顺势将掌食盒中时,有事,她的动作也不禁心的物事是否心中迟缓起来,把微微一侧,

一旁的亦绿瞥眼药么?”细微的动作,不禁奇道:“秋白,后下的捕捉到她这个这帖药方不是没有

忙强笑着道凉了可不好,得赶:“没有,是没有…神色一僵,…咱们就不要说了,药放秋白紧给奶奶送过去。

一手拉住了她,道:“看到你放了东西进亦绿越发生疑,我刚才似乎碗里,究竟是什么?”

?我哪有放”边说着:“你什么眼东西进药里?快让开,奶奶还等食盒盖上,边提起食盒往小厨房外走的手,秋白甩开了她着呢。去。

大爷都吩咐吃食,要事,咱们几个也*是奶奶出什快步追到秋白亦绿满面狐疑,过我,一定要好生留心清楚,在奶奶药里放了度拦下别活了!你倒给我说了她:“老太太和身侧,再些什么?”

来。说的,我是**有芒刺在背,分了一小纸包,那纸包掉秋白如我跟奶奶可比你要贴心手道:“瞧紫红色的粉末,一股特*陪嫁心腹,外难堪。她我还会害她不成了咬牙,扬一扬多了,”话音未落,便从她袖异的香气顿时弥漫了开难道里掉出落地上,洒开了一撮

到了身后,伸手去抢,亦绿一道你才放进奶奶药里开了她的手,把纸包收抢在她前面拾了起来?难把推那纸包,亦绿已要拾起秋白急得秋白惊疑难禁道:“这不是麝香么,竟是这麝香……骇得满脸发白,正想

的!”痛的,镇定道白强作你不要见风是雨,疑神:“这麝适,问大夫要来止香原是我先前月事不

亦绿却是半点也不相信话,眼疾手快地夺下了她手中的步往外走去:“我没有见风是雨盒,快她的,请大夫来一看便知!”

韦宛秋。秋白面上的不断地来到了几番系!”食盒一直真有什么,你也脱不了干中,一进门便见在你手上,如果药里来请早安的遂止不住扬声道:“想从亦绿手中抢正厅慌急之色更浓,二人争持容轻眉,以及前容迎初正坐在主位上,下首坐着过食盒未果,

,倒也不曾想过这一层,一时怔住了。亦绿护主心切

初见状,容迎皱一皱道:“你们这是做什么?”

不知她究竟有何居心!”是我给奶奶送药,直抢在前面,我秋白不等亦:“今日原该绿说话,急急道为何,亦绿一可不知

初跟前道:“奶奶,怒,连忙把药碗从食盒里端出来,递到容迎到秋白往药里洒了东西,我问她是什么疑她往药里下了,她只不承认,还绿又是惊又,我便思从她身上掉下反咬亦绿一口!她只不愿告知。后来又来一包麝香仁小厨房里看亦绿刚才在

容迎初听得亦绿的话,顿时沉下了脸来,冷眼瞪着秋白。

知会不会跟这个胀的不轻声道:轻眉惊得面无人色,适,不身来到姐姐身侧,小腹酸酸胀“这两日姐姐有关系?”总说觉得

秋白走上要听她胡言乱语……前来道:“奶奶你不

劳念珍姑娘容迎初静声吩咐后的念珍道:念珍领了命自去替我去把大“为避嫌疑,还是有夫请来。”

闹出了这些话了。”韦妹妹看笑初看了韦宛秋一眼,事来,让:“这一大早的容迎

知好歹,,倒真没想到今日人不姐待下人们是极为亲姐姐管教下人无方呢。一出。知道的只说这厚的韦宛秋微微一笑,道:“一直以为姐些下那不知道的,定会议论来会看到这

面对她这番嘲讽,容初却腰背,眉头紧锁,面予反驳,只用手扶一扶上更显青白

有无异样。,容桌上的药汤道:“好生药里夫前来查验一下这迎初指着日里替柯老太太诊病的过不多时,念珍领了平刘大

汤细加检验,笑非笑,目不转睛地看着刘自啜饮药闲闲如看戏一般。冷汗涔涔,眼光不安地落在韦宛秋身上边,额上已经大夫取银针探药,又亲。韦宛秋却是似秋白站在旁

奶奶,依老夫所验,奶之前可有服下道:“回大这药里竟含有麝药碗,面带紧张?”香!只不知这碗药大夫放下

看向秋白,道:“没有。”容迎初目内一凉,抬眼

容轻眉忍不住插言道:“可姐姐近日总觉得腹部酸疼,这又是何缘故呢?”

那奶奶恐怕是从前日刘大夫忙为容迎初的安胎药了。”*脉像来看,***酸要果真如此,搭了脉,良久后,方胀之症神色凝重道:“从大*起便开始服这含*,该是这有麝香两日内才有的,是么?

便开始了?容迎初身子微微一软,喃喃道:“前日

容轻眉急不那对姐姐的胎儿可有影响?”可耐追问刘大夫道:“

了,那…把今日这一碗药也服下刘大夫道:“倘若大奶奶连着…胎儿恐怕便会不保。

她的,你为容轻把揪住姐一直待你不薄眉大衣襟,怒道:“我姐,来到秋惊失色何要害我白跟前一姐姐?”

推开了:“秋白她的手,道**眼皮赃,你是要在*人可不是我,捉贼捉底下诬陷我冷看着她,用力刚才一直拿着药碗么?”

,-,您的最佳选择!看无广告,全文字无错首发小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