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似烈火如歌 第九十四章 :杨楠说失去了生育能力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九十四章 :杨楠说失去了生育能力

小说:爱似烈火如歌 作者:乔安衾

    虽然昨晚我想的那么理直气壮,但是在第二天的时候我还是去见了杨楠。

    嗯,我这个人就是耳根子软。

    其实我明明知道杨楠是我的克星。是害我的人,可是事到如今我居然还想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和她以姐妹自处。

    你们信么。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应该是疯了。

    我理解她。也知道如果是我碰到了这事儿会是怎么样一个场景。

    但是。我还是无法做到心平气和。

    我没有直接联系她,而是让罗安联系了。

    我定了一个包厢。就是之前我名义上的舅舅过来和我求情时。我带他去的那家会所。

    也就是我和陆淮泽在卫生间见面的那一次。

    我狼狈,他彬彬有礼。

    但是我想了这么多,还是觉得亏欠。

    我连杨楠的事情都还没有处理好。就过来想陆淮泽的事情,也不知道我的脑子里究竟是装了多少的东西。

    “钱小姐,包厢已经准备好了,里面请。”

    我刚进门,就有一个相貌端正的姑娘将我领到了我该去的包间。而且她的态度真的非常的号。

    不得不说,人民币真的算的上是一个好东西,为什么人人都爱她。

    在这样的时候。它就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再加上我现在身上已经打上了唐屿时的印记。就算是在这家会所里横着走。恐怕也没有人敢拦着我。

    我不知道这样的变化是好还是坏。只是觉得我可能有些坦然自若了。

    坦然的是现在这样的身份,自若的是如今别人对我的态度。

    那个姑娘将我带到了一个包间里面。里面没有人。

    我与她约好的时间是十二点,但是现在才十一点。

    我坐了下来,拿着紫砂壶为自己倒了一杯茶。

    我以前从来不懂得为什么那么多人都喜欢品茶,也许是我肤浅了,但是当时的我是打心眼里不懂,也不想去学。

    但是在这样的场景下,虽然我的心态一点儿也不平静,但是我总觉得此刻品这茶却是正好的。

    有人嫌弃茶苦,其实,那才是人生百态。

    尝了这苦,又怎么愁这些怨呢。

    我一直对自己说自己不是什么好人,但是事实却告诉我,我的脑子总是想让我做好人。

    杨楠,我该怎么与她说话,说我想要和她叙旧?还是要美其名约聊天?

    一个都不是。

    我也说不清楚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就是觉得她要见我,我虽然心里不愿意,但是身体上却非常的诚实。

    不过这么早来,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到底是要干什么。

    茶水在我面前慢慢的变冷,指导最后一丝温度也无,那个女人才姗姗来迟。

    我看了一下时间,正好是约定好的那个点,一分不少一分不差。

    她今天穿了一件嫩黄色的连衣裙,看上去十分的保守,与几年前的她相比,看上去年轻许多。

    “我没有想到你会答应见我。”

    这是她开口对我说的第一句话。

    我看着她在我的面前坐下,然后才悠悠的开口,“说吧,找我有什么事情。”

    “什么意思。”

    她稍微愣了一下,似乎是没有感觉到我这样的态度的确事实针对她。

    过了一会儿,她才缓了过来,嘴上扯了扯,勉强露出一丝丝笑意。

    不过看上去十分的难看以及勉强。

    “我就是觉得,你回来了,怎么不和我……”

    她话说到这里就戛然而止,我知道他的意思是怎么不和她说一声,但是事到如今这个样子,她是觉得我还能和她像往常一样和好如初?

    做梦都不可能。

    我紧紧的盯着她,她像是迅速的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然后才对上我的眼睛。

    “我知道,你心里一定是在想,这个女人怎么能这么厚脸皮,居然还好意思这么直白的找过来,还说了这么一些话。”

    她苦笑道,“其实我也不知道这次来见你到底是说些什么,但是我也知道你不会待见我。”

    “既然你知道我不会待见你,你还过来。”

    我死死的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很严肃。

    我钱艾在那些虚度的光阴里就这么一个朋友,但是她后来告诉我所有的一切都是她造成的,是她把我害成这个样子的。

    我应该原谅她,然后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别搞笑了。

    但是同样的我也知道,我始终不可能将她当做仇人一般看待。

    这么多年,伴随了我,就算是石头都有点感情,更何况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呢。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无奈的说道。

    “我知道你这几年在干什么,和谁在一起,我也很同情你的经历。”

    我敲了敲桌子,看着她,“但是栀子是我的朋友,我希望你不要去找她,不过你也没有理由不是么。毕竟你和陆家是真真一点关系都没有。”

    这件事情我想周尹光应该早就和杨楠说了,杨楠这些年都跟着她。

    杨楠脸上非常的平静,甚至没有一丝变化。

    “我知道,所有的一切算我罪有应得,现在全部报应在我身上了。”

    她看着我,语气也很平淡。

    “我现在完全失去了生育能力,这辈子,估计也生不了孩子了。我做下的罪孽,最终还是要自己来承受了。”

    我看着她嘴巴一张一合,一时间没能明白她在说些什么。

    “你说什么?”

    我的反射弧促使我立马反问了一遍,但是刚说出口,我就开始有些后悔。

    我是哪壶不提开哪壶。

    正当我懊恼差点没把舌头给找地缝压进去的时候,杨楠突然笑了。

    笑的很安静。

    “你心里清楚的。”

    我看着她平淡如水的样子,甚至觉得我现在看到的杨楠和以前的那个压根就不是同一个。

    不像是同一个,我也不愿意去承认。

    但是事情变成了这样,我一时之间甚至不知道该去说一切什么。

    说什么,怎么说,我该在呢么安慰。

    我现在和她的关系又是什么。

    我不能够完全顾及到她的心情,只能闭了闭眼,当我再次睁开的时候语气又变成了另外一种。

    “其实,你这次过来就是想要求我什么事情吧。”

    当我这句话刚说出来,杨楠的脸色像是瞬时间就凝滞了。

    “你说什么?”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