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第一圣贤章节目录 第八章 绣春楼最好的酒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章节目录 第八章 绣春楼最好的酒

小说:千古第一圣贤 作者:孜然腰花

    “公子,想明白这些问题有什么好处吗?”

    还是红玉迷茫的问道。

    “好处?”陈铭微微一笑,想到自己那个世界的盛景,坐着悠然说道“想明白这些问题能让天下再无饥民,人人吃饱饭,年年换新衣,能老有所依,幼有所教,能飞天遁地,移山填海,能千里传音,能操控天象。”

    “公子所学真能如此?!”桃花豁然起身,美目死死的盯着陈铭问道,其余女子也皆震惊的注视着陈铭,实在是陈铭描述的场景太过吓人,却又让人不禁悠然神往。

    如果能做到这些的话,那岂不是圣人在世?

    陈铭看了她一眼,轻笑说道“楼主何必如此激动?在下只是随口而言,即使是真能做到我所说之景,也并非一日之功。”

    桃花这心里七上八下的,这到底是能还是不能?看着陈铭眼里的笑意,桃花暗恨的咬了咬牙,知道陈铭绝对是故意如此,她收拾了一下心情后又坐下,微笑说道“公子勿怪,实在是公子口中所说之景即使是桃花一介妇道人家也不由心向往之,只是敢问公子所学何家?人族六国,诸子百家,桃花并无听说有一家能做到公子所说之事。”

    陈铭笑笑,带有些恶趣味的说道“我所学之道名为科学,包含万物,是门内无数先辈融合百家总结而来,楼主没听说过也属正常。”

    你问吧,我都告诉你,你要是能知道才是见鬼了。

    “科学……恕妾身未曾听说。”桃花眉头紧皱,但任凭她搜肠刮肚都不记得有听说过这一门学派。

    “无事,不如我们继续音律之事,正好在下想起几首曲子,以唱的形式也能更好的让诸位姑娘领会。”陈铭笑道,轻轻揭过刚才的话题。

    他心里早有打算,在这绣春楼谋取一笔功德后就该走了,青楼毕竟不是长久居住之地,他也懒得在这里勾心斗角,所以准备去城外找个地方建一所书院,要把那间书院布置的现代化一点,就算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古代世界,但是他还是想多追寻一点现代的气息。

    毕竟那可是一个世界啊,他土生土长的世界,华夏人都讲究落叶归根,故土难离。

    如何能轻易放得下?

    就是不知道,完全掌握了这个世界的天道权柄以后,能不能回去?

    陈铭目光中浮现一抹沉凝,就为了这个,他也得好好经营他的书院。

    “哦?不知道是何曲?”

    坐在陈铭侧对面的墨染好奇问道,陈铭看了她一眼,不得不说这个女人姿色极为出色,肌肤细腻不说,整个人毫无风尘艳俗之气,反而有股仙气。

    “一首我家乡的曲子,诸位姑娘唱了便知。”陈铭微笑说道,随后他开始挥毫,将整首曲子用简谱的形式书写了出来,这个过程中他还默默的利用天道种子兑换了一手书法,这玩意丝毫不贵,大概也就是之前教红玉五线谱时获得的功德量。

    “仙歌音,玉笛灵,酒盏雨露清。”

    “剑舞轻,潇洒过白袍影。”

    “……”

    诸位女子伴随着陈铭的挥毫轻轻念,有人好奇,有人皱眉,更有人已经尝试跟着简谱弹起了琴。

    “这第一首,叫做谪仙。”陈铭轻笑说道,眼眸中有些怀念,他因为大学时期那个姑娘倒是爱上了古风曲,后来各类琴曲包括流行的古风歌曲他都时常听一听,此时教授这些女子音律,他倒也正好怀念一下,起码,如果听到这些歌的话,他会觉得没那么孤独。

    写完一首,陈铭扯过那沾满墨水的纸张递给她们,正要写第二首,却忽然停笔看向桃花,说道“桃花楼主,有乐无酒太过无味,你答应在下的酒,可否现在送来?”

    “自无不可。”桃花微笑着示意了一下青依,青依点头离去,陈铭微微一笑,继续提笔写第二首。

    “无何化有,感物知春秋。”

    “秋毫濡沫欲绸缪,搦管相留。”

    “……”

    姑娘们有人在看第一首,也有人跟着念第二首。

    “公子所写之词好生古怪,不似任何词牌,但唱起来却极有意境,曲子也好听的紧。”

    “姐姐说的是,陈公子所写之词虽然不似任何词牌,但却让奴家好似看见那醉卧凡间的谪仙,这第二首更是在讲一个自世外桃源西洲下山拯救苍生的故事,不会就是说的公子自身吧?只是这关鸠是何诗何文?”

    “可能是公子家乡之诗文吧?又或为公子所写。”

    “……”

    众女低声议论,陈铭也写完了第二首,他将笔搁下后抓起手边红玉为他斟好的酒一饮而尽,酒色微黄,其味淡淡,还带着一股甜味,就这酒,就这杯子,来个一千杯他也醉不了,虽然有些不尽兴,但还算不错。

    “公子如何?”桃花明眸淡淡,似有笑意的凝视陈铭问道。

    “还行,只是桃花楼主,不知如何在下才能喝上贵楼最好的酒?”陈铭有些遗憾的问道。

    最好的酒?墨染等人面色古怪的看向桃花,她们谁不知道绣春楼最好的酒就是属于桃花的那坛女儿红?

    陈铭也不等桃花回答,提起纸张笑着说道“这第二首曲子名为《吹梦到西洲》,这两首诸位姑娘即使是只用琴萧来弹奏想来也是可行。”

    说完,他将手中曲子递与身边的墨染,她微微行礼后接过,一双美眸凝神观看,这第二首的词相比第一首就要多了不少,她秀美紧皱,看了一眼后将曲谱传递下去,然后转头看向陈铭说道“这第二首相较第一首复杂许多,不如奴家先为公子试弹第一首?”

    “哦?”陈铭饶有兴致的看着她问道“墨染姑娘已经能够弹奏了吗?”

    坐在墨染对面拥有一头柔顺淡紫长发的小柒骄傲说道“墨染姐姐可是我们之中音律最高之人。”

    墨染微微一笑也不反驳,事实也是如此,她就是绣春楼音律方面的花魁!

    “好!墨染姑娘尽可一试。”陈铭兴致盎然的说道,随后又端起红玉为他斟满的酒一饮而尽,在众人为墨染送上古琴之时,陈铭又转头看向桃花,问道“楼主,不知在下刚刚那个问题,可有答案?”

    。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