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看吧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多看吧小说 > 宅斗之玉面玲珑 > 第五十三章 真情假意?

第五十三章 真情假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他手掌心中的炽热,看书窝网】莫可明有点热得似连心,这状的情愫,正在不知不觉间她的肌肤,十指容迎要渗进游进了她的心房。【初感觉到

不睡,那不去吩咐人他温情脉脉地眼光,她抬起眼帘,正好对上想吃什么?迎初这就道:“既然相到东院里来罢。”知今晚让他们把相头轻轻一跳,到小厨房去说一声,公的饭菜送

“咱的么?你什么也不用你进门这许久,我们忙,除了睡话,我就是想跟你说说和吃柯弘安说过都没有好好“哧”一声笑了,道:就不能说点

感受,幸好还有他温暖里不知是什么滋味,有一次看他这般模样,心手掌的提醒,不然容迎初是头置梦中险些就要以为自己是身种不真实的和暖

儿要跟相公商量。”的一天,迎初不曾想到过尔一话儿呢。这么巧,我,道:“过去从来,相公会有来陪我说倒真的有一宗事很是受宠若

,道:“哦?是什么事?柯弘安一时起了好奇心

她更安心也更名正言顺又道,“不知相公可曾些年月了,到留在相在相公房里伺候也有好名分,抬她为姨娘,让给她极尽心的一个细边身份致人儿底也道:“紫文姑娘想过,样的人,而且又是是相公身了一公身边一个心伺候?”容迎初娓娓不一。”停下,

我抬紫文为姨娘么这个……你真的他的神色越发黯淡了下叹了一口气,道听着,不曾想她的话越阑珊。他?”是往下,到最后已是意兴柯弘安本是饶有兴味地:“还道你要说什么,原来是

初都是看在眼里的,到他容神的应先听听迎初打点这院心斟酌了措觉得紫文姑娘与注意变化,个不同,也是相公身意。”之所以会如此提出辞方道:“迎初“当然,,也是因着边的老人了,心心念念切还这样妥帖贴心的人儿,她微觉意相公的主妥当地帮容迎初不是这只是迎初的愚见,一抬为姨娘,那也可以更外,小要是能都是为了相公。迎子里的事。”她觑一觑他的脸色,

答应我一件不要生怕对我说错不要这样小心一句话,也不脸庞,轻轻叹道:迎初,她谨小慎微的他坐起了跟前,你想怎么就说什么,就怎么做,这认真真地对她道要费煞思量地揣地循身子,认样可以么?”“都,“柯弘安注视着什么翼翼事好么蹈矩,摩我的心思。你想说是我不好。”?日后在我

本正他一经的,错愕地凝视着再似往日?可是相公觉得迎初已是可信之人?神绪间的诧异,道告诉迎初,为何今日不:“那相公能不能容迎初暗惊于心面容,稍顷,方平复下

,你一目中一眼道:“在我心之人。”柯弘安一字直是可信

容迎初仍旧百思不解,眉头紧蹙

日子的人,面对的恩典,总是患得患失如同是过惯了苦,不知所措从天而降

的理由么苦涩:“你已经是我?”带点无奈的这个……可以算是给他不觉失笑,真正正的妻室,我不相信你,还能相信谁?

不好,相公的一迎初片心,竟然不能领会。”容迎初亦笑,道:“是

他深深地看进她的眼眸里:“你真领会了么?”

是在跟迎初说笑。”过去脑都容迎初垂下眼笑,不用争了,就像做间告诉我力。突然一直在争,觉得没有帘,轻笑道:不劳而获,争得是彻底的竭尽全道相公,是不梦一样,又像是玩成了习惯,满心满

累了,我跟你说的不他情不自禁地捧起她的初,我知道你脸,柔声道:“是玩笑话。”

受不起的。这又是一场探而已,那恕迎初雾充盈,话音益发低“相公,的心思。”我承”她双目内有晶莹的水真的无法领会相公浅,“如果

为她将鬓旁的碎发挑开始,为营的路子从今往后,我想和到耳后,顿一顿,语气益发坚定,“可是迎沉沉道:“这是我自食多,去,我只想你不要你站在一起。”果。一初,过去的事已经过顾虑太,也是我。是我让你走上了步步他苦笑不已,怜惜地让你无法相信我。”他我就是错的

意,是真的?会是真的么?也许,相信他,是明从他的眼还有她唯一的里看出了诚心与真初扬眸看他,分选择。些许不踏实,,也许…可潜意识间却只想相信他容迎…萦绕心头的

你不对迎初说出这番话相公言初也会唯相公之命是从了,即便她柔柔。”一笑,道:“,迎

膳,晚上…,方松手放开了她,语柯弘安闻言,默默地会留下。凝视她半晌…也恢复了平静:“今日我留下用晚

难掩羞涩地垂下了头,了,我……这就去命人准备。”容迎初已经白了他的用意,道:“迎初知道有点明

曾听紫文说相公喜爱汤让秋白到正院的小厨淡易已近酉羹佐饭,下食为备饭菜了。她出房去命人炖上一盅百合去吩咐秋白今夜上,另又时,也是时候的菜式宜清便参竹汤。

儿,丹烟竟来容奶奶转告南院为他备不在正院里,不知可是下了鲜藕女贞大爷出来,奴婢自会亲爷道,我家奶奶已经等了在东院中?若是在,的大门处扬声道:“容站在外请大爷到南院去自张罗的当奶奶,我家奶奶让我过一声,已在大爷,或是请许久。”鱿鱼汤,大爷烦请来跟大了,

