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第一圣贤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三章 着了道了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三章 着了道了

小说:千古第一圣贤 作者:孜然腰花

    孤独?

    当然孤独,甚至都可以称之为戒断反应跟适应障碍,适应了二十多年的环境忽然一下就变了,那些人那些事一下变的遥远,甚至他都在想他跟死过一次有什么区别?

    所以在地球基本很少喝酒的他来到这个世界后爱上了喝酒,所以待在苍山上懒得出门,他是乾宁世界唯一的地球人,所以他喜欢看星空。

    “你也想家了?”陈铭淡笑问道。

    老实说,他被紫筠这猝不及防的一句话弄的有点击穿心理防线,不过好在成年人嘛,控制情绪基本已经成了本能。

    紫筠没有回答,怎么可能不想呢?被逼离开妖族来到人族范围,回也回不去,不然她也不会说出那句话,也只有拥有差不多处境的她能跟陈铭产生共情。

    陈铭也不追问,手一伸,一壶黄酒就浮现在手中,还有些许温热,他独自饮酒,倒也安然。

    这两人也有意思,一人说了两句话,都是牛头不对马嘴,但两人又都没觉得什么不对。

    喝了两口酒,陈铭忽然说道“若你想回去我放你走。”

    他本来留下他们最开始就是因为想查清楚她们的目的,后来查清楚了不放一是为了防止他们出去后做什么事,也顺便想看看这只九尾蜕变后能是什么样子,二嘛,还是那句话,凭本事抓的,为啥要放,他还差点被打死咧。

    但现在陈铭忽然觉得没什么意思,走就走了吧,以紫筠在他这里几个月学到的东西,说不定回到妖族还能给自己带来一些功德点,也免得老是有妖族来找麻烦。

    紫筠看了他一眼,神色立刻冷了下来,陈铭见此眉头一皱,却忽然反应过来,露出一抹笑意说道“你没地方去是吧?”

    轰的一声一团怒火就燃烧在了心里,这就是恼羞成怒,她觉得自己也是有些贱,刚刚居然还会对这个男人有些同情,现在还反被嘲笑,她又回想起之前陈铭说她身上臭的事情。

    “哼!”

    冷哼一声,紫筠伸手按住了陈铭拿酒的手,从他手里把酒抢过来自己就喝了起来,喝完还冷冷的看着陈铭,在心里又重复了一遍。

    待本妖王恢复,一定要将他千刀万剐!

    算了,看在他这几个月尽心照顾的份上,死罪可免,活罪难饶,先打一顿,然后也关押起来!将本王受的苦通通还于他身上!

    紫筠气的咬牙切齿,但陈铭却越笑越开心,伸手又拿出一壶酒,大大的喝了一口后感叹道“对酒当歌,明月几何啊,好酒。”

    感叹完,他看向紫筠,脸上带着笑意说道“这可是你自己不走的。”

    “哼!”紫筠又是冷哼一声,灌了自己一口酒,说起来她也是很久没有喝过酒了,她讨厌酒后那种迷醉不清醒的感觉,所以妖族的猴妖酒虽然好喝,但她喝过几次后从来不碰,此时她就在内心悱腹,还好酒,比妖族的猴妖酒差远了。

    “你还没说你是如何来到此方世界的?”紫筠冷声问道,她对这个问题还是挺好奇的。

    “被卖来的,你不需要知道。”陈铭随意说道,紫筠眼中浮现一抹疑惑,卖来的?

    谁能贩卖夫子?

    陈铭好像看到了她眼里的疑惑,说道“你别这么看我,我那个世界的人随便哪个来了都是夫子。”

    这话真不假,谁来了有个天道之种加持都能成夫子,毕竟见识在那里,要是来几个高材生那更不得了,只不过个人的心性有些差别而已。

    紫筠听到后反而皱起眉头一脸狐疑,人人都是夫子,那得是个什么样的世界?

    一定是骗我。

    见此陈铭也不多说,笑了笑自顾喝酒,紫筠回过神后也不说话,两人就这么你喝你的,我喝我的,陈铭还弄出一叠油炸花生米,紫筠见到后也吃,反正她今天是不跟陈铭客气了。

    就这么喝着喝着,忽然有一刻紫筠趴在了桌上,她本来就酒量不好,如今不管是妖力还是气血都被陈铭封禁了,能喝这么多才醉已经体质够好了,陈铭笑了笑,也不管她,直到自己觉得喝舒服了,有点微醺的时候才起身来到紫筠身旁。

    他轻笑一声,说道“还妖族之王,这么点酒量。”

    说完,他伸手一点,灵气将紫筠包裹,紫筠的身体漂浮而起,就这么被陈铭带着回到了房间,将紫筠放在床上躺好,几缕秀发遮住了她的脸,陈铭随手一拨,指尖划过她的脸颊,柔软嫩滑的触感传来,陈铭的手忽然一顿。

    此时紫筠静静的躺在床上,那几缕头发被拨开露出她整张精致绝美的脸,她的眉头有些微的皱起,但没有了平日里的清冷,显得柔和柔弱了不少,她身上自带的那种魅惑在她睡着的时候也没降低,反倒更能激发男人的占有欲,陈铭看了片刻后忽然舒出一口气,轻轻挥了挥手,床上的被子翻动将紫筠玲珑的躯体包裹起来,然后他转身离开。

    走出门后他看着天上的星空良久,忽然喃喃道“娘的,着了道了,这可是只狐妖啊……”

    这不是更刺激?

    脑海中下意识就浮现这个念头,好像有人跟他对话一样,他哑然失笑,摇摇头返回了自己屋内,在他的房里还灯火通明,红玉这丫头应该等他等了很久了。

    ……

    王宫朝堂,朝会开始后别的先没谈,卫公公宣读了一份王旨,大致意思是“奉夏王令!封苍山学院陈铭陈夫子为夏国国师,品秩两万石,有监察天下之权,夫子之言即为寡人之言,即日起,凡我夏国子民皆尊其为师,夏国上下举国共尊之!”

    王旨落下顿时满朝哗然,这个封赏简直千古未有,当时就有御史下跪喊道“王上不可啊!此举乃动摇国本,霍乱王权之举,若有差池天下大乱啊!请王上收回成命。”

    这话顿时引来一堆人附和“请王上收回成命,夫子虽有大功,但此举太过了。”

    朝堂上喧闹一片,但武黎面色没有丝毫动摇,待朝堂慢慢安静下来后他才开口说道“寡人心意已决,夫子先有水泥造纸之术,后有传业授道之恩,如今更是拿出十余种粮种,从今以后万万年我夏国子民将永不再受饥荒之苦,如此大德何封赏不可授?”

    “尔等不必多言,王旨既下,违令者斩!”

    满堂顿时鸦雀无声,片刻后,相国出列,对武黎躬身下拜,浑厚的声音在朝堂回荡。

    “臣,谨遵王命!”

    有相国带头,一群朝臣们互相看了看,最终皆齐齐下拜,喊道“臣谨遵王命!”

    。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