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似烈火如歌 第四十章 :再见萧郎是路人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四十章 :再见萧郎是路人

小说:爱似烈火如歌 作者:乔安衾

    我决定生了孩子,就将她带到其他地方去。

    不是我留恋这里,而是我怀着孕。万一出了什么事,不至于一个人孤立无援。

    我将手机扔了,断绝了与外界的一切联系。除了定时去医院孕检。还有就是在杨楠的陪同下去买点小孩儿的衣裳。

    杨楠在医院有熟人,检查出来了,是个女孩儿。

    女儿好,妈妈的贴心小棉袄。

    这段时间网上闹得沸沸扬扬。我刻意装作没看见,但是也没办法。

    主要是有人指出,自从林愿出了事。我就没了踪影。新广告的代言从来没见我去过现场,就连综艺里的位置也换了一个人选。我很感激这么喜欢我的他们。但是一想到那天傅宁骂我的那些话,我就感觉自己像个笑话。

    像我这样出生的人,他们知道真相后一定会辱骂我。今日将我捧的多高。来日就能将我摔的多惨。

    不是我自己没自信,而现实的确是这样。

    杨楠最近一直在给我吃一些有营养的东西,但是我是吃了吐。吐了又吃。孩子还没到五个月。自己就将自己折腾的不成人形。

    可惜尽管我一直想补身体,无奈越补越瘦,只有肚子在一天天的长大。我去看了医生,医生说营养都被孩子吸收掉了,这种情况没有什么大碍。

    我当时摸了摸肚子,轻轻的说了一句她是小吃货。

    做母亲了,心态是真的不一样。我每天看着电视里唐屿时的采访,对孩子悄悄的说道那是你父亲,同时心里也感到一阵心酸。我走了之后,唐屿时应该很开心吧。

    他和我说今年要结婚,我还真的不去祝福了,带着球,会引起恐慌的。

    杨楠今天抽了风,非得让我陪她去看电影,问她是什么电影,又不给我说。更让我又气又好笑的是,她给我俩买了情侣座。

    “谁规定情侣座只能情侣坐的,我们三儿也可以。”

    我摸了摸肚子里的小宝宝,偷偷笑了一声。

    不过当我在大银幕上看见自己的那张脸,还真的是笑不出来。

    “杨楠你有毒吧,看这个电影?”

    这就是当时我被迫和林愿拍的电影,在里面,我和她饰演的是一对姐妹。我记得秋天上映,但是没想到这么快。

    我对自己的脸实在没什么看下去的念头,倒是杨楠看的津津有味,还一边夸我上了妆真是好看。

    “怪不得人家说人靠衣装佛靠金装,还真的有道理啊。”

    我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与林愿装作好姐妹,从和谐到撕逼,再到最后的谅解,完全说不出自己是个什么心情。

    我应该夸自己好看?我还没这么不要脸。

    让我夸林愿?我还真的做不到。

    下了场,我小心翼翼的在杨楠的搀扶下往前走,就听见那些人在讨论剧情。

    “我觉着那钱艾演的不错,倒是女主只会哭丧着脸,每次看到她我就一阵鸡皮疙瘩。”

    “而且你们没觉得那钱艾演的角色才让人喜欢嘛,那林愿演的活脱脱是白莲花啊!”

    我默默的在心底给那些人点了个赞。

    出来的时候不知怎么人突然变得多起来,我不知被谁撞了一下,连墨镜都掉了。

    “没事吧。”杨楠有些紧张的扶住我,:“要是让老娘知道是哪个兔崽子,不非得将她拔了层皮!”

    我动了动,感觉没什么异样,刚想偏过头和她说些什么,人群中就传来一阵噪杂声。

    “那不是钱艾么。”

    我下意识的抬起头,发现我出来的时候忘了带口罩,墨镜也被人弄掉了。

    真特么该死!

    我护着肚子,可人聚的越来越多,杨楠拼命的护着我,可无奈人群的力量太大了,压根就压不住。

    我慌乱中连连后退,却不知哪里来的人给绊倒。

    孩子!

    我绝望的闭了眼。

    但是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袭来,有人轻轻搂住了我。

    还没等我看见那人的脸,他就直接将我凌空抱起,我朝他看去,却只能看见他的下巴。

    我真的没想到他会出现在这儿,意料之外,也是意料之中,新电影上映,他来宣传也是应该的。

    很快的,保镖之类的人物将我与陆淮泽与人群隔绝,我导到处寻找杨楠,可是人实在是太多了,我完全找不到她。

    陆淮泽先是看了我一眼,然后目光放在我的小腹。

    虽然才五个月,但是我的肚子比常人还要大些,医生说这是应人而异。但是此刻的陆淮泽盯着我的肚子,我真担心他将我直接扔到地上,那我就完了。

    不过他并没有这么做,而是在保镖的拥护下,将我送去了医院。

    医生说只是受了些惊吓,在嘱咐了一些事项后就走了,陆淮泽一直陪着我,我觉得着实尴尬。

    “是他的孩子?”

    他轻轻问道,我立马有了警觉,“你要干什么。”

    “我只是问一下,要是我想干什么,当时就不会来救你了。”他偏过了头,我虽然对他怀有戒备,到那时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是对的。

    如果陆淮泽当时没来。我恐怕会被人群拥挤到丢了孩子。

    我欠他一回。

    “多谢。”

    “你不用谢我,你还是想想你自己要怎么办,看样子唐屿时应该还不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但是今天之后,我就说不准了。”

    我怔怔的听他讲完这些话,后知后觉的才反应过来。

    完了。

    我心底只有这么一句话。

    我左思右想,只能求助这个刚帮了我的人。

    “陆淮泽我求求你,帮我一个忙。”

    陆淮泽听了我的请求并没有丝毫的犹豫,他只是叹了一口气,“钱艾我觉得我是上辈子欠你的,我本来可以不管你,怎么就这么放不下呢?”

    我在陆淮泽的家里住了一晚,等到第二天的时候,我看手机上全部都是我的新闻。

    “劲爆,当代消化莫名消失居然是怀孕生子。”

    “陆淮泽与钱艾早就珠胎暗结?”

    我一直在担心唐屿时,却独独忘了昨天陆淮泽当众救我会讨来一个什么结果。

    我匆忙的穿着拖鞋去客厅,却发现陆淮泽早就离开了。

    这下子,我欠他的更是还不清了。

    就在我焦灼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了门铃声,我想了一下,还是决定先看一下猫眼。

    当我从猫眼里看到那张熟悉的脸,心跳仿佛就在这一刻停止了。

    他很有耐心,一直在门口等着。或者说他知道我在门口,却轻轻笑了一声。

    “钱艾,你觉得你能躲我到什么时候?”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