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看吧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多看吧小说 > 宅斗之玉面玲珑 > 第九章 泰山崩于前

第九章 泰山崩于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容迎内厅块枣泥山柯弘安用膳的秋白来到里送。初和银箸,夹起一药糕往嘴时,看到他正举着

“相公今天好胃口上前去,一容迎初在粥,一边道:果然不是睡就是糖粳米。”心里嘀咕了一下,方边为他盛上一碗冰

道:“紫文给我吃然就饿得慌。你坐眼睛盯着跟。”豆腐皮下一块吃吧前一碟包子,嘴里嚼着点心山楂,我突了一颗冰糖柯弘安

之前西,只慢慢道容迎初坐了下来有没有得过信儿去,听到一件跟相公得这也是件大事了,只不你有,但并不吃的院子:“刚才我到三弟妹知道相公你关的事儿,我觉?”

包子夹到了食碟:“什里,道么大不了的事儿?说来豆腐皮听听。”弘安把

庞,道:“我在三弟妹初试探地看着他的脸容迎房里时,正好大太太也媳妇。”来了,她跟我说,要替你再娶一房

来。直勾勾地盯着秋白也一下紧柯弘安看,只期“不”字张了起来,盼着他说出一个

暗叫哟我的大爷,您老也有点急了上没有露出什么可供的神情。容迎初不觉,心里:嗳别光顾柯弘安咬容迎初她们捕捉了一口豆腐皮包子,面着吃呀!

得越发起劲,容迎初没听清了,了一句话,急忙含含糊糊地说?”抬眼看了看容迎初,嘴问:“你说什么里嚼

咽了下去,再道:柯弘事了?”安好不容易把包子知道这件

初和秋白何其敏锐,一便知道这件事了?么说,相公你是一早他话中之意,心里不约初想了想,问道:下就听出了“这容迎而同地都是一震。容迎

过。”柯弘安点了点头,“她曾经跟我商量

道:“那,相公你对太太有不认同大太太的”按着为妻需贤的礼经不做法行,他并不纳妾这么简单,她满,会不会?还是别有缘故?如果是委婉地试探他的想法着一丝迫切问他反对夫君纳妾,可是容迎初这时可是因为他心里并不半点也捉满意?心他的言是非常地留称呼大太太为娘,教,她不能出口他对大的婚事?她怀眼下已摸不定他的心思,也只这门亲事,可是反对大太太安排

竟然连连点,我对这门头道:“满意没想到柯弘安亲事相当满意。”

了,不可置信地瞪着柯弘安看。容迎初和秋白都怔住

柯弘安不等容迎初如此佳人,如今竟愿下骠骑将军之独嫁我为妻,我岂有不满意之理?”月貌、沉鱼落雁,女,听闻生得花容再问,自顾道:“对方

再娶的这位将军之人?”将会是你的正室夫女,:“为妻?也就是说,相公知道容迎初心中一紧,道

“是不是正不过娘既然要和将知道,军府结亲,想必不会委屈了人家柯弘安挑了挑眉,道:室夫人我的千金。”

委屈我家奶奶难道就要口道:“不秋白忍无可忍,开能委屈那位千金小姐,

容迎初也不阻止安。秋白,只一言不发地盯着柯弘

劳。将军已经答应了作媒的中人,愿意与我家结亲。是着急这个?”柯跟对方定下亲事,但韦“原来你安毋躁,虽然你着急也是徒“我劝你还是少娘还没有弘安不以为意地笑了,

之意,就是让娘么?”着被迎初为姨容迎初道:“相公言下安安份份地等

娘的决定?”?你有多柯弘安笑着摇头的能耐可以改变:“你还能不安份

容迎初站起了身,道:段时日。”没有定下亲事么?距离婚“不是还事作实估计还公看看迎初究有一竟有多大的能耐,迎初便让

埋头喝粥,不好戏,我不看白不看。”语毕,道:“如果有再理会容迎初。柯弘安笑

了正院。说徒劳,便和秋白离开容迎初也知道

忍不扮猪吃老虎,看他今大爷,亏我日这副模样,整一个住低声骂道:“这个回到南院厢房,秋白前番还说他是型猪!”就是猪,就知道吃饱了睡,睡饱了吃的瘦

沉重,一听到秋么睡都还是老三字用得甚容迎初本来心情还有点瘦型猪’这样子。”妙,他倒还真是怎么吃白这话,不禁失笑:“

点也笑不出来。容迎可是半带忧心的忠婢慰她道:“可用之机。一起来想想,看没有用,我们不如现在担心还有何可扭转局秋白初望着面再多也面的,倒反过来安

自己是个聪明人,可是到了要紧关头,竟帮不奶奶,秋白一直都秋白不由有点愧疚:“。”以为了奶奶分忧半点

太要降自次都想帮自己解己一事,应是与她无关禁想起了戚如南,”她不围,想来这次大太心我看向自己的每一时,戚氏几“此次事发得有点关心,所谓个眼神都,大太太为难自己迎初摇了摇头,道:戚氏一直对自带着深深的同情然,你也太则乱。己流露出了怜悯之意,

尊重她的想法。”,可是终究算是帮衬奶奶柯府中与大对秋白得大太太过了一个念头,她立即于心下念头,半带思虑地太太较思及此,她脑中闪重用的人,便是三为亲近的,又中馈着大太太主戚氏。虽说她的话大太未必会听捕捉住了这个道:“现在看来,大太太或多或少都会

闻言,道:“秋白奶奶难道想求她帮忙说大太太,收回成命?”

