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第一圣贤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九章 白酒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九章 白酒

小说:千古第一圣贤 作者:孜然腰花

    紫筠扭头冷冷的看着陈铭,但陈铭却发现紫筠的脸上有一抹红霞,于是陈铭带着一抹笑意移开了目光看向远处的绿水青山。

    能看到紫筠这样的一面也实属难得。

    紫筠看到他这个样子很努力才压下心中的暴躁,冷冷说道“回去。”

    陈铭扭头看向她,自无不可的点了点头,将手伸出来说道“走吧。”

    紫筠迟疑一下后才将手放在了陈铭手中,陈铭握紧,下一刻紫筠又感觉自己进入那种梦幻般的通道,整个世界都变得扭曲,只有终点在不断放大,仿佛过了数秒,又好像仅仅只是一瞬间两人就又回到别苑中。

    她身子踉跄了一下,陈铭微微用力握住她的手将她扶住,紫筠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后才恢复过来,脸色有些苍白,然后她放开了陈铭的手往房间走去,陈铭也没阻止,轻笑一声后回到自己的躺椅上,翻开书,书是《南华经》,他现在觉得这些华夏的古书里有难言的力量。

    南华经就是记载‘北冥有鱼’的那一部经书,这部书包罗万象,对宇宙生成论,人与自然的关系,生命价值等都有论述,主张天道运行都有道理在,甚至在地球很多近代物理,化学家都从这本经书里得到过启发。

    栽种于凉亭一角的两颗竹子垂下枝条,陈铭摇着摇椅细细看书,渐渐忘却了一切,而紫筠回到房里后一如既往的准备冲刷陈铭给她下的禁锢,但这一次她却怎么也定不下心。

    【王不需要我保护,她身边有夫子呢】

    古狼的话在她脑海中闪过,她下意识抬手摸了摸脸颊……

    有他?

    紫筠眼眸中闪过一抹恼怒,那天晚上其实她是有知觉的,只是因为醉酒所以有些迟钝,但第二天她都想了起来,他居然碰了她的脸!

    待她恢复之日先将他吊起来打一顿,以报这几月之辱!

    这股执念真的太强了,哪怕她如今已经对陈铭有些钦佩,也没有了恨意,但之前陈铭可把她得罪的太深了,在这之前她是不会有什么别的想法的。

    她什么时候吃过这个亏?被人捉起来关在这里……

    简直了!

    ……

    时间来到第二天,中午时分,在造纸坊的一个大锅前,这是萧文诺趁着这会休息的时间蹭一蹭这里的炉子,此时孟毅正在调试蒸馏设备,萧文诺抱着一坛酒走了进来,这是他花二十文买的一坛两斤重的杂粮酒。

    “孟兄,蒸馏器可安装好了?”萧文诺问道。

    “当然,萧兄你买酒作甚?水呢?”孟毅不解的问道,不是说测试蒸馏器能不能用吗?他还以为萧文诺会装一点浑浊的河水过来。

    “这测试当然还是用酒好,若能成正好方便我俩庆祝。”萧文诺笑意盈盈的说道,孟毅闻言也没多想,笑着说道“如此倒是让萧兄破费了。”

    “不碍事!”萧文诺大气的说道,随后将酒倒进了锅里,这酒是绿色的,里面还有一些杂质,萧文诺买的基本是最次的酒,等火点燃以后他心里也不由忐忑起来,虽然是最次的酒,但这可是二十文啊,是他启动资金的五分之一,要是不成的话……

    我就半夜把你的被子掀了!

    萧文诺恶狠狠的想,这种事他可不敢耍花样,例如不成功就不算到那一百文里之类的,这种事他相信夫子自然能辨别的出来。

    随着温度的升高,萧文诺的心情愈加忐忑,铁锅里如今被盖了起来,一点味都闻不见,他也不知道会怎么样,沼气管点燃的火焰不大不小非常稳定,就在这种忐忑中几分钟过去了,酒水逐渐升温蒸发成烟雾,因为温度不高的原因,在竹管里就冷凝成了酒液,直到十多分钟后蒸汽才多一些,通过竹管到后后面的小竹桶里,在竹桶里冷凝堆积。

    竹筒底部那里有一个斜着向下的小竹管,在萧文诺的等待中,一滴透明的酒液缓缓滴入了放在地上用来盛酒液的小竹筒,随着这滴酒液的滴落,一股浓郁的酒香开始充斥四方,可能是因为通过了竹管的原因,这股酒香里还带着一股竹子特有的清香。

    酒液一滴滴滴落,很快汇聚成一小摊覆盖竹节地步,酒香也变得浓郁,一直强忍着激动的萧文诺看到纯净入水般的酒液终于没忍住,拿起竹节将那一小口酒一饮而尽!

    入口除了酒香还有一股竹子的清香,咽下去感觉清澈凛冽,但却如火烧一般,这团火一直烧到腹部,其酒味浓郁竟然比鲁国最好的酒还要好上不少,而且这酒清澈透亮,光是卖相都比其余酒要好上不少。

    “哈哈哈!好酒!有了!我的商品有了!”萧文诺脸上浮现几抹红晕,哈哈大笑起来,旁边正馋着打算让萧文诺把竹节放回原处他也尝尝这酒的孟毅闻言眼睛一眯。

    “商品?萧兄,你找我做这份图纸原来是为了你的商品?”

    笑声嘎然而止。

    能考进学院的哪有笨的。

    “咳……”萧文诺面色尴尬的先小心的将竹节放在出酒处放好,然后对孟毅长辑一礼,诚恳说道“欺瞒孟兄是小弟不对,请孟兄勿怪。”

    一人做事一人当,他也没打算一直隐瞒着。

    孟毅抱着手一直没回话,萧文诺偷看他一眼,陪着笑起身说道“孟兄,小弟用此计策实乃逼不得已,你也知道小弟手中只有一百文钱,哪能请的动如孟兄这般高才。”

    闻言孟毅脸上怒容稍解,萧文诺继续说道“孟兄你看,这酒出来就证明孟兄的蒸馏器是成功的,想必定能过夫子那关,此乃一举两得之事啊。”

    “依萧兄之意,孟某倒是还要感谢萧兄咯?”孟毅带着怒意说道。

    “岂敢岂敢,是小弟说错话了,孟兄喝酒。”萧文诺赶紧将又要去拿那积累了浅浅一层酒液的竹节,孟毅将他拦住,说道“行了,我也不是非要怪罪萧兄,正如萧兄所说此乃一举两得之举,孟某确实应当感谢萧兄。”

    在萧文诺要说话的时候,孟毅又将他拦住,正色说道“只是萧兄,此举请你以后万勿为之,你我乃同窗,就算你跟我事先说明,讲明难处,我亦会全力助之,《大学》一文里言,大学之道在明明德,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萧兄此举虽然机巧,但若长此以往便落入下成,不是大道。”

    听完孟毅这番话后萧文诺呆愣良久,随后脸色浮现羞愧跟感动,对着孟毅长施一礼,说道“孟兄今日之言萧某必定铭记于心!”

    。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