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第一圣贤章节目录 第二章 青楼侍女的梦想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章 青楼侍女的梦想

小说:千古第一圣贤 作者:孜然腰花

    “谁打的你。”

    陈铭眼睛微眯,沉声问道,他声音还有一些沙哑,不过比早上要好了很多,这次醒来他就感觉那种头昏脑胀的感觉减轻了很多,浑身都轻松了不少。

    随着他的问话,一股淡淡的威势自然而然的就显露了出来,吓得红玉身子都是一缩,但也知道这是陈铭在关心她,收回手低着头,眼眶更红了。

    她从来没有被人这样关心过。

    看到她这副小受气包的样子陈铭微微叹了一口气。

    这个时代啊……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陈铭声音温和了一些问道。

    “现在是亥时三刻。”红玉低着头小声回答道,然后伸手抹了一下眼泪。

    一个时辰有八刻,那现在就相当于晚上九点半到九点四十五那块,怪不得耳边满是从绣春楼里传来的喧哗跟丝竹声,此时应该是青楼正热闹的时候。

    也不知道红玉的这身伤是客人打的,还是楼里的人打的,古代青楼里的人基本都是贱籍,打死了也只需要赔钱而已。

    “可以跟我说说你这个伤怎么来的吗?”陈铭换了一种更温和的方式问,之前刚看到的时候他确实挺气愤,不过后来他就反应过来他不在现代了啊……

    就他现在这幅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也不可能强行给她出头,但当个听众也好,说不定还能想想其它的办法。

    “是奴婢没有伺候好恩客……”红玉低着头委屈的开始了讲诉。

    在接下来的一问一答间,陈铭慢慢明白了事情的经过,绣春楼就好像一个管理严格的公司,最底层的就是她们这些还没有长大的小女孩,不光要做杂务,还得学习诗词歌赋,舞蹈身段,到了晚上还得去房里陪着已经开始接客的姑娘伺候那些客人。

    当然,这个伺候不是指陪睡,而是弹琴,端茶递水之类的杂活,到了客人要办正事的时候她们就得离开了。

    再往上就是从这些小女孩当中学习不好的,或者外貌身材没有那么优秀的,这种就会在成年以后分配到左右两个偏楼,这是只卖肉的,而主楼里的姑娘都是身材外貌,甚至包括诗词歌赋都是上上之选的女子,这就是泾渭分明的三个档次。

    绣春楼里无数的小女孩最大的梦想就是以后能进入主楼,不光能自己挑选恩客,运气好要是能碰到哪个相中的才子肯替自己赎身,那真是……

    更何况要是能成为花魁之一,那真是名动邺阳城,说不定能被哪个权贵公子看上,在出阁之前就被收入房中……

    陈铭听到这里的时候神情有些怪异,觉得这个花魁跟前世那些女明星出道好像也没什么区别……

    不过也有没什么梦想的女孩子就希望能开始接客就行了,能开始接客了不光有人伺候,还能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房间,挣的钱也能够让自己手头宽裕,运气好过个几年就能给自己赎身。

    而红玉虽然没想成为花魁,但是也想以后能进入主楼,有机会在出阁的时候挑选一个真正喜欢的男子……

    但刚刚在帮着主楼的一位姑娘伺候恩客的时候,她在弹琴,那位恩客就是看中清秀可人的她了,非要她侍寝,如果这时候被破身的话她以后注定只能沦落为偏楼只卖肉的女子,前路尽毁,她不从之下触怒了那个客人,被打了几鞭子,要不是楼里的人出面保下了她,她可能还会伤的更重。

    接下来也不用她伺候了,她就跑来这里一边哭一边照顾陈铭,直到刚刚他醒。

    陈铭暗叹了一声,随后笑着问道“你们要怎么样才能成为花魁?”

    红玉抽着鼻子说道“首先要容貌过人……”

    “这点你达到了。”陈铭点头说道,红玉一呆,抬头看向陈铭,随后小脸上浮现一抹羞涩,低头小声道“哪有,红玉姿色只是平常而已。”

    “还有呢?”

    “要身姿婀娜……”

    “这个你再长长应该也行。”陈铭脸上浮现一抹若有似无的坏笑。

    “公子!!!”红玉羞赫喊道,陈铭低笑了两声,他倒是没什么坏心思,就是看红玉这个小妹妹可爱忍不住逗逗,男人的恶趣味嘛。

    “好了好了,还有呢?”陈铭笑着回归正题。

    “还要有才学,琴棋书画,诗词歌赋,起码要有一样在楼里是第一名的程度,红玉资质不行,以后只想在主楼里当个普通才女就好了。”红玉坦然的说道,一点也没有失落的意思,仿佛这样就已经是她满足的了。

    这是一个青楼侍女小小的愿望。

    陈铭点了点头,觉得这不就是娱乐圈那套吗?作品加上炒作。

    他思索了片刻后问道“你会什么乐器?”

    “琴,筝,萧,笛子奴婢都会一点。”红玉回答道,然后疑惑的看着陈铭。

    “这样,你拿只萧或者拿把琴来都行,我教你一首曲子。”陈铭从红玉手中将那碗已经有些凉的粥接了过来说道。

    “啊?”

    “快去。”陈铭笑着驱赶道,说着喝了一大口粥,聊了这么久,事情有解决的办法后他心情也好了一些,也就有胃口了。

    “是。”

    红玉迟疑着点头,然后起身往房门外走去,小丫头还一步三回头,那副疑惑的样子让陈铭好笑不已,待红玉打开柴房的门小心翼翼的离开陈铭也将碗里的粥喝完,小小一碗,刚刚够陈铭两口的,不过他现在也确实没什么胃口。

    吃完东西,陈铭拉开自己的衬衫衣领闻了闻,一股河水的那种怪味,饶是他鼻子还有些塞都闻到了,他眉头皱了皱,叹了一口气却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他抬头看了看外面,大概现在临近十五,外面一轮满月刚刚越过窗沿,一股孤独感将他笼罩。

    独在异乡为异客啊,这才是天下之大,无他片瓦立足之地。

    “吱~”

    就在陈铭看着月亮发呆时房门打开了,他转头看去,就见红玉抱着一件衣衫,手里拿着一把竹萧走了进来,看着他眨着清澈的大眼睛忐忑说道“琴只有小姐们房里有,奴婢只有这个。”

    “还有这件衣服,是奴婢偷偷从衣房拿的,明天还得还回去,先给公子将就着换洗一下。”

    红玉说着,递过来那套麻布衣衫,陈铭看着那套衣服楞了一下,随即有些自嘲的笑道“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没想到这趟穿越还让我在落魄的时候感受到了一番真情。”

    红玉疑惑问道“公子?”

    刚刚陈铭声音小,她没有听到陈铭在说什么。

    “没什么。”陈铭笑着接过衣服,随后脸色严肃了一些,起身正正经经的行了一个古礼,认真说道“今日姑娘这番恩情,陈铭铭记于心。”

    。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