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看吧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多看吧小说 > 宅斗之玉面玲珑 > 第四十一章 死心不息

第四十一章 死心不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可供夫妇二人随时走开有小门动。扫。东院原便是留给咐秋白和紫文领了只是一墙之隔,且又在内里翌日一早,容迎初便吩柯弘住的院落,与柯弘安的正院安的正室夫人居人,到东院去收拾打崔妈妈等

显为切打处向戚如南告知尚有十日便早早便搬进了东院,一大嫂,原也该让你住在点停当后,方到锦和苑小姐的新居……”难,,依娘的意是韦氏过门之思,本是想把东东院,可容迎初院修葺一下,作为给韦家南得知此事后,面上略期期艾艾对她道:“一声。戚如

容迎初双的借口再搬出来,也算里人,住在哪儿是马家的颜面,不止一回两回了还是让过去,我断断目泛红,拿着丝帕拭上让弟妹为难,只要还为难,无计可施,只好这可,口口声声说不能名义上那韦家小姐一头,关乎究的,私下劝迎初的女儿了,那马大人住进东院,也只是这一让新妹妹住在真是折杀我了!我谅我不得法子,先允我必定新妹妹住进去去求了相公,让他呢?一样的伺候大阵子的。”不能搬到东院去,合该是马家的事,过段日子,我本来我是不该在此事不是住我承了马家的错爱,妇。要是角,哽声道:“是大爷的房和唐夫人,都是极为左右爷,一样的是柯家的媳那儿才对,可如今寻个住得不适

……”院,那我这边的理,,道:“我也知戚如南微有不忍是委屈嫂子了。既然嫂断没有让嫂子再搬出来道此次当真子已经搬进了东只是娘要是问起

容迎一层都收拾干净了,弟妹初道:“我也想到了这,可以从中选择两院妹布置新居如若要为新一处。”命人把西、南为免太太怪罪,我已经

好。要想在此实告哪个院子给韦样,我去向诉娘你的苦衷娘回话时,只管如戚如南不想惹不这得婆婆不快,又真心实便是,想必娘也不。至于选择家小姐,我还要问:“如此也意想帮容氏,想一想准娘。”便道骨眼下多生事端

了,迎初自会亲自:“那就有劳弟妹了。犹豫来弟妹还是向太太交待找迎初来问话好。”容迎初略略显出,为免太太迁怒,讷讷让她只是,初住进东院若太太不喜欢迎弟妹,

:“我知道嫂子的难处,笑,道自会替嫂子说话戚如南微微一担心。”,你不要

道谢。如南欠身的神情之下,向戚得色掩盖于感激容迎初将

悄悄走到相公身后,,她轻声事重重地走进内室之柯弘昕正在伏案苦读待容氏走后,戚如南心膀来。热茶,方伸手轻柔地为他揉起肩书童青槐出去为主子吩咐了相公的近侍,看到相公换一杯

南的动作倏地唬,思则得之,不思也不言语头来,看到妻子后略松则不得也。为夫了松神不知娘子进来,娘子一声。”了他一跳。他抬起书本学问之中,戚如情,道:“心之官则思如今满脑子都是孔孟柯弘昕正沉浸在圣言,

在这苦读了许久,想看你进来提醒你该用膳了事,可别累坏了。用功是好身子。”戚如南道:“正是

书本,道:“考可是出了什么夫自然要多多用功。过了一会儿,见妻子他们把饭菜送烦心事了?”儿苦思冥想并没有回应,戚如是不离头看去,只见着什么。他忙拉过妻子吃了。”说完,又埋的手,问道,“南儿,头看书,柯弘昕眼睛仍你让觉得奇怪,方才期日近,为进来便好,我就不出去南正交抱着双臂在那

从马家把大嫂认为义女戚如南在相公身旁又会怎么着恼了。这事要我说话时,让娘知道了,不知临行前找脸上便阴沉样子。刚才大嫂过来去了,紧。我从来没见好,今日蹙眉道:“自的楠木椅上坐下后,娘的心绪就一直不进了东一早便到韦将军府过娘这个院里去,我心里更犯说她搬愁了,

柯弘昕道:“要替大嫂担着此事吧?你该不会是想着

成了马家的义女,怎好深劝。如今大嫂在韦想的,为顾全马家的是坚持要和韦将军家韦将军家定下大伯的,道:“娘这样与大嫂的颜面,我非。”会闹出大事来,可的名家小姐过门前搬也是无可厚么说也跟早就觉得此事深有,我也知道她心里怎么颜面分也好,她这样做样了,院去也好,为坐实自己不妥,如今大嫂结亲,我总担心着娘还亲事,也完全没有顾虑娘主意已决,我也不从前不一戚如南叹一口气

妈妈的管事周声后,母亲。,大太太万福。”他闻忙从座上恭迎声:“见过大太太正想说什么去迎,却听外头传来柯弘昕皱一皱眉,站起,和妻子一起走到外厅

锁,目苗夫人生不安。张脸上满是得旁人不自觉地心凝重,眉头紧内似有阴云无数,看

,小心翼翼道:“娘,强压着心头的惴惴的脸色并不还是按原来说的谈的结果,可眼看婆下首坐下,新落座后,便在婆到韦将军家商”本是想要问婆南伺候她在南窗主位上绕了一个圈修葺布置?大奶奶的院子,可戚如子。,又不敢直接问,只好

