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似烈火如歌 第四十四章 :孩子没了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四十四章 :孩子没了

小说:爱似烈火如歌 作者:乔安衾

    唐屿时自从那天起对我有求必应,将我照顾得无微不至。

    罗安说我这是狐假虎威,我笑了笑。没说什么。只是我没有再去唐家,而是在那天晚上回了唐屿时以前养我的那套房子。

    我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打电话给杨楠。当她知道我要和唐屿时结婚时。她沉默了一会儿。

    “楠楠,怎么了?”

    我以为她出了什么事情就着急的询问。过了一会儿,她的声音才从电话里传出。

    “没想到你终于和他在一起了,真是恭喜你。到时候不要忘了请我喝一杯喜酒。”她揶揄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我也稍微安了安心。

    我想起了上次的事情,“对了。我上次被陆淮泽带走的时候找不到你了。你当时去哪里了?”

    当晚我打过电话给她,她没接电话。后来又因为唐屿时。这件事就这么耽搁下来。

    “哪有,只是人太多,加上手机没电。我被冲进了人群里。”

    “对了,”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你上次不是被陆淮泽带走了。怎么到了唐屿时那儿?”

    杨楠知道我和陆淮泽之间的纠葛。我将事情原原本本的和她说了。她听起来比我还要高兴。

    “钱艾你总归还有些出息,不辜负我对你的栽培,不过大户人家的弯弯绕绕多,你自己可要小心了。”

    杨楠难得一本正经的嘱咐我,我严肃了脸,“遵命老板!”

    “特么的钱艾你有病吧,老板个屁啊,要是我把雀姐位置顶掉了你再来恭贺我吧,只是到时候记着给我包个红包,不上万我不要啊。”

    “行,给你包个最大的,成不?”

    “那还差不多。”杨楠得意洋洋的在那头说道。

    唐屿时回来的时候我刚和杨楠讲完电话,他见我这个样子,就问道,“你和谁讲电话呢?”

    “我一个朋友。”

    唐屿时听到朋友这两个字时眼神暗了暗,我知道他想说什么,可是最后还是没有开口。

    傅宁的事情始终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忌讳,他不说我不提,我不提他不说,两个人就这么尴尬的避讳关于傅宁的所有事情。

    其实要是我,得知跟了自己五年的女人将这些年自己给她的钱全部给了另外一个男人,恐怕也会生气暴躁的吧。

    更何况按照罗安说的那样,那个时候唐屿时是想和我结婚的。

    但是他现在丝毫没有提这件事的意思,我虽然也不想提,但总觉着这样总算不是一个事儿。

    傅宁就像我们俩之间的一个忌讳,谁也不碰。但正因为如此,它却真实又清晰的提醒着我们这件事的存在。

    随着我的肚子一天天变大,我的胃口也变得越来越差,整天恶心想吐,有时候换半夜还会腿抽筋。还好有唐屿时在,每当这个时候我都觉得格外的安心。

    可是该来的还是要来的。

    我就该知道,我钱艾这辈子不可能有顺风顺水的时候。

    那天唐屿时和我说要出去出差,说只要两天,我一个人在家无聊,却偏偏接到了那个人的电话。

    那个人伴随着我青春年少的记忆,从我青春无悔到世故臃华,伴随我这么多年。最终只是换来一句我是婊.子。

    我说心底不难过是假的,没感觉更是假的,轻易原谅他……

    也是假的。

    就算他当时母亲去世,我也不能原谅他对我进行这样的侮辱。

    我钱艾不是圣母婊,别人打了我一巴掌还刺痛我心窝,我要笑着脸对他说我没事你再来捅我一刀?

    放他娘的狗屁,我钱艾一俗人,更何况那个人是傅宁,是我我曾经最美好的向往。

    我虽然这么想,但还是如约来到了与他约好的地方。他比以前瘦了许多,人也萧条了些。

    傅宁见到我,只是轻轻笑了笑。“我还真没想到你真的会赴约。”

    没想到?那你喊我来干什么。

    我沉默着坐下,拒绝了他替我点的茶,“说吧,有什么事。”

    “我需要钱。”

    “你说什么?”我立马抬头紧盯着他,他今天喊我过来只是为了钱?

    “我需要钱。”他重复着,“我想,你应该不缺那些钱吧。”

    我看着他,完全没有想到他会这么恬不知耻,到底是我以前看错了人,还是他隐藏的太深?

    我嗤笑,“傅宁你凭什么觉得我会借钱给你,你多多少也欠了我上百万,问我借钱?至少先把之前欠我的先还我。”

    “钱艾你别过分!”傅宁突然向我吼道,额头的青筋甚至有些爆出,我看着他如今的样子,心里真的是无限的凄怆。

    傅宁,从什么时候开始,你觉得我借你钱是理所应当?

    不,是你直接从我这里拿钱。

    “我帮你是情分,不帮你是本分,你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和我没关系。”我冷冷的看着他,起身就想离开。

    “钱艾你还真的觉得那个唐屿时爱你?别做梦了,他早就知道我们的关系。”

    “你什么意思?”我质疑着。

    这句话简直就像是晴天霹雳,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早知道?

    我调整了呼吸,让自己尽量的平静下来,“你给我好好说,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那天你走之后,那个男人对我说,‘我容忍了你这么多年,你也该从她的生命里消失了。’”

    傅宁的神情近乎于疯狂,“怎么样,被骗的滋味好受么?钱艾我告诉你,我过不好你也应该下地狱,像你这样的贱人就不配活在这世上!”

    “那他也比你好!”我下意识的替唐屿时反驳,而傅宁的眼神近乎于怨恨。

    “钱艾,你这辈子活该这么堕.落!”

    堕.落?是么,呵呵,我以为我逃离了深渊,可最终来来回回,我还是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我完全没有想到唐屿时一直知道这件事,那他那天当场揭穿我是为了让我看见傅宁的真面目么。唐屿时有没有想过他这个举动会把我害死!

    而傅宁,这么多年,我终究还是看错了人。

    我失魂落魄的后退了几步,而傅宁突然一把上前。我还没来的及反应,他就狠狠的往我的肚子上揍了一拳。

    巨大的疼痛感突然袭来,我腿软跌倒在地,整个人都蜷缩起来。

    我能感觉黏黏的血液不停的从我身下流出,而傅宁像是还不满足,一下一下的踢着我的肚子,我拼命的想逃,可浑身的疼痛已经惹得我无法再动弹了。

    “天啊,那边是什么情况,我靠踢孕妇啊!”

    “那女人怎么这么像钱艾?天啊,血,全部都是血!”

    我听着那些声音,像是在耳边,又像是在远处。

    我浑身冰冷,肚子像是放了十斤的大石头,而我已经完全没有力气再发出任何声音了。

    随着一片混乱交杂,我失去了最后的意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