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第一圣贤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一章 重宝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一章 重宝

小说:千古第一圣贤 作者:孜然腰花

    “多谢夫子。”

    武黎松了一口气,脸上也浮现些许笑意,陈铭笑了笑不说话,其实就算武黎不说,他也是要让这些种子流传出去的,不过那个速度自然会慢上很多,功德之力当然是越多越好,他现在也算是明白了,地球天道将他卖过来可能就是为了掠取这个世界功德的,就是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天道把他交换过来是为了个啥?

    让这个世界的人过的更好?

    会不会是这个世界的人越强大,这个世界的天道也就越强大?

    见陈铭不说话,武黎说道“夫子对我夏国有大恩,此番夫子培育出如此之多的粮种,天下黎明皆感恩于夫子,寡人亦不能视而不见,遂决定立夫子为国师,位于三公之上,即使对寡人亦有教导之权,有此官位夫子做何事也方便一些,平日里无需上朝,但夫子若有所需我夏国上下无有不应,请夫子切勿推辞。”

    武黎又是一拜,脸上严肃但心中确实有些忐忑,生怕陈铭拒绝。

    只要陈铭答应,就等于陈铭彻底加入夏国,再不用担心陈铭会忽然哪天离开,而拥有陈铭的夏国也等于拥有了一份最强的底蕴!事到如今,他已经确定陈铭值得这一份国师之位。

    陈铭神色一顿,他也是没想到武黎会拿出国师之位,不过想了想后他轻笑着点头“好。”

    虽然他不是很在意,但不要白不要,反正他应该也不会离开夏国。

    “谢夫子。”武黎松了一口气,脸上浮现一抹真心的笑意。

    我夏国,以后才算真正有了一位夫子!而且是比其余百家还要强大的夫子!

    “不必谢我,不过我既然成为夏国国师,当有几句话要告知夏王。”

    “夫子请说。”

    “在说之前请夏王先看一篇文章,红玉,去给我拿笔墨来。”陈铭摸了摸红玉的头温言说道,红玉羞涩的跑了,这可是当着夏王的面啊,公子竟然……

    不一会红玉俏脸红扑扑的拿着笔墨来了,武黎伸了伸手说道“寡人来给夫子研墨。”

    说完,他亲自拿起研条,将墨色搅匀,陈铭微微一笑也没阻止,在武黎肃然,桃花好奇的目光中执笔,点了一下墨水后落笔。

    “天地苍苍,乾坤茫茫,红日初升,其道大光。”

    随着这十六字落下,那张纸页竟然开始泛起金边,这要是被儒家人看到一定会浑身颤抖,这是圣贤书的征兆!

    陈铭不为所动,继续书写。

    “潜龙腾渊,鳞爪飞扬,乳虎啸谷,百兽震惶……”

    “美哉我少年华夏,与天不老,壮哉我华夏少年,于国无疆!”

    写完最后一笔,纸页金芒大方,入石三分!待在房里的紫筠睁开眼睛凝重的看向外面,妖族的本能让她不安,就这一张纸,若被儒家之人激发其中力量可战半步夫子!

    这是半步夫子级重宝!

    庭院中,陈铭看到这种异象后也是有些意外,他感受的最为清晰,这篇文章写出来后自带气运,加上首度出现在这个世界,所以被天道加持为至宝,以后其余人再写就没有这个功效了,顶多能当儒家的寻常战斗手段,而他自己作为写出这篇文章的人可以随时沟通它的力量。

    陈铭感应完后露出一抹笑容,这倒是不错。

    他放下笔,对震惊的武黎说道“夏王请看,这便是我要对夏王说的话。”

    武黎还沉浸在震惊中,但他强制压下内心的震撼,问道“夫子何意?”

    这篇文章是写少年潜力的,他一时间有点领悟不到陈铭的意图。

    “如今朝堂被世家把控,举荐制对于寒门子弟来说已经极不友好,更何况是寻常百姓,即使读书再好也众生无望为官,如此一来夏国只会沦为世家门阀把控的国家,而夏王你则错过了大批夏国少年。”

    “若想要国家强大,首先要重视国家少年的培养,少年人常思将来,故生希望心,故进取,故日新,故敢破常规,少年人气盛,故豪壮,故觉事无不可为,少年人如朝阳,如乳虎,少年人就是国家的未来。”

    “故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强则国强,夏王当给当今天下少年一份希望,而不是豪门子弟可不思而取。”

    陈铭缓缓说完,而武黎则内心久久处于震撼中,此前从未有人给他说过这些,以往从未觉得有错的地方如今却觉得满是疏漏。

    治理天下当然要从世家门阀里选取,不然让寻常百姓治理吗?他们会什么?而且为了不遗漏人才还运用了举荐制,让满朝文武帮忙举荐人才,这已经是最好的办法了,这么多年诸国一直是运用的这个办法,但在听了陈铭的话后武黎茫然了。

    看着茫然的武黎陈铭也不急,悠然的喝了一口茶,看到桃花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不由好笑,问道“楼主,为何如此看我?”

    “夫子之才让桃花敬佩。”桃花佩服的说道,陈铭哑然而笑,却又听到桃花话锋一转,问道“只是不知华夏是何处?海外之国吗?”

    “华夏啊……”陈铭拿着茶杯的手一顿,有些怅然。

    两人的谈话可能惊醒了武黎,他对陈铭肃然问道“夫子可有良方?”

    陈铭被打断了思绪,在桃花幽怨的目光中微微一笑,转头对武黎说道“兴教育,办科举,打破世家对教育以及官职的垄断,让天下彻底成为天下人的天下。”

    说这句话的时候陈铭莫名来了一些兴致,感觉自己像是在玩一个国家养成游戏,按照自己的意愿去打造一个国家。

    “请夫子赐教!”武黎再度深深下拜,在边上听了一天的卫公公拜的比武黎还深,这一次他彻底知道了陈夫子到底是什么人,也明白了所谓夫子之才到底是怎样的才华,即使是以前请儒家的人来夏国,武黎也从来没有这么恭敬过,此时他心里只有一个忐忑的念头。

    这夏国的天,要变了……

    半个时辰后,武黎拜别陈铭而去,他是带着那份书页走的,今天来这里的东西他需要消化一下,而桃花没有跟着武黎离去,在武黎走后她回头看向陈铭,第一句话就是“夫子,现在可以告诉妾身华夏为何处否?”

    。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