去说,并非这么简单大太收回成命的。我只是发觉得我处境堪忧,很即使她帮不了解决这次的问题一个冷,也是个值得交好,眼下这个面无情的人,她也许会很是同情,并非是容迎初摇头道:“事情现戚氏对我都不会轻的对象。境况,任谁是可怜。所以,

朋友,总比多一个敌白点头道:“多一个人好。

可利用的机会。你别道,“大太太,快去帮我把老太太,等大爷的新拿捏我,现在我反倒旋的余地,我可以趁着她原是想用这个来觉得是给了我一个回这段时日,慢慢寻找派用场。”“又是哪里来的怪的忧虑,话。”她敛下了心头东西过门后,才容迎初笑瞪了她一眼,媳妇多想了让我的名字入族谱,都找出来,我说了赏的好

给戚氏意了,便道:前赏点想到主子的送过去吗?”一件秋白依言把老太太了出来,已经有下来的绸缎、首饰、奶奶是想挑炉等物找

户人家出身原是书香门第,也是金马得着?我也不知道她头,道:“戚氏娘家平日里有什么偏好,便家来,又有大太了,嫁到柯苑中的派迎初拿起绸缎和彩绳,想起戚如南在投石问路吧。”西没见过没用的荷包,算是太疼着,什么好东先给她绣个家锦和玉堂的大

拿得出也算是丝线和缎布。容迎初一时便在桌上摊开了各,因此一手针线活些绣品拿去手的。变买帮补家用会做旧时在娘家中,时常也

她们鲜人便起了绣活来,间中妈妈过来提用膳外,于是主仆少理会外界诸事。窝在了厢房中做除了紫文和崔

代,你肯白语不绣得累了,秋错生了必在这婆娘们的脸了。”里看这些惊人死不休个时定是个女强人,也不道:“奶奶,我年代,若是投生在我以前那其实一直在想,你是

可不会容迎初也语无伦次了不干那偷鸡摸边穿针引线,一边笑道:狗的事。”有点习惯她这样的是女强盗吧?我可,一“什么是女强人?

的银子自己怕的。”业,自己“噗”一声笑了,道的追求,有自己的事女强人就秋白然不会是女强盗,鼻息,更不用像:“花,不必仰人是有自己现在这样担惊受

出来的花样,“你说的事业?是不是田地和铺头审视自己绣我听着难懂,追求容迎初低子?”

“可以这么说挑着彩线道:,过去我吧。奶奶真正正服你了。”你厉害,现在算是真秋白也不解释了,帮她一直觉得

何?”

色。出要跟客户开个什么会,“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地在这里绣花。回想以前,我要是明天这么大的事,然面不改容你竟都会紧张得很。”

,因说是祖带着妻子女儿仍没落了,这苏倚究竟是什么接着随口又容迎初抬头看她一眼,你旧时爹娘的老家?白,你说的我越来越听,就别闹了吧。”是容家地方?可是了。留在容家伺道:“你总是提你也算是家生也没走的管家,后来容家的那个什么‘时代’,道:“秋候,所以秋白”秋不懂了白的老子苏倚本曾受过容家的恩,便

是你认识的那个秋的话的,秋白想着反正白。”其实我并不便道:“奶奶,主子一直是不相信她

道:“容迎初闻言,又笑了,谁呀?”你不是秋白那是

眼前的陌生诸脑后了。一场突具只祸,如其来的车有八岁的小小身躯!更突如其来的是,摆在曾经以年代,以及自己一我是谁?秋白有些微地茫然起来,前世的七年前就抛那个名字,早在到还是醒转了过来,为自己了,没想就此送命

头路,认命之里生活了七年失望的婚姻。年,虽然吃过已经有了回会前世那段令她遵循这样的人生轨迹也,跟随在容迎初身边七,已经不需要理下,倒也觉得未尚不可,至少不少苦,可是这样在这

。”白还能是谁,我不是秋她苦笑着道:“对

的人,你是你,便足线头,道:“不管知道你够了。”你是谁,我只容迎初绕着是我如今最值得信任

说什么,头专心地为容迎白明了地一笑,没有再络子来。打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