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看吧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多看吧小说 > 宅斗之玉面玲珑 > 第三十一章 步步为营

第三十一章 步步为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和紫文说说话。梳洗,一切完事后,容迎初对道:“你们先出去来为容迎初几个如常进秋白和静枫几个清晨时分,秋白和紫文

退静枫、亦绿三人收拾了了出去。但并没有过多迟疑,和东西便秋白是有点意外的,

只管直说便是。”地方,容迎初让紫文在自己跟是较为顺见她如此,忙道:茶,紫文如今对她也算“大奶奶要是有前坐下何用得着紫文的从,眼,亲自为她倒了杯

拨我几句,要是不知叨叨几句了,心里有什么要紧的事,只不紧。”里一些事并不经意地道:“并没知道,只管随便甚了似不不过就是你闲容迎初看不长,对道,也不打有好些疑问呢,说我闲下来了没事跟,你若是穿了过是我进门时日也

疑问?紫文。”大奶奶有何紫文笑一笑必定是知无不言道:“

色都,按说“昨夜各房人向大老爷了只觉得惊心大老爷脸二太太如何会祝寿时,二老爷因故不能回来可是有何缘故?”不好,我眼瞅着老太太和,又听二太太讲的那些大老爷的颜面呢这是家府大话,我听不顾宴呢,?这当中

士出身,本指望着大老错,此事竟然没,只平静道:“二老爷得这是多大的事,想来了,当年进了嫌隙,东西两时告诉二来不知道这当中府间务繁有及紫文并不段时日,等宜州上这样的场面也是见多了出了何差,隔了一成,大老爷许是一时公谋求在京中授官,后并没有帮他办成留京的二老爷才知事,自此两位老爷便生任的爷代为上下打点,道大老爷。”的来往也少了忙,也没老爷文书都下来

有作声。”老爷太那样讲大悟道:“怪道二太话,大容迎初恍然也只是忍着没

子素来是温温吞吞的,反盈天的呢。”王洪说,大老爷道:“知道要赴宜州吵得沸等境地,我们看着只更觉太亲自来劝,才把二那日竟然怒得失了方寸这还不算后来听大老爷的管事还是老太,又砸了好些东西老爷,就那样任爷了,半句也没有回应二由二老爷骂了,最后大老爷书房里得心惊胆战。老爷劝回去了,莫说是想这二老爷性上任后,在老太太大老来不会说一句重话,什么。想当日二老爷就是对下人,也从不然还不知道要闹得何

。”太对大太太说话冲撞了原来两房的老难怪二太迎初轻爷有这样深的恩怨,也轻叹了一口气,道:“

轻一垂,的事……”,却也不全是道:“二太了言语紫文嘴角轻她警觉地看了容迎初一眼,立因为二老爷时止太对大太太这样话至此处,

只得迂回难得。”主位上到了她的眼紫文毕竟还情,又知的,也不便直接询问,太可真不愧为当家主母大老爷面子在前,却地请二太太在,虽然有二老爷不容迎初捕捉神,心知当中必另有隐是顾忌大太太道:“宽宏大度落座,真真

太太旧时还是姨娘的度,想大嘴,她又赶紧噤了声。时候,就受过二太太不少闲气漏了……”不觉中说紫文干笑一声,道:“大太太自然是宽宏大

的冲突,还是妯娌间碰东西二府成水火了。人必是势深,不论是从整大太太结怨已撞的斤斤计较,这房利益容迎初已然从太和中听到了想知道的,二太两位女主

不打经送到了,你先过去伺“外头早饭恐大爷吧。”仍心存不得,她心下算再多问了,遂道:怕已戒备,一时也勉强有了底,知道紫文

走后来。,容迎叫进方把秋待紫文

着万一容迎初有需要,其实当紫文掩上了房直徘徊门与容迎初密谈的时候,秋白并未兴许会叫自己。就想在廓下,能放下心来,一

,不是吗不得不心里更多的是莫可名状子还是有防着自己的地认,她的不舒服,经过了那么多事,原来主

心工作这跟都无法猜到容迎初的心思,一样的。百肯定自己是前世时,无论怎么用所以她不管怎么努力,,上司还是不会百分

初站起了身,该是想要早饭再前道:“奶奶先出门去,便上厢房里,看到容迎她走进了出去吧。”用过

,看似银红色妆花褙子不经意似是你,你容迎初看了她一地问道:“秋白,若整一整身上的会怎么做?”

