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第一圣贤章节目录 第三十八章 你能看到什么?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八章 你能看到什么?

小说:千古第一圣贤 作者:孜然腰花

    “苍山书院?”徐亦欢睁大眼睛,眸中满是疑惑,她也不藏着掖着,直接问道“大夏朝还有这么一个书院?不是就一个未央学宫吗?”

    “现在没有,不过你可以先去邺阳城拜入陈夫子门下。”

    “陈夫子?是哪家的夫子来大夏了吗?”徐亦欢皱眉问道,随后扬起下巴说道“女儿不要,我镜玄山之学又不差百家,为何要女儿拜入他人门下。”

    她对自家所学非常自信。

    看到徐亦欢这个样子徐无介心中欣慰,但还是装作训斥的说道“胡闹!这是由你选择的吗?”

    “反正女儿不去。”徐亦欢赌气说道。

    “那你就别想离开镜玄山!”

    “你!为什么啊爹!”徐亦欢急了,见她这样,徐无介的语气也软了一些,说道“好了,让你去也不只是去学习,亦要打探那个陈夫子的底细,此人来历不明,但身负奇才,若他所说为真,他一身所学堪称开天辟地亦不为过,你师叔在太子身边辅佐你也知道,如今太子已经与对方交恶,你师叔试探过一回,据说陈夫子深不可测,你前去陈夫子身边第一是用心学习,来日好壮大我镜玄门,第二是帮助你师叔找到他的破绽。”

    徐亦欢若有所思的点头,说道“原来如此,行吧,那女儿答应了!”

    不是真的让她学习就行,什么好好学习开天辟地的,她表示听不懂。

    自己的女儿自己了解,见她答应的这么干脆徐无介也是颇有些无语跟头疼,不过他没表现出来,只是说道“这次去的不止你一个人,你师兄韩明义也会前去,有他在我对你也放心一点。”

    “啊???爹!!!”徐亦欢瞪大眼睛,满脸拒绝,徐无介沉着脸说道“此事已定!不许闹脾气。”

    “哼!”徐亦欢转头就要走,徐无介沉声说道“慢着。”

    徐亦欢顿住了脚步,头也不回,满脸不开心的说道“干嘛。”

    “要拜入他门下需回答一个问题,我把答案告诉你。”

    “什么问题?”

    “我们脚下之地是方是圆,如何证明。”

    “当然是方的了!天圆地方,此话不是儒家所说吗?”徐亦欢没好气的说道。

    “是吗?”徐无介不置可否的淡淡说道“曾经我也这么以为。”

    “难道不是?”徐亦欢终于转身,皱眉疑惑问道。

    徐无介没有直接告诉她,而是起身对她说道“随我来。”

    两人走出大殿,来到了镜玄山山巅,此处有狂风呼啸,吹的两人衣袍猎猎作响。

    徐亦欢抬头眺望,站在山顶看下去视野自然是极其开阔的,只见山下大片的土地,田野,房屋,以及远处的山峰在阳光的照耀下极为美好而安宁,美景一直延续到地平线以外。

    “看那边,你能看到什么?”徐无介指着远处的山脉以及地平线,徐亦欢疑惑的看过去,起先没有发现什么,但随后她的瞳孔慢慢闪动,她猛然回头,抬头看向徐无介问道“难道说?”

    “此番前去一切小心,如事有不对,可随时回来。”徐无介看着远处的天空,眼眸中浮现一抹复杂,不让徐亦欢看清他的神情,语气难得的柔软了几分。

    徐亦欢还沉浸在震惊与兴奋中,没感受到徐无介的复杂情绪,只是兴奋的行礼说道“是,女儿一定不让爹失望!”

    “恩。”徐无介点头,陪着徐亦欢看山间白云悠悠飘过,一直站了很久,很久。

    一个在看天下,一个在看邺阳。

    ……

    “夫子,草民张山,以前做过几年账房,识字不多,但是能看懂账本,能简单的算账。”

    一名身形瘦弱的中年人跪在地上对陈铭说道,在他身边还有四个唯唯诺诺的年轻人,跪在地上陈铭头也不敢抬,只是跟着说道“小人赵诺,此前以摆摊卖茶水为生。”

    “小人刘汉,从小随我爹卖炊饼为生。”

    ————

    “小人黄雨,此前……无业。”

    “小人陈三,此前……亦无业。”

    田开站在陈铭身边,躬身有些为难的说道“公子,这三人是我们中此前少数做过买卖的人,至于黄雨及陈三,乃二人自告奋勇,想报答公子,我观之二人此前虽有些不好的习性,但此番诚心悔过,亦有几分激灵,遂带来见公子,是否要他二人交由公子定夺。”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里的村民也知道陈铭是夫子的身份,但有些人还是习惯叫陈铭公子。

    陈铭点了点头,他对这些人的第一印象是张山有些沉稳跟精明,赵诺跟刘汉比较老实,而黄雨跟陈三明显很忐忑,但看眼神什么的应该确实是比较机灵的人。

    “起来吧,以后见到我不用下跪。”陈铭对五人有些无奈的说道,待五人起身后又对黄雨跟陈三问道“不好的习性是指什么?”

    两人都有些紧张,最后还是黄雨先小心说道“启禀夫子,我等此前浑噩,不愿伺候人,家中亦无田地,遂常常结伴偷鸡摸狗,厮混斗殴,但我等从未欺压无辜之人,亦无大恶,此番遭逢大难才幡然醒悟,只想过安生日子,幸得遇夫子,不光为我们寻得栖身之地,还给了我们一条活路,我们想报答夫子。”

    陈三赶紧说道“小人也是。”

    陈铭点了点头,这么一说他就懂了,不就是年轻人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吗?年轻的时候总觉得自己了不起,不愿意做一些低微的工作,然后遭遇一番来自生活的毒打之后懂了,胆子也变小了,告诉自己平平淡淡才是真……

    太常见了。

    “行,那你俩以后就在铺子里好好做吧。”陈铭同意了下来,黄雨跟陈三直接又跪了下来,激动的眼泪都出来了,磕着头流着泪说道“谢谢夫子,谢谢夫子。”

    他们感激的是陈铭的不嫌弃。

    “行了,起来吧。”陈铭有些无奈的淡淡说道,见两人激动的样子遂多说了两句,说道“少年人心气高不是错事,这一点不论出身,如果一个国家的少年人都心气不高,那这个国家也就完了,但心气高不代表能作奸犯科,而且心气高也不能瞧不起小事,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既然你们诚心悔过,那就好好做,未来什么样掌握在你们自己手中,我给你们机会,但机会只有一次,明白吗?”

    “小人明白,小人一定好好做事!谢谢夫子。”

    “小人也是!”

    “恩,那走吧,带上货,从今天开始,你们就在城里住下了。”

    。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