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似烈火如歌 第三十三章 :沉.沦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三十三章 :沉.沦

小说:爱似烈火如歌 作者:乔安衾

    “唐屿时你是不是有病?”

    先不说我和他正在冷战,哪怕是这种形势,他唐屿时还有心思旖旎。我真的是佩服。

    唐屿时走到我对面,重新坐了下来。

    他的衣领是散的,领带也被自己扯的松松垮垮。我一向看惯了他一丝不苟器宇轩昂。只是最近几次,他总是能出乎我的意料。

    他盯着我,眸子却是亮的,我的视线从额头转到鼻梁。再从鼻梁转到薄唇。都是熟悉的感觉。

    看见他的表情,我甚至怀疑,这是唐屿时早就策划好的。

    “我有病?你就聪明了。”唐屿时轻轻笑了一声。他的气息就围绕在我身边。我一时间有些呼吸困难。

    我真的没想到,在这次事件过后。我会以这种方式见到他。

    不知怎么的,他说一句,我就想反驳。“我本来就聪明。”

    唐屿时听见我这话,冷哼一声,“钱艾。你做的这个判断。也是脑子里发出来的。”

    哦。所以呢?

    我没接话,空气一时间变的稀薄起来,气氛有些凝固。

    “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我掰着手指,眼皮也没抬。现在我只想知道唐屿时到底是怎么想的,我才能对出应对之策。

    “我的计划是,今年会结婚。”唐屿时敲了敲桌子,这是他的一贯动作。“这就是我的打算。”

    我心里突然生出一阵苦楚。尤其是我见过傅宁之后。

    我很确认,傅宁是我心里的阳光典范,要说我少年时期对他有些朦胧的好感,不如说现在是将他当做我的救赎。可是,我对唐屿时的感觉,与傅宁是不一样的。

    就在上次见过傅宁,我怀疑自己怀孕的那几小时里,我曾经想过,我与唐屿时,如果真的像家人一样生活早一起,我愿不愿意。我想了很久,发现自己是愿意的。

    我觉得我自己的这种心理很崎岖,或者说是很扭曲。我不懂为什么我会对唐屿时越发的依赖,甚至听见他结婚,我才恍然发现,其实他并不属于我。

    他这样的男人,优秀,完美,我钱艾就是社会最低层的人这种身份完全不配。

    我有自知之明,我也不会傻傻的说什么为了真爱甘愿当小三,那不是爱,是道德败坏。

    当时跟着唐屿时,很大原因也是因为他单身,没有女朋友。

    而现在,我真真不愿意当别人的第三者。

    我叹了一口气,“既然你要结婚,那,我们还是断了吧。”

    “断了?”

    唐屿时的眉头微微皱起,我有种想要帮他抚平额头的冲动。我应答的话还没说出口,唐屿时就急促的说道。

    “钱艾,你说断了就断了,你真的觉得这么轻易的放弃我?”

    我苦笑,“我不想当一辈子见不得人的情.妇,唐屿时,你不是我,你不懂。我不知道你对我是怎样一个心态,我只知道,我不想和你玩儿见不得人的游戏。还是你想圈.养我一辈子?”

    “你只是觉得我只当你是情.妇?”他的语调有些上扬,我知道,他生气了。

    “我在月色当过三年的小姐,这种身份,是最低贱的存在,不是情.妇是什么?更何况你知道我的,我只爱钱。”

    “好啊,”唐屿时怒中带笑,“你既然说自己是情.妇,又那么爱钱,怎么不像那些女人一样拼了命的往上爬去取转正,还是你压根就是拿贪钱当借口?”

    “因为我怕我会摔死。”我很冷静的看着他。

    我总有种隐隐的感觉,唐屿时对我,还是有些不一样的。但是我不能凭借这个份感觉,将自己弄的遍体鳞伤。

    我钱艾如今能平稳的活在这世上,已经算侥幸,如果再贪恋其他,恐怕是要遭天谴的。

    到时候不光是我,连唐屿时都会摔的遍体鳞伤。

    唐屿时之后没有说话,他不断的敲着桌子,我心慌的同时觉得很烦恼。

    如果,如果一切都不是这样,那就好了。

    最后我是以困了为理由上了楼,在我洗完澡躺回床的时候,唐屿时从门口了来,他一句话没说,只是沉默的上了床。

    我翻了个身,不想见他,结果他依旧没说话,而是将我搂在怀里。在很长时间没动静后,我悄悄的转了身,发现他还是在看着我。

    他见到我突然回头有些慌张,眸中那一闪即逝的感情,我有些猜不透。

    我俩大眼瞪小眼,到最后,唐屿时先开了口。

    他用他那一贯磁性而温沉的声音说道,“钱艾,你这样我会很困扰。”

    困扰?我不明所以的眨了眨眼,结果在他的眼中看见了情欲的味道。

    “你是在勾.引我。”他悄悄附在我的耳边。紧接着他轻轻舔舐我的耳垂,惹得我一阵发痒。

    他一路亲吻,从耳垂到脸庞,再从脸转到唇中,我被他轻轻的温抚弄的有些不知所措。

    五年了,他第一次这么富有耐心的引导我。

    在做足前.戏后,他一个挺身,我和他完美的结合了。

    这晚,我们很疯狂,做了又停歇,停歇了又做,就好像是一种情感上的发泄,那种沉闷的,令人痛苦的引思,在今晚痛苦的爆发出来。

    在天微露白的时候,唐屿时将我搂紧怀中,我的头发全被汗水侵湿,他温柔的帮我拨开黏在脸上的头发。

    “钱艾,你不是说自己的身份卑微?其实在我眼里,你与我一样。”

    我刚想问什么一样,他的话就说了出来。

    “一样的平等。”

    我能感觉到自己身体颤了颤,因为他在说话的时候动作并没有停止,我在他这句话的发酵下彻底到达了顶峰。

    等我平静下来,他拍了拍我的背。

    “睡吧。”

    我心里怀着那句话,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没了意识,等我睡醒,天都有些黑了。

    我整整睡了一天。

    唐屿时早就不在我身边,我勉强撑起了身子,发现头有些痛。而身体像是要炸裂了一般,浑身酸痛难忍。

    我去浴室冲了一个澡,在镜子面前,差点没将自己吓死。

    脖子以下全部都是密密麻麻的痕迹,我也说不清昨晚的疯狂,是有多么的恐怖。恐怕那不止身体上的,以及心灵,都让人备受残苦的煎熬。

    我摸脖子上一直没有拿下来的项链,轻轻的吐了一口气。

    那个坠子是太阳,他是想表明自己太阳么?

    诶,唐屿时啊唐屿时,你是再一次,让我沉.沦,让我原本坚定的心,此时又开始左右摇晃。

    明明知道那是毒药,可还是要毫不犹豫的咽下去。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