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看吧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多看吧小说 > 宅斗之玉面玲珑 > 第二章 通房丫头

第二章 通房丫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崔妈妈一众人的面子的斜斜地插上。迎初从妆匣子里取了回心髻进了发髻双结如意钗毕后,一支白玉嵌红珊瑚珠秋白为容迎初挽了个,当着梳洗完,容

换一身。”丫头,刚才委屈你了,人等,容迎退了这各怀心思的一干接着屏初拉过秋白的手,微带这身上还湿着,赶紧去愧然:

什么,秋白满脸坦然,道重了。这不算我乐意。”“奶奶

里在白似有明了,自笑道:“只有奶奶好了,暗暗揣摩她这话中之意,一损俱损,会不识事务?”才能好。一荣俱荣理,我又怎。秋容迎初注视着她,心相信奶奶也深明个中道

容迎初操心。叹息一口气,了这宗儿我道:“趁着时候人心思活络拍她的手背,“你一向不需要我”轻轻,完省油的灯,事情还得很,都不是目带赞许,轻拍一还早,就到正院去。”道:“这几个赶紧去把崔妈妈叫进没完呢。”顿一顿,又

怪,又有点不也不代容迎初房中,心子。这路可长有的是能耐跟容拿大就要唯她这院,容氏该不会是趁势此当上这院子的正经主子了太的人,在容氏来之前崔妈妈一回上风,自己次被叫进了,以为自己从此是知道得清清楚异想天开,她本就是大意思她可着呢,大太太的氏耗到底!,刚才已让这容氏占了也算是让了一步了就已经管着时间楚,她有的是她能就一时之快,是从吧?当真是内不觉有点奇,即使让她逞

来,坐下出乎了崔妈妈的。”一边给她让座,又正想倒是着,容迎初已上前来一手扶着意料。她的臂膀,微笑道:“妈妈辛苦了,让秋白上茶,说话

出了感戴的神缓道来,实戴才是。”边说着,一在心里。”容迎初缓玉嵌红珊瑚珠子的双结,崔妈妈一惊如意钗摘妈妈多多担,一副不容拒绝的态崔妈妈的手中还望手把,不动声色地塞进了镇日里看在眼里实在在地露,感激多劳烦到容迎初紧紧色来势。中的繁杂事务,我是“妈妈为我打理谁知,想要推托,了下来发髻上的白地将钗压在了她掌心中,“日后恐怕还有妈妈的地方,

崔妈妈的发秋白髻间,钗与妈妈就可隐约也猜到几分,在旁不知主子意欲何为,,可好看了。”便上前取过钗,插上了笑盈盈道:“这是相配,瞧看着,虽

此,充撑都是老太太给备下的,唯其如可拿出手的首饰还是也没有,身上的衣寥寥无几,这支于容氏的份量的,容崔妈妈是知道这钗对氏当日过门一件嫁妆钗可算是容氏最能场面的首饰了。裳首饰

就没有再推拒,唯唯地宠若惊,也一时有点笑着受了。

容迎们说了什耳聪目明妈最清楚了。日后若发有妈妈妈里有数,更不会亏待了必是只初的笑越发意味来告诉我,我好妈妈。”:“深长做了什么,想有何不妥之处,只管,这院子里的丫头

知容氏这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太极:“这些丫,容氏这意图虽是明打了个觉得迷糊,不显,崔妈妈怔了一怔人不知管放心。”。想一想,便奶只道怎么应对了可却让她越发们都是极好的,奶倒有点让

,多白送崔妈妈出去。当厢门打开的时谢妈妈提点!”淡淡一笑便让秋的我记下了候,容迎初突然走没有得到正面的扬声道:“妈妈所说到门边,可容迎初并不着急,答复

花的静枫闻声回过了头来,一眼便看到了崔妈妈院中洒扫的小如意钗丫头们耳中,在廊下浇发髻上的白声音很响,传到了

?”走远后,容迎初方携了秋白走出厢的身子好转了是大太太说过件好事,你有大爷身子好有听到目送崔妈妈了我就不是大奶奶,道:“安大爷房,施施然来到静枫跟

这问话,心下一紧大太太说的得硬着头皮回道:“我小丫环,哪里能听到静枫乍然是大奶听到容迎初不由想到崔妈妈刚才在话。了什么,只不过大奶奶房里是不是说奶院子里的

走开了。秋白匆见对方神情僵硬,退。分寸晓进枉崔妈妈一直小丫环,也不静枫回应,径自是知容迎初冷笑道:“你原匆扫了静枫一眼,果尴尬中又夹着气愤。”语毕也不待夸奖你行事道自己是我院子里的

一着行崔妈妈和静枫的关系,原来是笑着对主子道:“我么联成一线。好的白玉钗给了想借此离间看她们还怎定是恨崔妈妈得可妙,今儿个崔妈妈,崔妈妈不卖帐奶奶这静枫两面三刀了,白低原还担心你把那么的话会不值奶奶。没想到

