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看吧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多看吧小说 > 宅斗之玉面玲珑 > 第六十四章 不速之约 二

第六十四章 不速之约 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他的人影。正厅时,仍是没有见着小厨房返回到

容迎初静么……”自言自语,口静地望向正厅,还是的大门,不知是问秋中喃喃道:“他还没来

茶的工夫,雨绵的如落,回廊上的灯笼无预兆,幽幽势渐大,长窗光影迷离,辉映出雨丝柔和响,过了一盏淡银灰色,连连绵的叹息蒙的雨雾朦胧的尚未落下,便无休止的心事。被风吹得左摇右摆,蒙”的细碎声徐徐洒听得檐头“滴滴答答深冬的夜雨总是来临得

着做那味虾丸候,我去得了些,他们只顾来是不碰的。他们说时秋白正想说什么,容:“今夜的酒酿清蒸鸭鸡皮汤我拉到”她苦笑过了火,静竹悄,竟忘了炉上的清蒸鸭迎初已自顾开口道他嫌那东西怪悄把油腻腻的,过去子。了一下,又道,“我跟大爷不爱吃鸭子,也许会一边,告诉我其实

影道:是奶奶为他悉心准备的,并不能相提并论“可这。”秋白站在主子身后,看着她的背

根子,身上不爽到相公又下起了这雨,不知许容落落的心慌之意拿了伞。她以才耽搁了,我有点不放的沉黑。容迎初走近窗个时辰了相公还没有来,轻轻拂落在脸庞霖之下,阴阴白道:“这天色在脉脉的冬回一回头,对秋看看。”来,我亲自畔,风夹着雨丝可是因着变天又起了病院子里去心。你去添了几分不安,又有几,心头不由地

*********

递来的银箸,却仍站在原柯弘安半带迟疑地接过韦宛秋地没有动。

他所在方向的桌沿声道:“多放香菇,缕温婉的笑意,曼少放乌醋,都,嘴角旁含着一你只管尝一口,的口味呢。。”就知道当中的独特是依着你韦宛秋把白玉小盏推

舀起一辣子鸡中的几粒红柯弘安在楠木椅上会下小银勺,拿起放在了羹汤中,用勺羹汤,才进口中。勺子拌匀了方喝要喝,却又举箸夹起

眸内不自禁地涌上了一层水雾。她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他的举动,双

世的他也就道:“哪有这样吃一块喝下去。头一次发现他这样的吃法后拌着是如此,夹一筷子辣子,她讶然鱼翅的?简直是殄天物!鸡里的红椒,放进鱼翅羹里,

总是吃得特别香能凑出独具一格的味道,“两种看似!”在这个时候,他辣味和力!”翅混在一起的口感“我就爱这种,特别有吸不搭调的东西往往

:“相公韦宛秋轻轻问他欢把辣,你也喜椒放进鱼翅里吃?

尚可,辣味与这柯弘安只是浅个配起来,蛮了进食,只道:“奇特。”尝辄止,听这么一问,不觉停

团放在他跟前,道:“梅饭忍着几秋强也尝尝?”欲冲出眼韦宛还有这个,眶的泪水,把紫苏

苏梅饭团话言犹在耳。翅羹,当然少不了你亲“喝完鱼色多了!”他的手做的紫要少了这一味,这顿饭可失

有半点波澜,迟迟看不出喜恶。片刻头。,面容上也没后,他放下了银箸,有动作柯弘安目光落定在紫苏梅饭团上朝她无声地摇了摇

,如同这一顿物是人非萧索窗外雨声零落的清冷又,那样的晚餐。

,要决此难题,而不让相公响相公的韦宛秋咽了咽,勉强布,也只有我忧——我知道相公手一途。”想两全,相“不喜欢这个么宛秋能为相公公只有与”她深深,能妥善解?不要紧。要紧的是有必胜的把握帮助一笑,道:相公的妹妹免受能影你有什么打有后顾之算,眼带来的帮助。只有我才下任何的变故,都有可地望进他的眼睛里,“

一抬眼睑,道沉静了起来。他抬益发:“你说下去。”弘安面沉如水,

扶风他的肩头。清楚,姐姐根本毫无根正在这中姑基,名义上虽是马家的,怕的是她平白坏了事,哪,可这毕竟是咱们府最周全不过的。”她说着怕是为了姐姐也好,由动用我娘家的势倚近了他的身侧,依弱柳心里应该怕的不“我知道姐姐柔若无娘的事奔忙,相公况以相公眼下的景况,义女策,再是她不能成事成多少事呢?更何力与爹娘他们斡旋,是骨的身姿如四姑娘也好,为愿意趟这浑里的事,马家断也不会我代替姐姐为相公出谋划水。若单凭姐姐的这点了相公自己也好小心思,又能。不管是为了依地偎傍在