姑娘?你家今日是要留在我这儿奶奶很是贴心,只还是来求见;要不是什么秋白正欲发一拉她的手她自个儿享用罢。”么?就——鲜藕女贞鱿鱼汤我房里,的,你家奶何急事要见大爷,,径自笑道:“这位可急事太懂这府里的规矩。大爷是在还请她亲自前奶若有是丹烟当是大爷赏作,容迎初拉

离去。丹烟面上沉了一沉,嘴上虽不敢驳原地踯躅着不甘就此迎初的回,却仍在

这时柯弘来?不就是子,你怎么还不进来,道:“娘着你呢!”吩咐下去就是,为夫还等了帘子从里内走出打点个晚膳么?

片绯红,这里还有旁人在呢,也容迎初脸颊霎时一娇嗔道:“马上!”就要好了,瞧你……不怕她们笑话

我一道出去吧!”瞪丹烟,一边走像这样没有眼合着该在这时打扰了奶奶是。奶奶快别操心了,笑道:“奶奶别怪,秋白这就去了。是我们这些丫头们不到门前拉了她秋白掩嘴色的人,还是快跟的臂膀道,“姑娘也识趣,原不”一边拿眼睛

。”,带出一“大爷,我家奶奶特和莲藕,要为大爷做,花了半,就为地为您备下了晚膳选出上一点希天的工夫席清、鲜相宜的莲荷宴冀地对柯弘安道:地甩开秋白的手丹烟不情不愿好的荷叶

一个懒腰,漫诉你家奶奶,我今儿个听名字倒挺新去了。”不经心道:“莲荷宴?鲜……不过你回去告边,就不过留在大奶奶这容迎初转首看向柯弘安,只见他伸了

只得苦着脸离去出了为难之色,可大了。丹烟明显地露爷已经院去发了话不到南,也是无计可施,

理,相公影,对自家真的是心思巧妙,而,论该去她那里才是。”相公道:“且今日是她过门第二日容迎初看着她的背韦妹妹

贤惠?”额道:“你能不能不柯弘安拍

公准备什么莲藕宴道:“只可惜了我没,倒有油拌鸭一只。般玲珑的心思,没给相容迎初止不住笑,

柯弘两小葱!”安却睁圆双目满带期待:记得放拌鸭,“好久没吃过油

要再提油拌这一顿饭吃得尤手捏住他公的膳食之内。于出于对油拌鸭的迫切的鼻子,冲要再问了!”油也没有,“不过容迎初撒了一个小小是柯弘安缠着她问了她忍无可忍地许久,直到鸭的肥腻让她无法将之鸭!哪儿来谎,油拌的油拌鸭,鸭拌列入相期盼,其的香。不他嚷嚷:

,她玉指柔若无骨地夹着,也没有任何的矫饰未施脂粉的欢花香气。他皓齿,素颜清丽他的鼻尖,的目光落定在她。这一刻的她指尖间是他想看到朱唇摇曳朦胧的灯火之下是若有似无的合上,话语间益显明眸她,他心目中的她。放下了顾虑矜持,方

下。吻了一唇边轻轻地他忽然执过了她的手,放到

一凝。抬眼看他,明的光影之上只余一片温情柔她的视蒙昧不意,映进戏谑,清俊的脸庞下,般无可,更没有犹豫的间隙。线中,直透入他不知何时已收敛起他在她怔忡的一刻便震动。她心扉,竟是这她如她把打横抱了起来亦没有余地去抗拒的笑容也随之凝了受电殛,手微微地一抖,脸上盈盈眸内满是抗拒,,缓步往床榻走去。

此时紧张的意绪。她低呼了一声,全然,并自己的心跳。一起一伏,如是只是面红耳赤地伏竟似是感觉到了他的心跳不知该在他的肩头,怎样反应,

放下,在已近床边,他将她轻轻语道:“我没有碰她。她耳畔

语。在此时此刻,她自己什么也不必膛里,不言也不知道抱住了头脸埋进了他的胸他的脖子,容迎初心领神会,举起说,只需要等待。双臂

点颤抖,心底。他一下将一股然怡人,她忍不涌动的那她抱紧,深深地落她的唇瓣弃,捧起她的脸庞动人的醉心,辗转不,温柔撷取住要捕捉当中更为流转于她唇齿间眼睑止不住有唇边吻了一下。她莫名的盼望使她自己也觉意外。他的气息温温热热地,是淡淡的自他低头,轻轻地在她难舍难离。

字无错-,您的最佳选择!看无广告,全文首发小说,看书窝网

手机请访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