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看吧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多看吧小说 > 宅斗之玉面玲珑 > 第七十三章 桂花盛开的时节

第七十三章 桂花盛开的时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柯怀远耳闻着儿心紧揪不已,窝网】胸臆间。【看不知不觉地坠于似有无尽的沉痛的这句话,整颗

他垂下首,默然无声,良久。

沉着脸,一方浑不发。身虚浮地跌坐在椅上,都离去后,他依旧是木然地直至柯弘安他

福纹大裘,轻声道:“老爷,不要再披上一想了,时候不还是先歇下罢苗夫人悄无早,声息地来到他身旁,为。”袭团

该恨我。”他面无表情地沉道:“芷儿说我抬起头,目光落在人一样……他真的是我的仇人,他哭得浮对待他们就像的眼睛上,须臾,方沉

缓跪蹲在他的椅旁苗夫人,有许多事,都能把芷儿事情打点周全,才我的错,是我没跟老爷没有关系。,仰首凝视着他道:“他们要怨,也该怨抹凄惶,缓眉心一跳,老爷,是会多容神间浮起一生事端。弘安和

柯怀了。”远长长叹息,握住了她委屈你的手:“

的。为了以。爷,要,眼内的边,都是微不足道的委屈,只要有阴冷转瞬即逝,口中老爷在身我怎样都可委屈的,再多低道:“我没有什么苗夫人垂首靠在他的身

,明月光影清冷不去遍地阴霾寒夜萧萧,窗外,洒落细碎银光,褪

**********

一同返回万熙苑中时起,已是三更时分。,便听更鼓响容迎初与柯弘安

进来,待亦后,她命众人退下,一夫妻二人。们放下了盥,还是跟了他走进房中时房,她略迟疑了一下洗的物中只剩下他们绿和静竹她

伺候他脱下外裳。疑问,沉默着,没可此时也只是有言语,只上前诸般心头纵有

如既往。凝视着她,唯见她似是专心于上平静无澜,一开腰带,面他松

话?”们坐下说说迎初,倒腾他拉住她的手,道:“了一天,你也累了就先别忙了,咱

心翼翼地为他拿了巾帕浸上热水,边还沾着此许的血迹,遂转身她静静望向擦拭伤口。他,看到他的左脸青肿的一块,嘴角拧干了再迎上前来,小

敷在了血迹,细致,为他擦去了他们相对而坐,她作轻柔青肿之处。又为他用温热的巾帕的动

安安静静,一动没动,的照料。地接受着他坐在原处

往不么?”也许会更,你看到的听到的“迎初,也许都跟以,我答应过你,会样,是今夜在我爹那儿残酷,你会害而我告诉你的真相,诉你。可把一切都告

她微微摇头线开始,就不应该再来虑我害你同一阵怕不害怕。:“从你需要我与

:“你始终认为,我是在利用你么?”他神色黯然

看透的用经对我说过的话让我想,不知道你说些话的公又来跟我说,你会和“相公既然想对讥讽之意来,“我无由苦笑,“我受宠若惊赢了,我也只是的用意,我有顺从。从那时起怎么也无法敢相信这是真的,总会在你的屋子里,迎初说实话,那迎直到看到妹妹才确信,你果然有你法忘记相公曾初也对相公说心里话,也不,我就知道即使我争要妨我站在一起……”她不。”她语意柔和,尽意。”一个人而已。后来相量不让自己的话语显出背后有名分苦苦筹谋之时,你碍你,我要做的只,在我为何用意?直到……不要与你争,

同是在追溯着某一种久的情愫。他出神地注视着她,

回家?好?”的灯……”他微有哽咽初……天黑了,为禁开口道:“迎如果看到那盏灯,你就笑到家,会看到一盏一笑,好不什么还不不怕,不怕,回点亮,“过不多时,他情不自

怔地看向他。未明白,满心疑惑,只容迎初一时尚

经忘记了么?”涩:“你真的已他笑得苦

她惊异莫定地注视着他。

十年前,的时节,他失去了所有。母亲,父桂花盛开亲。

着夜风清清冷冷地萦绕一地的支离破碎。花院的小假山里掩面泣。满树桂花清香,随年少的他在他的周遭,那一晚的月影斑偷偷地躲在后驳,透过花树洒落

度着,迟疑着豫豫地揣声无息地靠有人悄近他,犹犹

里绣工同她一来寻了个跑上急缺人手,爹爹便带前是柯大老爷的腿的差事,因着爹爹便借着由着这是柯家大院,爹爹从发小,起前来应差任夫人新丧,

走的,可是绣工房里那儿去不愿走动,便遣了她到管事妈妈的姑娘们夜里领丝线原是不该乱

了神来得害怕影时,才定下,待看清是个人没想到却在走过这大院时候听到了些子的始也觉呜咽声,她一开

陌生人的接近。默流泪,丝毫没有察觉他捂着脸默

“你在这里做什么?”她好奇地看着他

安。的脸白皙起了头,黑夜里,她他闻声抬觉得心和的气息,莫名地让带着安静宁

他跟前蹲下,小声的忌,要让他们看到你妈们责怪了?最在这儿哭,到了他满脸泪痕,道,“可是受姑娘妈不由一惊,不知又怎么怪你了。”你怎么了?”忙又在是大夫人道:“她看

道:“天黑黑,心寒凉。我不懂非所答他问,喃喃,我真不懂。”

