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似烈火如歌 第三十七章 :敬一场去特么的真相大白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三十七章 :敬一场去特么的真相大白

小说:爱似烈火如歌 作者:乔安衾

    我起身离去,他在后面唤了一声,我没理。

    唐屿时总是这样。他永远都不相信我。

    他问了么,查了么,只是简单的几句话就将我定了死罪。搞得我好像十恶不赦。就宛如濒临行刑的死囚犯。还没等开口,人头就落地了。

    在他心里,我陪伴他的五年还没有林愿的一句撒娇来的重要。

    我扯过被子,将自己闷在里面。假装没有哭。

    罗安劝我让我去看看林愿,我很不服气的冲了他。

    “难不成我去了林大小姐的伤就好了?”

    罗安静默了一会儿,他后来说道。“钱艾你迟早把我们身边的人都搞死。”

    “唐总为了你放弃了一个项目。让给了林怀德,你就不能做做面子?”

    他这么说我就搞不懂了。“他干嘛让给林怀德一个项目,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了?”

    “林怀德硬要是将罪栽倒你头上,还扬言要把你弄死。唐总为了保你,就差点没跪下。”

    我当时听了就觉得不信。

    “罗安你骗小孩呢?”

    “钱艾我话就说这么多,我有哪一次是骗过你?这次林怀德是铁了心要整唐屿时。还不就是拿你做借口么。要知道上次的事情。唐总他。”

    罗安说到这里就立马不说了,我觉得不对劲,连忙问道,“什么事情?”

    “这你就别管了。”他立马挂了电话。

    我总觉得唐屿时他们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上次唐屿时要和林愿结婚这件事就瞒着我,这回到底又是什么事?罗安这么吞吞吐吐的样子……

    我想了想不对,就立马收拾了一下赶往医院。

    林愿和傅宁住的是同一家医院,等看完了我就去看看傅妈妈。

    当我过去的时候保管东西的李姐在,她站在门口,朝我笑了笑。

    “诶,其实关我俩啥事啊,都一个劲的怪我们头上。”

    我还没说话,李姐就絮絮叨叨的说道,我听了不对劲,“李姐你说什么呢,这事儿怎么就扯上我了?”

    “有人说,林愿哪里会那么傻自己没做好防护,明明是有人陷害她。所以矛头就直接指到我们头上,昨天你们公司的唐总在这里,差点没和林总打起来。”

    昨天?

    昨天唐屿时是和我说他去过医院,但是他们说的话我怎么就听不懂了?

    “我后来赶到医院,就看见唐总也在。你们公司的唐总还真的器重你,林总当时气的要直接让人把你揪过来,但是唐总硬生生的拦着了,两人说了什么话我不知道,只知道他们谈完之后脸色很不好。”

    唐屿时,为了我,反抗了自己未来的岳父?

    我还真的不相信。

    我透过门口的窗户看了一眼林愿,转头就走。

    “诶,钱小姐,你这就走了,这边……”

    我冷冷的说道,“我这不是看完了?”

    我下了两层楼,直接去了傅宁妈妈的病房,当我看见空荡荡的病床,我有一度是觉得自己走错了。

    我连忙拉了一个护士,“这边的病人呢?”

    “术后出现排斥现象,后来又加上感染,人刚刚送走。”

    我听到这句话,当时脑子就懵了,“他们人呢?”

    “太平间。”

    我像是疯了一下,鞋子太高歪了脚,我就直接脱了拎手上。

    这么大的事情,傅宁该怎么办?

    他已经没有亲人了。

    我连忙跑过去,却发现傅宁呆呆的坐在太平间外的长椅上,脸色十分苍白。

    他见到我,轻微的呢喃一声,“钱艾,你来了。”

    “我来了。”我应了一声,连忙坐在他旁边。

    “你要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天堂,伯母这么好的人,一定会平安无事的。”

    他忍不住一下子扑在我身上,我轻轻拍着他的后背,不断地说着安慰的话语。

    我父母死的那会儿我才出生,压根就没有记忆,但是傅宁是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母亲离去,陪伴了这么多年,蚀骨之痛也比不上这样的感觉。

    “这么多年了,我以为这次手术之后就没有问题了,我没有想到,真的没想到。”

    傅宁哭的像个孩子,我不忍心,就连忙说道,“傅宁你要振作起来,你妈妈在天上也不会希望你这样的。”

    我陪着他好一会儿,他才渐渐安静。

    他沙哑的说道,“这些年你给了我不少钱,差不多上百万就为了我妈妈,我日后一定要好好待你,我真的是觉得对住你……”

    “你不用……”

    我刚想说些什么安慰,结果一个冷冰冰的声音突然打断了我。

    “原来这么些年你一直和我要钱,就只是为了这个?”

    这个声音很熟悉,陪伴了我五年,也纠缠了我五年。秘密被揭开,这个时候的我却异常的冷静。

    傅宁听到声音看向了那边,我拍了拍他的后背,鼓足勇气,对上唐屿时的目光。

    他的眸中尽是阴睐,让人很害怕。

    他说,“钱艾,你真的是好样的。”

    “小艾,他是谁?”傅宁也察觉了不对劲,他红着眼睛看向我,我忍了忍,没说出口。

    “你在这边休息一下,我有点事和那边的先生商量。”

    我刚往唐屿时那里走了几步,唐屿时就冷笑道,“钱艾,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你口中,我变成了一个无关紧要的先生。”

    “我们睡了五年,你喊我先生?”

    不是的,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我的心立刻揪紧,痛的无法自持。

    我连忙转头,却发现傅宁正一脸震惊的看着我,“钱艾,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那我就和你解释解释。”

    唐屿时快步的走过来,用力的抓住了我的手腕。

    “你以为这个女人的钱哪里来的,就拍戏?你真以为她有多少收入?”

    他嗤笑,“这位先生你恐怕不知道,你口中的小艾,她在我身下承欢了五年,不仅如此,你又知不知道她跟着我之前,是什么工作?”

    “别说,求你……”

    我顾不上手腕的疼痛,只能用眼神请求唐屿时不要说出来,可是我越是这样,唐屿时就越不放过我。

    “我当时遇见她的时候,她是月色朦胧的一名小姐。为了钱,甘愿跟着我。或许在你感激她的时候,她正和我在一起,现在知道了么。”

    唐屿时的眸中闪过异样的光芒,而傅宁听到这件事就像是疯了。

    他不顾唐屿时,用力的扯住我,大声的嘶吼道。

    “钱艾,你特么告诉我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