来,疑惑地“唔”了一声。秋白一时没有反应过

定亲,你会如何自处?二太太都想要跟马家,知道了大太太和“如果你是我

然如此,我们何不给然马家人情,告诉唐姨娘与二太太怔,沉吟片刻竟还没有经过正经的礼数作实,日后在这大太太我们知子,指不定会好过些。所以大太太很有太对马家小姐意站在大太太大太太跟前得一个好,可能会捷足先登,既交好,可这门亲事毕以此在道二太太的想法,我们愿府里的日是志在必秋白怔了一,虽这一量边回答道:“大太后,边边,大太太送一个顺水

带上一点丫头,你的脸庞,果真是半点都不等她说完后,却略无奈,苦笑摇头容迎初静静听着,边端详着秋白道:“明白我的心

望着容迎初。秋白心头一凉,愕然地

,一边淡容迎初避开了她的眼光一边往外走太,你随我一道去。”饭后就去拜会二太然道:“我用过早

益发觉得不是滋味究竟要卖何药。一时,更觉秋白闻言迷惑,彻底不清主子葫芦里

****************

日初初前往西府求见二太太:“升等至日上三竿,待会适,二太太身上不方慢吞吞出来回道婆子进去半日,从旭喝过药便要歇你还是容迎,通传的回罢。下了,安大奶奶

边往那婆子手里塞了想辛苦妈有话让我转。”妈替诉二太太,语姐儿昨晚不会再来烦扰二太有数让我务必把话带到告太太,也不恼,,若容迎初干说着,烦妈妈了。只不过还银子,低低道,“太听是二太我传进去一句话等了太。”只安之若素道:,那我自会走了了仍是不方便见我这半日,因是心中请告,从

得了茶钱,便又依说话。”言进去。过不多时,出来道那婆子:“二太太请安大奶奶进去

容迎初道斟酌着说辞暗暗地谢,定下心神跟着复在心里婆子往里走去。一路也无心留意西府,只反的景致与东府有何不同

,丝毫就跟到西婆子边道:“早你说了太太精神不爽,来,神色有点不副唯唯的样子。”那婆子只一领了容迎初和秋白前小丫头看到,用容迎初能听我可不会替你说项你偏还起劲地为她通传廊往前走,来不敢辩驳。顺着回清的声音凑到婆子耳,等会太太要责怪下来府的正房,守在门前的

迎初垂下眼帘,只装作没有听到。秋白咬一咬牙,心揪得厉害。

娘在又对秋白道,“这位姑迎初一眼,挑起了帘:“安那小丫头扫视了容外面等着。”子道大奶奶里面请吧。”

头,示意她在外边等秋白里。容迎初不动声色地朝,然后径自走进了正点了一

木贵,若有似无地陶夫人正侧躺在铺妃榻上分紧张,偌大屋香气。榻淡淡的草药子里半点人声的楠洋漆小几上放着一个成旁侍立着三、四名全无,安窑五彩小盖散发出,榻前的梅花式蟒洋缎着绛红金钱容神间都透着几媳妇丫环,静得让人心生不安

身道:“迎初见过二太太,二太太万福。”去,福一福容迎初小心翼翼地走上前

人一手撑着头什么入:要紧的事,让你交情?她能告诉给我传波澜,开口便是单刀直颅,半眯话?”陶夫过来着眼睛,面上不见“你和语姐儿什

初和语姐儿相任何交情。”识于昨晚的夜宴,此前:“不瞒二太太,迎并没有并无意隐瞒,如实道容迎初

陶夫人睁圆了,道:“那她让你传的眼睛,冷冷地看向……”

初为了要见二太太情急容迎初平静道:“语下撒了一个小小的谎。话,让我向二太太传是迎儿并没有

起了愠色:“你竟诓我?”内泛

容迎初垂下头,道,若见不到二太太把实情告知,恐怕会误了二太太的要事。”:“只因事关重大

,苗屑地打量着她,冷笑了氏大寡呢,不曾想安大爷偏好生躲在着你这个自身难保的小里不出门,就不知道,倒跑来我这里好计谋全泡汤了,便你撵出府去么是为了要把陶夫不稀罕房大奶奶呢,可不就让你替安大爷守人不二房生活下来了我说什么要孝敬我的不要以为我镇日在西府话,些龌龊事!老太太找你们东府里的为安大爷寻正身上撒,现下正四处那些子虚文,更用不你不迎初,我知道你。你长房妇,没的丢人现眼你回来原就是,何苦来哉!”东府里自谋出路安大奶奶容一声,道:“添乱了?你少来跟把气往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