照旧。韦将军已经正室夫人苗夫人冷发话了,疲惫冰冰地瞪了媳妇一眼,将略感论如何。”的身躯靠在椅背,他家的女儿,必须是上,缓声道:“一切

悄悄地相视了一眼,柯怎么安二人以正室之名过门,平白的姑娘“倘若韦家言,遂代妻子把话置才好?此事非同小可。”成了旁人的话子有话不敢直戚如南和柯弘昕,那大嫂……容氏可该夫妇弘昕知道妻说出:,不能失了礼数

头思忖片刻,一边用情面上,也不能太折辱她当初进门时礼数夫人垂指轻轻地叩并不周全,可看在着椅扶,道容氏如今是马家义女的身份,纵然:“为娘也向马家的韦将军坦言了了她去。”

松一口气。可正室之位为棘手。思及此,不禁开过容氏只有一个,岂得有容氏真的是两难。”二妻?容氏身份的转变,心里也有点替戚如南听婆婆有松口放的意思口叹道:“此事还,让此事变得犹

”她审来过,苗夫人找的可是视地看向媳妇了主意,此时听到:“固然是,“刚才有人来回媳妇的话,不觉面露不豫,道软,凡事不知道心里已经有我,说容氏?究竟何事?”留一个心眼。难,难就难在心肠太

婆是派了人留心着容家小姐即”停说,因着马家也知道了又补充道,“进了东院去。西。”可以命人过去布置新居所以让她搬如指掌,如南她已经把南院和院收拾妥当,我随时都闻言心下一惊,知道婆“容氏确实来过,她的举动,才会对一切了遂敛一敛心神,也不将入敢有所隐瞒,如实道:一停,屈,门,不愿看她受委

她今日搬进去了,急转,打紧“罢了,便让定,嘴声,道:她的了么?”脑中思虑经的正室一个东院吗诮,苗夫人眉心“先下手为强?她以为或是西院,又有什么?只要是正大奶奶,住南院?”住着罢,不就是边笑意更显讥那块地方就真的是一个念头落一跳,冷笑了一

,可仍然留了下来院定为韦氏的新居?而数规的话弘昕二人听到母亲戚如南和柯亲道:有玄机。柯弘昕心里虽想回去读书室的来?”为免妻子为难,的意思是说矩,都是依着迎娶一切礼苑的南院或西“娘,又问母,只管把万熙,暗自觉得别

礼数,给“我会是什么名分。如今的担忧面前,她更觉得此事安排新人拜祠堂:“容氏虽然是马她的就着时辰的缘故先不我们要处理此事的主韦将军府里出来后一天,因进咱们柯家之门的她来充当不能降她为,她心里就打定了一个入族谱。长房长媳。”自从顾念马家的颜面,确是,韦氏过门的义女,可她只能走这么一条路,苗夫人道了吉时,把韦氏的向韦将军道明当日是如何意,现今在儿子和媳妇局,当日过的是什家的字以弘安元配的名分记,都是过去的入族谱,我自会另择娘,可也轮不着

婆的话,隐隐地明白氏先入族谱么?”意思,心头一紧,脱了个中的这是要瞒着容氏,让韦听到婆口而出道:“娘氏有转圜之机,此时戚如南本以为容

再搬道:“她容氏晓得先下劳!”苗夫人睨了她一眼,来什么马家、虎名分落实了,她过得了初一过不家都是徒为强,我就让她知道了十五。只等韦氏

素来关系容氏毕竟过门在先,并且马大人和爹也算融洽,若柯弘昕皱眉道:“可和来,岂非……”是为此事闹出不

念到这一层?容氏,看在也算是顾全两家的情分了!”苗夫人道:谱,她以平妻的名分入族马家的份“我何尝没有顾上,让是降不得

戚如南心下一惊,和柯弘昕异口同声道:“平妻?”

过门的所谓的平妻列名墓碑或祖宗牌位。的子女均可视作嫡子容氏来说,已经是极向元配行妾礼,虽在,名义上也同属日后所生高出了一截。且大的让室来说,已是正妻,但相对于妾妻室,不需要非明媒正娶步和莫大的恩惠。,死后亦可始终不及地位在苗夫人看来,这对于

明年开春就你分显耀。”回应他们,转向云的机会。以你爹方有平步青书便是。你上一年乡的威望,不是要会试了,旁苗夫人没有马上的事也不需要心理会,只管安心读试中了举人,上凭你自己用功考取功柯弘昕道:能考中贡士,人增了不少光,若此次名来得光彩子,可终究是及不替咱们这一房没有替你谋取入仕的路在朝中

,他经发话让再留下,遂返回了内堂连声称是,母亲已也不他不要插手旁事去继续用功。弘昕

不仅是柯家的依也罢,咱们柯家能出大事来,有给她:“事到如今,这是最,对戚如南道半句,若走漏的就是一个平妻的名分为妥当的,轻轻地冷哼了一声损的可苗夫人待儿子不能泄露走后!”她别具深意名声!”法子,她容氏愿意也前,断断未成事之地看向满脸惊异的了风声,闹戚如南,道,“此事在

下心头的不安知道分寸,必不会向外漏出半点风声。”,敛眉道:““如南是。”硬着头皮又道,戚如南强压娘说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