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看吧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多看吧小说 > 宅斗之玉面玲珑 > 第八十章 教训

第八十章 教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零出局,情何以堪?

不是如此?何尝

韦宛秋沉默话如良久,秋白的击起了澜的心湖当中,了她那片自以为平静无同一粒小石,投比她潮。【看书窝象中要激烈得多的浪

,你秋白有意无意地长长和悲,可是我们都了,现在的我们叹息,唏呢?”多少颓势呢?不要说从前已经是已经重新投生前,他也不是那个他跟自己过不去又何必纠缠着儿活生生地站在跟都不是原来的我们了,前,就是他整个他有过多少喜即使不放手,又能挽回嘘道:“不管过去跟

“他不是他?怎么可能软地倚着雕花红?”如麻,身子软柱,喃喃道:韦宛秋心乱

。你倒好,死死抱着放,一次一次地揭开对千疮百孔的过去。了这了一场噩梦个时怅,苦笑道:“谁我巴不得不再记疮疤,不疼么?”谁能明白起,就当作是伤痕不看着他跟别的女人走了,心里的恨和痛,又有空,让我不必再面没有天垂怜,让我来到失去过呢?眼睁睁地秋白,可是上?曾经我也想过要报仇心下也泛起一丝惆

制不住胸手微颤地掩住下,无声饮泣。韦宛秋控臆间的悲怆,一泪缓缓落了嘴巴,两行清

*******

姐姐竟然占了她熙祥苑色。,顿时夫人谈笑风声中,一眼的座位与孟容迎初和柯菱,柯菱柔拿着一便变了脸夫人看戏的当儿个团香囊重返福花样的芷姑嫂二人正陪着孟看到四

夫人,:“娘没让你过来陪住气等身旁声道请你让一让!”到底是心高气的语山说话,快步走四姐姐跟前,扬,柯菱柔也不傲沉不

顾礼数,一时怔住了没说话。柯菱芷没想到妹妹会如此不

声道:“这儿姑娘的下首添,亦绿,一张椅子罢。”没有了八姑娘的位子是不妥当容迎初静你去在四

:“娘呢?你们不是该陪着华夫人么?”张望了一下四周柯菱柔不满地瞪了一眼容迎初,转首

容迎夫人身边,不由更添了南一阴沉之色。戚如南则诚惶诚恐地眼看到着几分灰败,此时初和柯菱芷竟坐在了孟连眉毛也小心翼翼地敛了起来跟随在婆婆身后,同从仪门走进。苗便见苗夫人和戚如话音刚落,众人夫人的神色本就带

落了客人,矩地盯着容迎初,虽然,施施然地站起身来。”来了,刚才过来相伴,得体笑道:“娘总算是动声色便形的压迫语,却似有无何故韦妹妹不不知并未着不能冷她们走近,一边目光如苗夫人一边向见了踪影之势。容迎初孟夫人一人,我们想,只剩下

好事,只是夫人心就可以。”抑着胸中怒火,淡淡我和柔时发作不得,只能压道:“是么?那你客人还在,一便都让一让罢,这儿有知气走华夫人是他们干的

您让我容迎初一呢。”就走了客人的,怎么可以说走是娘动没们过来照应于礼不合,分明动,微笑道:“我们都走了也是

乖巧,我很喜欢她:“再客气推让了,我素想发难,却听孟夫人好整苗夫人脸色铁青,正你们就不必喜欢热闹,而且芷姐儿,就让她们留下一块看戏罢。以暇道来就

唤母亲道:“娘心有不甘的,脸色越发难看,,她们……”柯菱柔闻言

视着孟夫人缓声道,“了女儿的话,注们也不必再多说什大人。”。要是觉得一时半明人,相会下不了决定,还可可还记得我刚才欢,那咱然夫人喜以回去问准张么。”苗夫人打断所说的话,夫人是个聪只不知夫人自会有所权衡

在贵府中,夫人再要问我意愿,我看向孟夫人。暗绿色帖子要向芷姐儿提亲。”她抬头是多此一举罢气定神闲道:“夫人不是夫人视而不见而已了,我早已下了决定,我早在一月前便绣金盏花的裙已下,那时我心里认的只只见孟夫人拂一拂容迎初和柯菱芷的还是那句话摆,,我心里认的只有芷姐可以答复夫人回视苗夫人,“不由有点不安,均儿一人。她一人。如今我亲身处目怀探询地

口气,心内又涌起了终于落中止不住泛起了盈盈泪下,她如释重负地舒了的热潮,眼柯菱芷心头的大石光。

于广袖张家的希望眼。与赵家联姻一事。只陷于掌心中,却不觉孟夫人的话如同一盆隐忍着不发。得痛落于苗也要破灭了,怒意夹杂地握成了拳,指甲着恨意汹涌于心底夫人心头,她掩下的手不自觉平白泡了汤,这下连将女冷水毫不留情地浇儿嫁到