屈,哭过一场便算过去了,要让别人看笑话了。”先擦小迎初掏出擦,不手帕,递给他柔声道:“不管受了什么委来,

他怔怔地盯着她的手,一动没动

豫了知道一下,情不旧是没有反应,不由脸上的泪水,看他仍作,自禁伸手我还有事不知道你是谁,也不又停下了动为他拭去,不能多留了,你把手帕塞进了他的手里,道:“我你究竟怎么了,不过她犹自己要当心。”

头来看走出了人看着莫名的就是两眼那样空洞,让觉得心疼。几步,又忍不住回他,他

起席地而坐,道随他一终究是管:“能告诉我吗?又返回到他身边,是哪个妈妈骂你了不住自己的脚步,她?”

是说了要走吗?”眼,道:“你不他静静地看她一

回家,天黑了,可以我想跟你说她抱着膝头,道:“了。”

眼泪,若有所思地看着她。他轻轻地抹了一下

不会难过了。?”她笑了这儿风大。回去以后,你就么还不回家明眸皓齿,“回去吧,“天黑了,为什

他茫然道:“回去?”?一个

,你就笑一笑,好不好?”到那盏盏点亮的灯……如果看,回到家,会看到一“不怕,不怕

清芬花香之下,恍如清悦莺歌她的语调明朗轻快,

如果看到一少,漫漫长夜,你苦伶仃。盏点亮的灯,至不会独处黑暗,孤

时常会在到。府里碰那一夜邂逅过后,他们

的小厮。似是有意无意的,他回府中。她仍旧将他当作是避着自己的身份

不回家?”每次相遇,会跟他说:“天黑了,还每次相遇后的分别,她都

什么名字?”“你叫

“容迎初。”

似乎苦楚。淡地说上几句话,不时不经意中冲淡了些许人生中最难过的那一段时光,有的出现,淡

连依恋,亦是那样淡淡心底。的,不经意地滋生于

相遇时,她笑着一次与她回家了。”还记得最后对他道:“天黑了,我要

他止不住失落,强静:“你要作平走了?”

她轻快点头。

会再见么?”沉默了一下,道:“还

还记便悄然畔,不多问题过后,她陪伴他坐在小池塘只是笑而不答,静静时后,得这个离去了。

遥远的过往人刻骨铭心,有的,有的人微不足道

不足道真的微么?

容迎初呆若木,不可置信地注视着柯弘安。

两相遥望。

从一开始,便是命中注定。

定,乍眼一看是有些冥冥的注福气个深渊。,越往深处,越发觉是

了么?”他两眼含着水雾,强笑问她:“你真忘记

释然了。刹那似乎都为之有的不安,在这一刻,愕然在这一曾有的怀疑,曾容迎初的息了下来

远只余记忆罢了。样记忆,曾经以为,永留在青葱岁月里的花

,没有奢望过还可有再见的一日。时的她

遇,谁也没有等着谁。。一如此思量不复相见,是唯一度,她是他与她不过是一场偶可以预见的结果的。

她鼻子不觉泛酸,止不住来回地端详着他。

此时此刻如埋藏着深不泛红,眼内带,一着如星辉般的清亮光熠,他的双目微微地心事。如当年那夜,可测的重重

原来竟是他么

的是他呵。

他,知从来没有像如今这般细细地看清晓了他

蜿蜒至嘴角,却是泪水无声地淌下,咸苦中带着甘甜。

地,拥紧容迎初拥抱入怀,深深柯弘安伸手将

脸埋进了的接近,似乎已将过往他温热隐可以感觉她依偎在他的的衣襟之中了他的腰身,把疑都抛诸了脑后。她到他的心跳,那样所有的隔膜与猜由自主地环抱胸膛之中,隐

觉,为何?”到了如今才告诉“弘安,我后知后我实情

我该做的不是让你走,也许早已是注我才既然如此,留下,好好地为不会有今日。离开了。可是到后来守护在你的身边。”“我以而是把你我以为当我要告诉你的道,你来到时候,你已经定,我身边,

眼眸内,心内不由又起了新的疑惑进他蕴着深切眷恋的她抬起头,看转念一想,心知揭开了。他所说的真相,或许也是时候

相信。静静此刻,她只需要静候与等候,此时她重新挨近他的胸膛,

,看书窝佳选择!文字无错首发小说看无广告,全网-,您的最

问:手机请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