“你一笑,道说完了么?”他淡淡

有半淡地一问半带如此接,已是有所察觉,她螓首靠他的肩膀上,咸不容上的清冷与疏离。然没有推拒她,却也没起头,目光近,可他纵她慢慢地抬彼此已是地看向他,蒙时听他这般不点温情,此昧的光影掩不住他面

好待你的。”有意无意地与她拉开了距离,正视着她道:“我会好他这时也侧一侧身子,

她愣住了,一时未解他话中之意。

我不会袖手旁从那一天一停,又道:“中有数,我也就不瞒你约定,所以才会让开始,我柯弘安了你,这的妻子……”干,我妹妹的亲事事都心笔债是我欠你的,跟观,而我好好对待你。。我和你爹私下有过:“我会”停你委屈下嫁于我,他似是我身边的人不相许多知道她的疑惑,重复道就亏你既然对

划清界限的感的脸庞了浓不着他没有一丝份客气得近乎,手多余角蜷紧在了掌心中可破的讽刺不知不觉地将裙袂一的一心一身。她怔怔看话语中怀着深,似已化成诚挚切的诚挚,正正是这一,兜头盖脸地洒落于她

在她的心头,我柯弘安的元配夫人,这就是她最有力有势力雄厚的氏。”子,她,她就有资格房长媳她是没有根基,也没晰,清晰得如一把他每言每句,言辞“至于我的妻子锋利的刀锋,狠地,不留情地的根基。只凭着这一点娘家,可她是我的妻与我一同面对爹和苗是我柯家的长

声音韦宛秋款款站起身,透过泪雾凝视着他,清越的悲楚:“我也是你的妻里包含着无限息地自眼角淌下,子……”泪水无声无

此生终将辜负两个女人。迎娶你的能待你好,愧然道:“从天,我就对自己说气,并不直视她的眼睛正室的来……可他轻轻叹了一口。”,会尽我所你在府里安安所有的礼数用度都会依,让稳稳度日,是,宛秋,我能做到的始,我就知道,只是如此我做那个决定开

子般往下滴落,很快她的存在,我已经不去在意你娶何一曾有一我背后的目的线弹花的衣襟在跟我说这些,你想。她颤声有在意过有,我只想……你怎么样呢直冷落我?我进门这些道:“我没断线的若真有半点愧疚,为日子,你何日来看我?你她的泪珠如便隐没在她莲紫暗银?”

会想法多,我们知谢你告子补偿给你诉我这许。但我妹妹的事是我和歉意,但更多来,目内夹杂着么做。只希望你:“我所亏欠你的,我迎初的事,多他也站了起道该怎的却是心意已决的坚定不要再过此事。”

手,自然会有跟凄艳的决绝悲极反笑,含泪的:“你不跟我联我联手的人。”笑容显出一丝

,眉心冷冽。微微一跳,望向闻言柯弘安的眼神中多了几分

********

玻璃绣球灯往正院正房走去。淅淅沥沥的雨撑着油纸伞,一手提着,踏过一汪汪水潭,她小心初一手容迎珠打在地上,积聚了一路的涟漪荡漾翼翼地且行且过,犹如她此刻的心绪。

,亦没有值夜伺候的人踏上回廊,方发,四周只闻得雨声现今夜廊中光息尤其幽暗阵阵,寂静得让人心慌。

房,一步比一步更晰。她慢慢走向正接近间,视线亦更为清

昧融成了一片。绰,如是与周遭的蒙正房中有人,影影绰

清,那正是相公弘安,以及……韦氏却又渐次宛秋。人影朦胧

的翳许莫名而至步不由为之放缓她脚了,心下不由升起痛。几许不可置信,亦有几

也许,不该再往前了。她下意识停下了脚步。

门外的容一动,情不自禁地回了一下头,正好,柯弘安心念迎初一眼便看到了然而不知可是心有所觉往门外看来——竟

在这个时微觉意外,候看到她的到来了森冷之意韦宛秋的眼神则越显出,他

是一股揪紧心房的恍韦宛秋在旁,她了桌上那几样别致的被他发现步,进入了。不由有点恍,只是怔忡地往前走了心下乱如麻然。再悄悄离去,可眼看了自己,容迎初一时倒小菜也不好房中,掠眼看到然,

,有意无一步,唇边是时候……迎初……”他来到了她扬起了一抹得体的微笑,轻声道:跟前,她却垂下了眼帘“我来得不后退开了意地往

柯弘安听清了她的话,她。哀怜地注视着整个儿怔了一怔,目带

公说话。”言罢,就要转身这就走了,等明日相公方便声道:“你了,我再来寻相他却一把拉住为何要走?”了她的手,沉容迎初离去。并不看他,只续道:“

,眉宇间笼上光息,在他拉紧迎初的手上韦宛秋端立在的泪痕流转着凄冷冷的了一抹幽怨。她目光落定原地,玉面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