的,还有张公子本,按捺不住嚷道:认定菱柔又是羞又是恼人的意愿呢……“什么认定不

儿,母作主,半点由不得是为不贤;得一手好字,也该姐,不,方为宽仁。你想必平日里也无人过我冷眼瞅着仍不依不饶,是为不智看到了嫂子和娘了。正好你也,第一句话竟是让姐你既然写,轻轻摇头道:“柔姐四的。只娇贵姑娘更是不屑一顾,是为不位让给安大奶奶是你的长嫂,和姑娘的使是你的妹妹,你作,我不过是一个外客,,也是养在深闺里的问起认定不顾夫人是不该罔?是为不淑敢管教姑法的话语来夫人的掌上明珠顿,不疾不熟于心么?为,安大爷这时不!”你,莫说你姐姐是嫡长等名训难何又会说出依从姐姐也应该谦恭礼让客人在旁,出言莽撞,道不是烂事从认定的,我就给你说来是父敬;不顾有我已经对夫人说了让她她说话你听不进去,那待长嫂的安排知书达理,《女戒》孟夫人眼光落在她身上犬儿意愿这样违背们留下陪伴,你漠视嫡姐的尊卑长幼之在,你原是柯老爷和颜面说三个明白。”她顿一你荒唐,;儿女婚分,对姐站起来,把座的身份,即徐道,“刚才姑娘回来先请安问好

深里说一羞得潮红一片,泪水如在原处听子般往下滴断线的珠,直到后来,她两颊已话,每往落。层,她的心就紧一下孟夫人的柯菱柔怔怔地立

,你在好,你写的字再妙家中再得势,也不是我要的“你不敬、不贤媳妇。”、不智、不淑,哪怕你绣的香囊再们张家想

细腻的针脚也被她修长手中的香囊,脱裂开来。的指尖揉得菱柔紧紧攥着

一下,终究还是是因为羞愧还是因为柯菱芷犹豫了妹妹只紧姐。不甘,始终不站了起来,来到妹妹跟前愿理会姐忍下喉中的哽咽,不知,递上了手帕。可咬着下唇

所说的甚经知错了。”初看着泪流不止的柯容迎为在理,八姑是个明理的人,想必已:“夫人菱柔,道

了。”她回头对戚如南耽搁客人。”日点的,话音中却已是热情全无容迎初说苗夫人眼睁睁多了,他们不必再给你去让看着孟夫人教柔儿,那我:“好,很好,夫人教训的却也半点奈何不得,咱们呈戏本子也知道该怎么做不好太,孟夫人路途遥远,戏目也听到!既然夫人是这么看待话,心头恼火更女儿,道,“今盛,只极力一忍再忍

叨扰得罪之处,请夫人和姑娘莫要见怪相邀,让我今人的盛情夫人。时候也不早了,我先日得以辞:“多谢夫好戏行告辞,若有下也不在意,只的广府知是逐客之意,当听到了正宗。”起身微笑告

容迎初走到孟夫人身边去。”:“我送夫人出

“我也送夫人。头,你留一留,我有话要跟侧脸,冷道:“芷不料苗夫人这时侧一你说。”柯菱芷亦道:

送了夫人以后,会回来找柯菱芷略觉错夫人出去也一样。心。我娘说话罢,我送”她目带安抚,“你放一沉妨事你。”,芷儿你“不就留下陪气,道:愕。容迎初沉

云笼罩,注视着柯菱丝感情。苗夫人面上如有阴芷的眼神内不带一

***************

一池水波。犹的波澜。寒风拂动,吹皱如此时心内难平

泣,泪湿满襟。低抽韦宛秋掩面低

呢?不如成全他,本不知道曾想会让她如此难以自秋白原只想扰乱她的靠近己。其实他根控,一时心觉不忍,她身旁温声道:“你的苦,你又何必强求有放过他,更心里会也成全自己。难受,是因为你没心思而已,不没有放过你自

他和她?成全他?成全

攻破凄厉得无以命地攥紧,清晰起来,她刺入了她的意识间,整颗心如被一只无形的复加。这样的痛揪痛得拉回了她险些就的防线藏于心底久不能忘的伤痕却似更为这一念之间,围着韦宛开来,埋逐渐地身心的哀绝与悲戚在消散了

知道我的苦。可是即使了咽,哑声道:“是我得不到不会的,他湿淋漓的手掌着她眼内的凄怨。她咽剥,清清冷冷地。”她慢慢地放下泪,一张玉面上泪痕斑,我也不会成全他们映衬

秋白看到她这副模样,竟觉不寒而栗

地站直了身子,不是?”的注这里来说这些,是秋白,道:“来的。你把我叫到想要转移也不擦韦宛秋款款冷地投向脸上的泪水,意力,是你是有备而只转首目光森

,但我想通了又伤害别人秋白不意她会看穿自己,,强作镇静道:“。只有你自己,略定一定神也想你能走,才不会再伤害是个聪明人。不过。”你果想转移你的注意力你说的也不全对,我是

便往湖心亭外走去无功的尽爱干些徒劳也不看秋白,转身初一事!”语毕,她地一笑样,韦宛秋鄙薄,“你跟容迎

秋白忙不迭,如果韦氏真的是好?可该如何地跟在后头,一路往样真如同疯魔了着急,这韦氏的模一样,不知主子这要冲主子出狠招,边事情进行得怎样下止不住熙祥苑返回。心

同时事了……”议着什么从里走了出来君……的话语:“只找了章太停下了脚步。与此,隐隐约约听闻孟夫当来到熙祥苑仪门迎初和孟夫人边商等安大爷回来……可以定下咱们两家的亲外时,正好看到容便,韦宛秋和秋白二人均

广告,全文字无错首择!发小说,看书窝网-,您的最佳选

手机访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