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化女配三岁半正文 成长篇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正文 成长篇

小说:黑化女配三岁半 作者:锦橙
成长篇←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成长篇

    叶芽三岁时受过的系统教育总算在小学见到了成效, 老师敏锐觉察出叶芽与其他小朋友不同。征得家长同意后,老师带叶芽做了个简单的智商测验,结果显示智商高出同龄人水平, 结合成绩来看,普通班级已经不适合她了, 所以老师把叶芽分配到了超常班。</p>

    超常班只有二十个学生,平均年龄六到七岁,叶芽转入后成为他们当中最小的一员。这个班级的孩子都是天才, 性格迥异, 不是太闹腾就是太安静,还有两个调皮捣蛋喜欢恶作剧。老师怕软乎乎的叶芽被欺负,特意让她坐在第一排, 与那两个学生分开。</p>

    叶芽很快适应了新班级生活,也能轻松跟上学习进度。

    七岁时,叶芽提早毕业升入初中,成为新生中年纪最小的妹妹。她仍是学生中最聪明最乖巧的那一个,学校有意让叶芽继续进行特殊教育,叶霖川害怕揠苗助长,也担心过快的教育让她感到心理压迫, 便拒绝提议。</p>

    十二三岁的孩子多数是善意的,日常生活上尽可能帮助还处于儿童期的叶芽, 她嘴甜长得又乖,时不时把“谢谢哥哥姐姐”挂在嘴边,哄得小朋友们心里美滋滋的。</p>

    但也有在例外,比如坐在后面的坏孩子总喜欢往她书桌里丢垃圾, 或者在她本本上一顿乱写乱画,叶芽要是告老师, 他会找来其他哥们对叶芽一顿嘲笑,说她是喜欢“打小报告的汉.奸”,汉.奸不是好词,叶芽不要当汉.奸。</p>

    最让叶芽受不了的是,他总是在自习课上揪她的小辫辫。

    叶芽有一头漂亮的像小美人鱼一样的头发,四岁起就没再剪过,长长的,卷卷的,余研妈妈喜欢给她编各种各样的发型,每天用不同的发饰点缀,让其他女孩子羡慕都羡慕不来。</p>

    宁一舟的破坏欲重,就喜欢扯她头发。</p>

    “宁一舟,你能不能不要扯我头发?”自习课上老师没看着,叶芽放下笔,捂着头发回头看他。</p>

    趴在桌上的男生吊儿郎当穿着校服,脸蛋白净,五官也好看,眼神里透着股邪劲儿,让叶芽不喜欢。</p>

    他好不认错,挑衅问:“谁扯你头发?”</p>

    叶芽:“你。”</p>

    宁一舟噗嗤笑道,“你后脑勺长眼睛啦?还能看见我扯你头发。”</p>

    叶芽不说话。

    宁一舟撇撇嘴,余光瞥了眼小姑娘婴儿肥的脸蛋,舌尖勾上嘴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她脸上狠狠掐了把,然后举起书挡住脸。</p>

    她脸蛋娇嫩,一下子红了。

    叶芽捂着脸,眼睛也跟着红了。抿了抿嘴巴,软软糯糯凶他:“你等着,我要告诉我哥哥。”</p>

    宁一舟不屑:“告去呗,小孩子就喜欢告状。”

    叶芽转身收拾好书包,在全班同学的瞩目中走出班级。</p>

    沈然和子煜还在隔壁上小学,小学放学比初中早些,她过去时刚巧看见夏晴从里面出来,叶芽背着书包跑过去,甜甜叫了声晴晴姐姐。</p>

    夏晴见到她颇为惊讶,“芽芽放学拉?”又见她脸蛋有掐痕,脑袋一歪,“你脸怎么了?”</p>

    不问还好,一问叶芽便委屈地眼眶泛红。</p>

    这幅小媳妇般的模样让夏晴秒懂,狠狠磨了磨牙,语气骤然凶狠起来:“是不是有人欺负你!!”</p>

    小姑娘从小是个炮仗,大些更是嚣张跋扈,凶恶时的表情像是带刺的野玫瑰,无人敢近身。</p>

    “我们班的宁一舟扯我辫辫,妈妈、妈妈早上给我编了好久……”叶芽鼻尖红红,一个劲儿控诉着班级男同学过分的行为,“他还掐我,他真坏!”</p>

    “呸!不要脸!”</p>

    夏晴唾了声,扯着叶芽肩包带子向旁边走,嘴里骂骂咧咧:“敢欺负我妹妹不想活了!你也是,他扯你头发的时候你就不能把他头盖骨给掀喽?反正叔叔有钱,大不了赔点住院费。他掐你脸,你就撕他脸皮,快让姐姐看看你有没有指甲?”

