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看吧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多看吧小说 > 宅斗之玉面玲珑 > 第七十三章 旧情难忘

第七十三章 旧情难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抽了一口冷气,与柯弘安相窝网视了一眼后,命人把紫文押了容迎初倒下去。【看书

院中,兀自是去了,华彩高照的大人皆已是意兴阑片败过后的狼籍大好年宴出了这变故与冷清。后,众珊,陆陆续续地散

之意。苗夫人和韦宛秋不约站起了几分尖,四目相投,竟带而同的自座位上锐的疑忌

咐夏风关押紫文的事。得了初一,逃不了十五,这次连累的声音已然追到了耳弘安走了开去吩照应亲妹,韦宛秋是你的亲边:妹妹,下次,“姐姐,逃不知会是谁呢?容迎初转身正想去前去

,连带她自己的掌心竟留容迎初满腔的狠狠一掌扇在韦宛的余响。这一掌回身亦是火辣辣的当,她作痛。用力之猛耳光在偌大的院下了五个鲜中震起了慑人惊心秋脸上,髻松散,青丝凌皙的脸颊上响亮的宛秋生生被打得怒火烧得心头灼痛旁,白乱地披落脸红的指印。

是紫文,今夜的真欺瞒得胸口起伏不定,“相公!”有人,瞒不了我和了所初气得毒如蛇蝎的人不凶究竟是谁,你“你以为你真能瞒天过海么?”容迎

韦宛秋捂着脸阴冷一:“纵然瞒不了你,那又如何呢?笑,轻轻道,可还长着呢。”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如今不过是个开始。咱们往后的日子

铁了心择手段,我也决不会让你好过!”!你尽管不不去,那我乐意奉陪迎初与她凛冽而决怒目相对要与我过绝道:“韦宛秋,你既,须臾,声音

?”她目光冷冷从大红事变幻往往是无常了,又如何能撑到以后了去如今一气到底起落,不都是常事“千万不要里的事要操心的时候多初,你既然难料,高低有了身子,便不要轻篷,好整以暇走过了,你道:“迎苗夫人披好了,便是大功告成了,世猩猩毡的斗么?”韦宛秋身上刮过,易动气了。这府以为争得一时的先机

韦宛不甚在意。秋面上似笑非笑,似是

慢地平下了心头道:“迎初记来就没有容迎初慢对这府中之事,从放开手过。”愤怒,在紫文一事上,诲了,至少住娘的让我知道了娘

了。”巴,由巧凝此,你也比以前更难对付苗夫人一抬下扶着手缓步离去,彼此彼只搁下一句:“

送出府去罢,不宜再久斗篷的相公,她倦怠地步子往前走去夜色迷蒙,放。走得数步,便觉肩危境况的妹妹,她强自依进他怀中,是为自己披头一暖之处,是低矮的耳房。灯光朦胧,里内尚有自己不知安真让苗氏把她,心头拖着疲叹息道:“明日便把眼唯见前路茫茫送到官府去。定一定神,惫地留了,总不至于紫文知意,回头看去,果然

毒的甜汤与他的有何意外,我宁愿了她,“迎初,我……我连想都不敢想,要是你真悬着的,那碗带柯弘安拥紧。”的心到现下也还是们同归于尽

我用文犀受我连累。”她咬一,又与轻眉换了甜食,不然想让我为道,“想来此次她们并辟毒箸一试便我的性命,迎初心如刀绞,“我倒恨自己为何要窗事发后,嫁祸紫文,难而已。”非意在取能试中的毒性来轻眉也不会出当全是为了东

已察觉紫文一心向着其精明,想必是的意思了。”柯弘安道咱们,事事为咱们留意。如今倒有点杀鸡儆猴:“苗氏何

背后的蹊跷,往苗氏此事由他们处置紫文也是的罪名,可是我若不狠之中,我记起紫这样只会全紫文余地,任对咱们不利。情更坐实了紫韦氏与她私文曾说氏的愿,从此人人对我容迎初看了相公疑,那只会遂了苗看到,便让夏风去搜查。我虽知和韦氏二人身上猜相授受的事。”只会阳奉阴违下心来让大伙一眼,道:“在这件事上,我没有保

所迫抬她为姨娘今,让她离紫文的事你不必,我本出去的。事至如要如何抬举她,若不是算早早将她打发,我原来也不曾想过太过耿耿于怀开也未尝不是一件柯弘安看出了她她的眼中的犹疑,握住手道:“好事。”后来你为势

了耳房门前来,忙道:“奶间已行至,看到主子已经到奶,眉姑娘地点了点头容迎初安下心来,轻轻了,只说想要见您呢。她已经醒。说,亦绿正好走了出来

过天青的情况还:“大夫说二小姐地对窗外的人说道儿往里走,来到内不好说,翼窗纱,轻声细语还得过半个时。”虽已服过了药,造雨迎初一迳柯弘安不堂门前,便见色的蝉辰才知内,便在外候着。便进入室道能不能好起来窗下,隔着江宁织秋白正立于

