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第一圣贤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 论道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 论道

小说:千古第一圣贤 作者:孜然腰花

    绣春楼三楼,桃花满脸震撼的看着满天的星辰,它们好像一个个圆球般挂在天空,有燃烧着火焰的,有表面坑坑洼洼的,还有由水构成的,这正午之时,天居然暗了。

    “楼主……”青依震惊的喊道,桃花低头看向陈铭,眸中浮现一抹异彩。

    陈公子,你真是,瞒的桃花好惨啊。

    震惊的不光是她,还有满街的人,皆是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怎会如此,怎会如此……”胡荀看着这漫天的星辰,整个人终于绷不住了,怒目问道“你为何会我儒家秘法?!莫非你真是我儒家之人?”

    陈铭笑了笑,随意说道“不,这是科学。”

    一切皆有定理,这定理就是科学,如果前世有魔法,那魔法也会被弄进实验室。

    所谓的儒家秘法,其实也就是因为天道规则的不同,常常读书的人精神力强大,加上有意识的修炼,可以沟通这方天地之力,就好像另类的法则,而儒家之人可以将自己的意象具现化,不过具现也是假的,消耗的是精神之力,构成是天地之气,诗句之类的就好像魔法的咒语,是用来强化想象的。

    如果陈铭愿意的话,他随便说点什么都行,用大白话来说也可以,他身具天道种子,这种天道之力的运转瞒不了他,也伤不了他,就好像每颗星球的物理数据不同一样,说到底,这也是这个世界的科学。

    “放屁!这明明是我儒家秘法!”胡荀愤怒的说道,连粗口都说了出来。

    陈铭笑了笑,伸手指着周天星辰说道“你抬头看看,这是你儒家认识中的星辰吗?”

    胡荀抬头看了一眼,不屑说道“不过土石水滴而已,何谈星辰。”

    “这就是星辰,我们脚下的星辰也是如此,只是这周天星辰中渺小的一颗。”

    随着陈铭的话语,周天星辰运转,整个画面骤然放大,前世太阳系乃至银河系的画面浮现在众人眼前,宛如全息投影。

    这下好,以后陈铭上课不愁没有黑板了,这上课效果多好。

    “这就是宇宙的真相,所有的星辰都是一颗颗的星球,我们只占据其中一颗而已,你对你脚下的这片土地认识吗?”陈铭含笑问道。

    “荒谬!如果我们生活在一颗球上,为何不会坠落?这些星辰何以悬浮于虚空之中?”胡荀质问道。

    “这就是我之所学探究的原理,果实为何会坠落,鸟为何会飞,为何良田所产粮食多,为何火焰能燃烧,为何有四季轮转,我掌握这个世间的规则,区区儒家秘法,又有何难?”陈铭淡笑说道,挥手散去漫天星辰,说道“儒家既然认同格物致知,更当探寻世间一切真理,而不是对未知否认。”

    “你的路,走偏了。”

    胡荀闻言呆愣当场,不断的质疑自己,难道真是我错了?

    不对!他深吸一口气,继续肃然说道“即使我承认你之所学玄妙又如何?你助夏为虐,如果执迷不悟,他日必有报应!”

    助夏为虐?陈铭面色古怪了一瞬间,难道一个流传后世的成语要出来了?

    他哑然笑着摇摇头,随后淡淡说道“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陈某只想传授所学,让天下百姓不再受饥饿之苦,疾病之忧,诸国之争不在陈某考虑之中,而且,谁说天下一统,不是好事呢?”

    “你走吧,这个天下会告诉你答案。”

    说完,陈铭转身往绣春楼走去,红玉紧随其后,胡荀站于长街之上,面对着周围众人鄙夷厌恶的目光,脸上满是失魂落魄,喃喃念道“天下大势,天下大势……”

    念完,他怅然一叹,缓缓转身离去。

    楼内,陈铭脸色淡然,他懒得去想胡荀的后果,是能平安也好,是被夏朝的人杀掉也好,都跟他没什么关系,他不动手只是因为没那个杀人的习惯而已,而且对方对他也没什么威胁,此时他心情倒是挺好的,毕竟又掌握了一门手段嘛。

    不过这个天下的人还真是处于愚昧时期,即使是大儒,将科学放在对方眼前对方也视而不见,就是不知道这次之后,如果胡荀没有死,儒家会不会被他带偏?

    陈铭内心有些古怪的想着,觉得倒也挺有意思的。

    “公子,这个世间的星辰果真如此吗?”

    刚刚憋了半天的红玉忍不住好奇问道,陈铭露出一抹微笑说道“当然,是不是很漂亮?”

    “恩!”红玉点了点头,然后又问“那为何星辰能够浮于虚空之中?”

    这个问题她最好奇。

    “因为虚空之中没有重力。”

    “重力?”红玉皱着眉头思考,重力是什么?重量吗?在虚空中没有重量?那为何我们有重量?为什么虚空没有重量?

    她想的快要晕了,却忽然发现陈铭的身影挺了下来,抬头一看,就发现楼主似笑非笑的站在楼梯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

    陈铭哑然一笑,微微行了一礼,说道“陈铭,见过桃花姑娘。”

    ……

    “你们听说了吗?我们大夏国出了一位夫子!”

    “真的?哪家夫子来我大夏国了?”

    “不是哪家,而是一派新的学说!陈夫子在綉春楼前与儒家大贤胡荀论道之事已经传遍整座邺阳城!听说论道之时改天换日!正午之时有诸天星辰浮现!”

    ……

    “建安!我大夏有夫子了!听说正在建书院,我愿拜入其门下!你呢?”

    “当然!听闻陈夫子所学为探寻世间真理,与百家皆有不同,如此所学岂能不见识一番!”

    “待书院建成之日同去?”

    “同去!”

    “……”

    “听闻陈夫子种出了亩产二十石的神物,可有其事?”

    “二公子已经证明了,却有其物,待第一批神物收割留种后将会下发四方!听闻夫子更有让如今粮食亩产翻倍之法,介时我大夏国将再无粮食之忧!”

    “陈夫子实乃当世圣人也!”

    “……”

    “大夏国万岁!陈夫子万岁!!”

    酒楼,客栈,民间,一天之内,陈铭之名就在邺阳城之内轰传,更有传遍整个大夏国之意,而此时,在邺阳城一座民居中,一名身披战甲的将士匆匆回来,嘴里还不停地喃喃道“完了完了,孩儿他娘,快快准备好束脩,再晚一点夫子就没了……”

    。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