    叶芽乖乖把小手手送过去。

    她的指甲被妈妈修的干净又漂亮,估计扯不下别人脸皮。</p>

    夏晴无奈摇摇头,拍着她的脑袋语重心长道:“你说你脑袋瓜子聪明有啥用,还不是被人欺负?真没用,我看还不如和我去武当山学功夫。”夏晴上个暑假时被夏妈妈丢到了武当山,夏妈妈本来是让她体验生活,哪想到夏晴竟真的想过刀光剑影,快意恩仇的江湖人生。</p>

    “……你、你别凶我。”叶芽丧丧垂着小脑袋,偷偷摸摸掉了两颗金豆豆。班级里的哥哥姐姐都比她大,除了宁一舟也没有人再欺负她。叶芽不会骂人也不会打架,更重要的是她好像也打不过……</p>

    很快走到校园门口。

    夏晴双手环胸,守株待兔。</p>

    等了些许时候,宁一舟骑着自行车从里面出来,夏晴眼疾手快,拽下书包砸了过去。宁一舟躲闪不及,连人带车摔倒在地。</p>

    夏晴虽然只有九岁,打过的架却不少,要是班级里的男孩子想找她不痛快,她第一次打回去。夏晴张牙舞爪扑过去,可劲儿扯着宁一舟的头发和耳朵。</p>

    “让你欺负我妹妹――!”</p>

    “臭不要脸你还掐她!!”</p>

    “信不信我揍死你!!”</p>

    宁一舟被打懵了,惨叫季声冲着叶芽大喊:“你哥怎么还穿裙子啊?!”</p>

    这……难道就是大哥所说的女装大佬?

    宁一舟怎么说也比夏晴大,又是个男孩子,短暂错愕后很快反应过来,与夏晴扭打在一起。眼见夏晴落了下风,叶芽胸腔涌出热气,跺跺脚扑了过去――</p>

    “不可以欺负晴晴姐姐!”</p>

    啪!</p>

    叶芽刚冲过去就被一招秒。

    几分钟后,两个小姑娘一起被打哭了。</p>

    宁一舟拍拍屁股上的土扶着自行车坐起,吐出嘴巴里的几根头发:“哭啊你哭啊,有本事去告老师。”他哼了声正要走,后座突然被扯住,宁一舟回过头,还没看见人脸,便结结实实挨了一记拳头。</p>

    “沈然――!”夏晴对着来人哭叫,“他欺负我们!”</p>

    望着灰溜溜坐在地上哭的夏晴和叶芽,沈然怒火中烧,飞起一脚向宁一舟踹去。宁一舟先是一愣,接着侧身躲过,踹了个空的沈然踉跄几步,啪嗒一声摔倒在地。</p>

    三人静默。

    片刻宁一舟捂着肚子笑出声:“哈哈哈哈哈你有病啊?!”

    夏晴:“……”丢人。</p>

    沈然面无表情从地上爬起来,指着宁一舟说:“你等着,我现在去叫我哥。”</p>

    “行啊去啊,有本事让你哥去那边的巷子。”宁一舟还怕老师看见叫家长,哼了声,骑着自行车去巷子里头等,背影可给他嚣张坏了。</p>

    落败的三人捡起书包,灰头土脸去找还在学校操场打球的叶子煜。

    叶子煜今年十岁,个头比同龄人都要高,前年刚开始练空手道,虽然学习不好,体育方面却很发达,就不信那个宁一舟能打得过他!!</p>

    三个人你一句我一句,添油加醋把宁一舟做的事说了一遍,叶子煜果真炸毛,撸起袖子去巷子找宁一舟算账。</p>

    约架这事儿传出去毕竟不好听,叶子煜本来学习不好也无所谓,害怕的是弟弟妹妹们被受牵连,他让叶芽他们待在原地不要走动,静等他凯旋,旋即单枪匹马闯入巷中。</p>

    五分钟后,叶子煜出来了。</p>

    鼻青脸肿,怎么看也不像是凯旋。</p>

    “哥,你败啦。”沈然道破真言。

    “什么叫败了?”叶子煜捂着嘴,“那兔崽子找了一群人,那叫以多欺少,我输的又不丢人。”说着蹲在地上缓气。</p>

    “哥哥,痛不痛?”</p>

    叶子煜看着妹妹漂亮的桃花眼,心瞬间软化,“不痛~”

    叶芽嘴角耷拉,“真的吗?”</p>

    “真的!”叶子煜说,“哥哥是男子汉!不痛!”“我看我们还是回家吧……”叶芽泄气,年龄差距放在那儿,他们几个加起来都打不过宁一舟,继续争斗只会增加无谓的牺牲。还不如好好学习,大不了再跳一级。</p>

    “不回家!我们找大哥!”说话幅度太大,不小心牵扯伤口,叶子煜龇牙咧嘴地拨通视频电话,可是叶清河没有接。</p>

    “哥哥在上课。”</p>

    叶清河他们正在为明年高考做准备,每天的学习力度都很大,经常叶芽半夜睡醒还能看到他们屋子里的灯亮着。</p>

    想到努力刻苦学习的哥哥们,叶芽于心不忍:“算啦算啦,我们要懂事点,不能让哥哥担心。”</p>

    子煜:“可是哥哥本来就是要关心弟弟妹妹的呀。”</p>

    “……”嗯,好像有道理。</p>

    铃――

    视频通话响起,是叶清河。</p>

    子煜急忙接听。

    屏幕那头的少年眉眼温润,精致好似画中人。</p>

    镜头里惨兮兮的四个人让他眼神愕然,“子煜,你和人打架了?”