的……”好起来,你也要好好儿窗外,他注视着她映在窗语调:“只希望她一个在窗内,亦是极力放轻了上的身影,一个在

,略在门前踌躇了片刻色微微一变,方走进来道:“轻眉可是醒了?”,脸迎初见状

面向,只垂到主子深沉的目眸未语。的声音,肩头一颤,回外,此时骤然听得主子头接着窗秋白

老爷心。”过二道:“咱们都自回去替我谢容迎初不再看她,在无碍,多谢二太太的坐下,扬声关心,请六爷妹妹的床沿边他们的一片

还是离去了迟疑,窗前的人影略略一

,一手无力地朝姐姐毒药轻眉突汤,脸遭剧毒侵体,了她的手,道:“轻虽已服过了清急忙握住她微睁开双上仍旧是一片紫青。定会好起来的。”眉,你不要害怕,你一伸来。容迎初

我……”容轻眉气若我不怕丝地张了张嘴,好一声音:“姐姐……会儿后,……幸好是出了

淌下眼泪,抚容迎都怪我,妹的额头道:没能好好保护你…初止不住…”着妹

知道,我知道刚才我很弧度,“每次我有全无血色的唇角吃“我不知道能不勾起了一抹想活下去……我力地难,他都我,也不离弃我……能……好起来,姐姐,容轻眉弱声道:他的声音。”她会在我身边……他不嫌弃我听他一直在……

会好柔声安抚妹妹道:“轻起来了。再说话了,好好休息着眉,你不要容迎初暗惊于心,却只压着,睡一觉,醒来便心头疑问

地用手…再也醒不过来……命。过我的性,他是我的恩人,握紧姐姐的手,的过往。他救我怕我…姐姐,你听我说一直记忆在她脑海深处眉全身已无力,但仍然竭尽全力的,是她与他曾经有过”容轻

慢慢可是,她正人会在乎她,就是命如蝼蚁那般,除幸灾乐祸的眼有人愿意对这位卑微留情地侵袭着她孱弱的光,没寒,毫不张一下嘴呼救,损年她失,已经不能坚持下去了,四周只有她的一生……足坠湖,耗的都是力气地往下沉,也许……这身体,她手脚麻木,每还记得那湖水刺骨冰了姐姐和娘,没有的穷家女施予援手,

不要去“六爷,六爷,你!”

她就要死了!”“你让开!再不救她

”一力游向那位命悬豫地跳下了湖中,奋声,有人毫不犹只听得“扑通小姑娘。一线的

样坚决地抱紧了她,拼冷的湖水重重地刻地感受到了他拍打在她的脸上,去的那一刻,他的双无私的救助。边游,她无力地靠在他的肩头,冰在她以为自己快要死臂是那令她晕睡了又命地往岸醒过来,让她深

他顾不上自己浑身湿透,快去!,把她放在“快去请大夫地上,回头朝惊慌失措的随侍小厮喝道:

身在何处,只知他的声稳了她迷蒙的意识,从,安音不时会在耳边响起时起朦胧的声音。披风裹紧直能听到他起了她,有人用温热的了她,她不知道自己,她就很想很想,一间,她感觉到有人抬

…要是此次我的泪珠,“可是你和“姐问明心意……可天对我的垂怜。姐姐…给轻眉一个机会…能答应我吃不消出了清冷这么夫把我接来了,我曾…”自她的眼角渗卑微多贮存一点,你替我向六爷安然无恙,不知是身子已然她自觉羞赧不……和他在一起……我下说。,还是以么?你可…”她深深地吸着气经以为,这是上姐,我从来不敢奢望,犹如是要为自己生机,“你能不爷……”言及此处成言,一时没有再往能和他不可以帮我……与六

无恙的一声揪紧,只得道你一定会安然,等你身子痊愈了我都明白了。?”:“你和他的事容迎初心下“咯噔”,咱们再从长计议,可好

轻地“嗯”了一声后,便阖上了眼渐弱,已是支撑不住,轻容轻眉神气睛,再度沉沉睡去。

了?”子后,起身看了秋白一容迎初小心地为妹妹掖好被的话,你都听到眼,道:“轻眉

轻眉,静静地注视着容秋白恍若未闻睡的脸庞,一动未动。

苦的终究还是你们了一条艰难重重的心了,可*容迎初轻轻叹了一口气护自己,在这件事上自己。秋白,你一向路,这日后牵扯不清,以么?”,不要再叫*知道该怎么保,道:“你们都选

言语。淌过心头,秋白站仿佛有寒流轻轻浅浅地怔出神,仍是没有在原地

烦意乱,事关键,为难,此正想到外面去找声音幽幽传至耳畔:“奶奶何柯弘安说话,才转身走没几步,便听得秋白的容迎初觉得心是只看六爷心里有谁么?”

-,您的最佳选择!看无广告,全文字错首发小说,看书窝网

手机请访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