,我不配的自不会去争人的,我并非根也不是没道就是个寒初扶一扶,她们背后里嚼们不和,才会的女主意最大,对这院子里的,从容道:“崔妈妈和我拿之明,可既然落捏,我才我手里了,就是我,我的东西也额前的回心髻个下人。话说回就容不得别人来抢。院子门出身的穷家女,原有更大的余地降伏这些没有自知深的,只要她人影响自然是最是不配当这理,我不过容迎静枫这两个人的主的舌有弱点被

*******񧤲

倏地一变,旋即转头冲,便见一名女子礼,容迎初正想说已摆上了早饭到她,神爷,她来了院,容迎初径直穿容迎初,脸色荫路暖阁里娇声道:“来到了万熙院的正几个小丫环看出,那女子抬过回情各异地朝她行过沿着林向她问个明白呀!什么,室内张罗的掀了帘子从暖阁里走,你倒出来帮我,便见那八仙圆桌上廊走进内室头看

眉眼间满是嗔怨,整袄,身边,也头挽双髻,一张瓜子脸黄色百褶裙,容迎初冷眼看着这女的模样。这就是柯家大下面是葱她上身穿暗绿色绣金盏子的言上浓妆艳抹,语行举,只一个妖妖乔乔,自幼便伺候在安大爷房丫头紫爷柯弘安的通算是这万熙院的花的小半个主子了。

亭立在当中的容迎懒洋洋地起了身,趿着响,俊美的面初。鞋子往外走去听闻声长榻上养神呢,内里的柯弘安正躺在,出了堂外,便看到亭上泛起了一丝厌烦,

她使唤我做事,我不过拿了藤条打我,下手可柔若手就是这容氏我昨晚不是跟你说了,怨道:“爷,是一时顾不过来,她扬我身一旁的紫文,幽幽怨狠了。”在疼呢,都给打的,无骨地挨到了他身上来

和秋白闻言均为之一惊她平白莫说她是新进的媳容迎初将她休弃的理由妇了就背了一个妒忌,更硬生生地容迎初头上,这鞭的。笞房里人的行为绝对有大户人家的禁忌了罪名在不贤的恶名,夫家,这要是传了出去,这紫文

看着柯弘安。容迎初本想要可念头一转,又定下了来,只抿紧唇静静地分辩,

果的关键。是决定此事他的态度,才

拿了银箸夹点心吃呵欠,紫文不满地了拽他的衣袖,他柯弘安不合一时并未理会,自时宜地打了个顾自地在八仙桌旁坐下,

这容不是答应我要好好审紫文不由发急了,道:“爷,你昨晚氏的吗?”

果。”一块紫薯糕,点了点头他嘴里还嚼着,谁就要承担后,含糊道:“谁打的人

?”容迎初攥紧了手担后果认为谁应该承丝帕,开口道:“相公中的

,瞟了她一眼帘一抬柯弘安眼,漫不经心道:“你打人了吗?”

“我没有。”

突然深沉起来:“我凭什么相信你?柯弘安目光

白白的公道!”触目定会为我讨回往上一挼,露出了手的青斑瘀痕,声音益发尖利:“我身惊心。她上的伤可是明明紫文挑衅地瞪着臂上一道道呢!爷,此事一定要上容迎初,举手将袖子告大太太,大太太一

这是相公房中的事,太太主理务已是繁忙不堪,自该由相公来定夺,府中事容迎初不?”何能为大太太增添烦不火地道:“大

跟前,满脸鄙薄:“你紫文来到她去说个明白?”跟前若不是心虚,又何必害怕到大太太

我打是心虚,让你闭嘴。”过你以后,有的是容迎初眼中的轻蔑淡得不能再淡:“我若

坏地转到事不关青一阵白,气急败毫顾忌,更别说说的什么话!你就眼睁睁己也似的柯弘安身边,听听她你不在的时候了……?你在她尚且没有丝撒娇撒痴道:“爷,你看着紫文被欺辱吗紫文脸上一阵

,面上只吊儿郎当地一笑。上,你们柯弘安转过头来,她这了他视线中楚,这一大也还没吃她吵吵闹闹地弄得,他半倒考起我来耐来,容迎初看在眼里眯起如星辰头又犯晕了,早的我神儿都没和起了,嗳哟,不行,我这目中的波澜柯弘安般明亮的双眼,掩下,垂下回过来,早饭们心里最清有你我回去歇会儿,你们俩忍不住又露出几分不自便!”头轻轻泥来:“你们两个抹笑意正好落进谁对谁错,只

弘安竟然就此不紫文没想到柯了了之,气得满脸通红了容迎,回头安进了暖阁内。狠狠地瞪初一眼,便追着柯弘

须有的罪名真是心,这候用膳了,她转身就样莫文竟然包藏祸白亦步亦是不需要容迎初伺趋地跟在她身后,不无担忧道:“这紫可大可小。”离去。秋如此一来自然

意,道:“容迎初却是不以为无声狗咬死人,有挡,暗箭难防。”白,记住一句话,明声狗是虚有其表。秋枪易

可是有主意了?”的话,不觉有点放声狗非杀不可,奶主子问主子道不及待心,“这有秋白细品

角,淡然容迎含着一缕笑在嘴不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