    四个人你一句我一句,添油加醋把宁一舟做的事说了一遍。</p>

    叶清河表情逐渐严肃:“我知道了,你们现在在哪里?”

    叶子煜报了地点。</p>

    “现在我和老师请假,你们不要动,我马上过去。”</p>

    大哥的语气让人安心。

    此时宁一舟刚好和他上体校的表哥出来,叶子煜咬牙切齿:“你们别走!”</p>

    两人回头。</p>

    叶子煜n瑟道:“我大哥马上来收拾你们,你们别走!”</p>

    对头两人面面相觑,宁一舟看着叶芽:“我说你到底有几个哥啊?”今儿一下午就跑过来三,到底有完没完。</p>

    叶芽诚实回答;“我有四个哥哥一个姐姐~”</p>

    “……”宁一舟吞了口唾沫,“你妈真能生。”</p>

    叶子煜不服气,耿直脖子回呛:“你妈才能生!我们是异父异母的亲兄弟!”</p>

    ?</p>

    ??</p>

    有病吧!!</p>

    宁一舟懒得搭理他们,骑车车正要走在,一道身影如风般闪来。  </p>

    是叶清河。

    少年白衬衫,校服裤,削瘦身长,肩颈线条流畅精致,扇形桃花眼与叶芽生得极为相似。他的气质太过温和,与宁一舟人高马大的表哥站在一起没有丝毫威慑力。</p>

    四个小孩委屈巴巴蹲在地上看着他。</p>

    “你好,我是他们哥哥。”叶清河决定和他们讲讲道理,哪有这么大人欺负几个年龄个位数的小孩,传出去也不怕人笑话。可是他想讲道理人家可不想讲道理。</p>

    人高马大的表哥居高临下扫视叶清河几眼,握拳向他脸上揍来。</p>

    砰!!

    他的拳头被一只掌心抵住。</p>

    气氛扭转,叶清河面露惊讶,惊愕看去。

    少年单手插兜,眉目冷淡,他手骨用力收紧,手背青筋凸起,不费吹灰之力的接住了这拳。</p>

    “沈昼哥哥――!!”叶芽眼睛刷的亮了,站起身来激动地跺脚脚。

    沈昼余光扫过,小姑娘身上的衣服皱皱巴巴,脸上黑一片灰一片,早上还整洁漂亮的辫子在此刻松垮散开,有几缕发丝贴在脸上。他的眉头微不可查的一皱,又对着夏晴几人挨个扫过,目光总算发生了变化。</p>

    见沈昼也来了,四个人你一句我一句,添油加醋把宁一舟做的事又又又说了一遍。</p>

    “来,我们谈一谈。”沈昼松手,长臂轻而易举勾住了对方脖子。

    宁一舟表哥这才发现沈昼个头很高,估计有一米八,眼神不像是十六岁的高中生,蒙着一层寒彻摄人的冷气。</p>

    “沈昼。”叶清河拦住他,“我看还是和家长商量一下吧,他们应该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你别搞出事。”</p>

    马上就要高考,叶清河不希望沈昼因此受伤,或者担上其他责任。</p>

    沈昼冷着脸没有回答,拦着对方走进巷子。

    他没有叶清河那样好脾气,也清楚有些事情家长根本做不了主。对于这种人,拳头才是硬道理,他们只有知道疼,才能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p>

    果不其然,宁一舟的表哥被沈昼收拾一顿后立马不横了,按着宁一舟脑袋老老实实向叶芽道歉,态度要多真诚有多真诚,最后离开时还踩了泡狗屎并且甩了个屁股墩儿,不知是吓得还是运气不好。</p>

    沈昼甩甩手,弯腰把叶芽抱了起来。</p>

    “以后有人欺负你,就和我说,知道吗?”他掏出手帕擦去小姑娘脸上的灰,眼神沉稳,令人安心。</p>

    叶芽点点头,又眨了下眼:“可是沈昼哥哥忙的话怎么办?”</p>

    “我不忙。”他说,“只有芽芽可以让我忙。”</p>

    叶芽一笑,搂着他脖子咯咯地笑得开心。

    沈昼眉眼柔和下,又踹了踹还蹲在地上的沈然:“起了,请你们吃雪糕。”</p>

    听到吃雪糕三个字,小朋友们立马精神,齐呼哥哥万岁。</p>

    叶清河跟在沈昼身边,仍是不认同沈昼刚才的做法:“打架不好,以后别这样了。”</p>

    “我那不是打架。”

    “?”</p>

    沈昼面无表情:“是单方面碾压。”

    “……”

    </p>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