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第一圣贤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 儒家密法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 儒家密法

小说:千古第一圣贤 作者:孜然腰花

    “夫子?儒家夫子来此了吗?”

    “儒家夫子真名叫陈铭吗?”

    “绝对不是儒家的夫子!这到底是哪家夫子?”

    “我说今日绣春路内为何先有七音现世,又有千古绝对,原来是有夫子在此!”

    “……”

    街上,满街人激动不已的讨论,都瞪大眼睛看着马车,看是哪家夫子到此,为何居于青楼之中。

    在众目睽睽之下,一道俊秀不凡的身影缓缓出了马车,众人或是皱眉,或是惊讶。

    “有如此年轻的夫子吗?”

    “会不会是认错了?”

    “如今夫子之名竟连黄口小儿都能当得吗?”

    “胡荀也是当世大贤,断不会认错。”

    “……”

    又是一番新的讨论,陈铭瞥了一眼众人,有种满满的吃瓜群众的既视感,连这点都跟天朝人相似啊……

    “原来是儒家大贤当面,不知先生寻我所谓何事?”陈铭面色淡淡问道,来人语气严肃,气势汹汹,估计也没什么好事。

    “老夫此来有两件事,一是感谢夫子授学之恩!格物致知,正心诚意,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此乃我儒家大义!如今竟被夫子道出,夫子当受我儒家一拜!”胡荀说着,竟然真的当众对陈铭肃然行了一礼,双手交叠,长袖飘飘,对着陈铭来了一个九十度鞠躬。

    随着他的这个动作整条长街的人直接炸开,这可是儒家大贤,竟然对一青年下拜,尤其是懂儒家之学的,更是痴痴的念着刚刚那几句话。

    “怎么回事?胡师竟然行如此大礼?”

    “此人果真大才!”

    “竟然能让儒家大贤下拜。”

    陈铭默然无声的看着他行礼,他此时是有些无语的,这话是怎么传到对方耳朵里的?不过也无所谓了,他坦然受了对方一礼,点了点头后问道“第二件事呢?”

    “第二件事乃是为了天下苍生!老夫听闻夫子种出土豆此种神物,可亩产二十石,更有让天下粮产翻倍之法!夏朝残暴,如得此法必让天下陷入战火,为了天下黎明,老夫愿请夫子周游列国!传授此法!我儒家定当鼎立相助!”胡荀肃然说道。

    此言一出,满街更是哗然,这条街上的人今天真的是震惊之后又震惊,宛如后世之人吃瓜吃到千重反转,整个人目瞪口呆!刚刚胡旭这话里的信息含量太大。

    “亩产二十石的神物?真有此物?”

    “天下粮产翻倍?此人大贤!万不可让其离开我大夏国!”

    “匹夫!还大贤!呸!打死他!”

    “竟然说我大夏朝暴戾!!你个老匹夫……”

    “我大夏国出了如此大贤?”

    “把他留下!!我大夏朝也有夫子了!!”

    “……”

    群情激愤!但这条街上也不乏其余五国之人,闻言顿时脸色复杂,今天有这样一幕,不管如何陈铭之名在之后定然会轰传诸国!

    绣春楼内,站在三楼的桃花脸色冰冷,谁也想不到胡荀居然敢这样,这可是大夏朝!

    “老匹夫!”桃花咬着牙骂了一声,随后转身,对青依冰冷说道“我不希望看到他活着回到儒家。”

    青依恭敬应道“是!”

    她的眼中也满是冷意。

    如果是平时,她肯定会忍下来,毕竟儒家真的不好惹,但现在胡荀真的把她惹毛了,而被惹毛的女人是恐怖的,我管你儒家不儒家!

    陈铭眉头紧皱的看着神情肃然的胡荀,这老头什么意思?道德绑架?谁就愿意去周游列国了?神经病啊,他这坐半个时辰的马车去苍山都颠的想吐,还周游列国,等以后哥们把动车搞出来再去好吧……

    “何须周游列国,本夫子已经在邺阳城十里外的苍山建立书院,届时天下学子皆可入我苍山书院就读。”陈铭淡淡回应道,至于说什么夏国残暴不残暴的,关他何事?只要不来惹他就行,这天下本来就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如果夏国真的太过残暴之类的,自然会有人来推翻它,到时候他的学生都会出把力。

    他是这个世界的过客,也是这个世界的天道,闲看花开花落就行,过自己的潇洒日子,至于别的,他还真不想去管,在地球他都没那闲心拯救世界,更何况在这个异世界……

    “大夏无道!夫子此举必会霍乱苍生!”胡荀愤怒说道,陈铭不为所动,淡淡说道“若天下无道,则我便是道。”

    打嘴炮?谁怕谁啊……

    旁观的大夏人听的热血沸腾,大喊说的好,胡荀却被气的须发扩张,怒喝道“今日老夫便除魔卫道!诛!”

    随着他的怒斥,空气好像震动,一个诛字从他嘴里吐出,从小变大,在空中浮现,那马车上的车夫身形一闪便神情冰冷的来到陈铭身前。

    只见那个悬浮在空中的透明诛字渐渐演化,形成一个拿刀的透明甲士,随后锁定陈铭飞身刺来,那车夫腰间利剑便要出鞘,却感到肩上被搭上了一只手,同时听到一道声音说道“让我来。”

    说着,陈铭从车夫身后走出,红玉担忧的上前两步,但却被车夫护在了身后。

    陈铭神情有些古怪的看着空中那个演化的藤甲兵朝他砍来,这一幕有些像前世那部叫《功夫》电影里的一幕,只不过这个小人是透明的。

    在众人的惊呼中,那小人在空中来到陈铭大约一米距离时,整个小人从长刀的刀尖开始消散,不一会变整个化为烟尘消失无踪。

    陈铭摸着下巴念道“有点意思。”

    在天道之力的解析下,儒家的秘法在他眼里渐渐呈现。

    满场寂静,如此手段谁人见过?这可是当世大儒!没有人会怀疑刚才那个诛字的威力,即使是军中高手也不一定能挡下,但此刻居然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消失了?难道说,是胡荀手下留情?

    胡荀不会这么觉得,陈铭的不简单他早有预料,但他依然选择来此,如果能让陈铭离开夏国当然更好,就算不成,自己也把消息传递出去了,如今这长街如此多人,消息必定能传递出去,如此一来天下诸国必定警惕,至于自己,能杀陈铭最好,杀不了,大不了就舍生取义!

    儒家之人,何惜此身!

    “过而不改,是谓过矣!”胡荀铿锵说道,一字化为一刀,八个藤甲兵杀气冲霄的朝着陈铭冲去,一时有遮天蔽日之感。

    陈铭安之若素的负手站于原地,若有所思的看着这八名藤甲兵在他身前消散,他忽然微微一笑,说道“原来如此。”

    他的目光看向胡荀,说道“老而不往非礼也,老者也听听我的。”

    说完,他张口说道“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

    这一刻,满绣春街的人都感觉到天暗了。

    。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