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似烈火如歌 第三十九章 :我最后的希望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三十九章 :我最后的希望

小说:爱似烈火如歌 作者:乔安衾

    我脑中立刻就蹦出了不可能这三个字。

    我连忙抓住医生的白大褂,颤抖着问道,“医生。你确定没有误诊吗?”

    “我们已经确认了,的确是怀了。你要是不想要这个孩子,我们可以给你另行安排。不过你现在的身体可能会承受不住。”

    “不不。”我下意识的反驳,“我要,我要这个孩子。”

    杨楠看我太激动就连忙拉开了我的手,她将我挡在身后。略带歉意的说道,“她现在这个状况,孩子还保得住么。”

    “没问题。幸好发现的及时。只是她的左手今后就相当于废了。妈妈差点死掉,这孩子还这么顽强。看来是老天爷的意思。”

    听到这儿,我的脑袋一片混乱,着实说不出什么话来。

    想来想去。就只有那一次。

    我还清楚的记得唐屿时那晚对我说过的话。

    他说,“钱艾,你不是说自己的身份卑微?其实在我眼里。你与我一样。一样的平等。”

    呵。现在看来是那么的讽刺。

    唐屿时就像是我命中的克星,我注定要与他纠纠缠缠难舍难分。而这场局,我只能退出。

    这几天的报纸风平浪静,倒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我原以为这次在医院里闹得那么大,肯定会有人将这一切捅出去,到时候我身败名裂不说,唐屿时也会受到影响。

    可是过了这么些天完全没有任何事发生。我惊讶之余却也想到,唐屿时这样的人,怎么会容许自己面子受损。我是白担心了。

    自那之后,傅宁失去了消息。而唐屿时,再也没有找过我。

    我开始变得嗜睡,爱吃,整个人成天懒懒散散,杨楠给我买了好多吃的,她煲得一手好汤,没过多长时间就将我养的白白胖胖。

    可是我似乎忘了,我有一亿的债背负在身上。

    罗安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在医院做着孕检。

    “有什么事么?”我小声的说道,这边基本上都是孕妇,我无奈,就走去阳台。

    “钱艾我知道那天发生的事了。”罗安顿了顿,我知道他是不知道怎么开口,所以还得帮他把话给圆回去。

    “你看我现在不是也没死么,活的好好的,你就不用担心了。”

    罗安听见我这句话,在电话那头笑了一声,“你觉得我打电话来只是慰问么,你别忘了你的两个合同,就算闹成这样,你还是要回去履行合约。”

    罗安要是不说我是真的没想起来,可是综艺那边我肯定不能去,我现在怀了孕,节目当中有整蛊以及耍人的游戏,我绝对不能拿自己的宝宝去涉险。

    我现在唯一能依靠,唯一支持我活下去的动力就是孩子,我不能冒险。

    “要多少钱?”

    罗安听我冷不丁的冒出一句,有些惊讶,“你说什么?”

    “我说,综艺的违约金是多少钱。”

    罗安沉默了一会儿,后来他说,“你情愿赔钱也不想再回来?”

    “嗯。”

    其实那些钱我压根就拿不出,但是事到如今我是真的没办法。

    我情愿背负上债务,也不能拿肚子里的孩子做赌注。

    我原以为这件事很难解决,可是老天爷非要帮我,让我遇到了一个合适的人。我被她约到高级餐厅,我坐了半晌,她只是打量我,却没有开口。

    我从来没想过会见到唐屿时的家人,而我更没想到,我见唐屿时的母亲居然是在这种情况下。

    而正如同千千万万个狗血电视剧里演的那样,她是准备拿钱让我离开唐屿时。

    “你开一个价,或者什么条件都随便你。”

    我沉默了许久,其实也不算是妥协,而是我原本,就是要离开的。

    “您不必担心,我不是那种不知进退的人。”

    唐夫人轻轻笑了一声,“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听说你有两个合约的麻烦,这种小事我就帮你处理了。另外你的生活方面这是一张两百万的支票,算是一种补偿。”

    有钱人果然那么豪气。虽然开头很庸俗,但是我并没有像那些女主角一样,而是将那张支票拿了过来。

    我就算硬气,孩子不能不吃喝,我给不了孩子最好的,就只能用尽我的最好。

    在走之前,我向唐夫人深深鞠了一躬,也算是感谢她给我的二百万。

    等我抬起头,却见她的脸色突变。

    “你说你叫钱艾?”

    “没错。”我虽然搞不懂唐夫人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是只能规规矩矩的坐了下去,看样子,她还有话要问我。

    她温软的看着我,“虽然我们以这种方式见面,但是还是感觉抱歉,今天我也没什么事情,你就留下来陪我多聊一会儿可以么。”

    “我知道这样有些突兀,但是我相信钱小姐应该会答应我的请求。”

    这个唐夫人完全不按照套路走,哪里有先给钱给自己儿子的女人让她滚蛋后还要好好聊天的?

    虽然我心里这么想,但是合同的事……

    “没问题。”我小心翼翼的回答道,到了这种地步,我真的觉得自己完全没有志气可言。

    “你姓钱,是和爸爸姓还是妈妈?”唐夫人看着我,微笑道。

    我钱艾察言观色了这么多年,这还是头一回遇见像唐夫人这样话题转变如此之快的。

    “我和父亲。”

    唐夫人低头像是寻思,“我平日里就喜欢算算卦,我刚才想了想,你的母亲是不是姓齐?”

    她怎么知道?

    我从来不相信这些东西,但是这唐夫人看起来神神秘秘,我实在不知道她在搞什么名堂。

    她的眼神看起来很温和,但我还是察觉到了她眸中的迫切。

    她到底在迫切一些什么?

    “我母亲姓齐没有错,”我笑了笑,“她叫齐月,不过我没见过她,因为在我出生后他们就去世了。”

    我下意识摸了摸肚子里的孩子,我出生的时候,想必我的母亲也是在期盼着我,如果他们没有出事,也许我就不会沦落到今天这个局面。

    我回到家的时候,罗安又打了一个电话给我。

    他像是在质问,“钱艾,你哪里来的那么多钱?”

    “我这些年贪的钱不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心里立马明白了这是唐夫人出马了,不过我没想到她的速度会这么快。

    “你要是有钱,按照你的性子你当初压根就不会对协议妥协,你知不知道,我……”

    没等他说完,我就将电话挂了。

    我将手机扔进了水杯,然后眼睁睁的看着它从白屏一直到关机。

    唐屿时在我手机里安了定位,而现在我要舍弃它了。

    以前的人,以前的事,我就当做没看见。

    我钱艾,真的要走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