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似烈火如歌 第二十一章 :再见陆淮泽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一章 :再见陆淮泽

小说:爱似烈火如歌 作者:乔安衾

    我心里仅存的那一点点可怜的亲情,伴随着他这句话,彻底的消失殆尽。

    要是余兰芬对我来说是不屑的存在。那么齐军就是唯一曾给予我关怀的亲人。

    我刚才甚至还有一点点卑微的念头,倘若这次真的是为了我,我还能认回这个舅舅。但是在现在看来。我还真的是自作多情。

    我抬起头,脸上浮现出一丝悲怆。

    “为了女儿,居然对我低声下气,你是不是觉得很不值?可是没办法。我帮不了你。”

    “为什么啊,她也算你妹妹,你怎么就这么绝情?”

    齐军像是不可思议一样睁大了眼睛。满脸的都是质问。

    我被他用力的摇晃着。心里真的是无数匹草泥马奔过。

    “我劝你放开,不然我就要告你对我进行非法人身伤害!”

    我恶狠狠的盯着他。他听见我这么说楞了一下,然后像是碰到了什么嫌恶的东西,立马撒了手。

    “我会让悦悦不要招惹你。你就不能让她回去吗?”

    他一脸痛苦,“她才十六岁,还小。不应该被这么埋没。你知道她花了多大的努力。好不容易进了大制作的剧组,我真的是……”

    “你们当初赶我走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才十四岁。”

    我直视着前方,说出来的话是那样的冰冷,我也彻底寒了心,“齐悦悦不是我弄走的,你自己随便打听一下都知道那个顶替她的女演员是个什么身份。”

    “希望你以后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否则,你们家私自吞并我父母遗产的事情我会诉讼到法院,做人还是不要太贪心。”

    我抬脚就走,压根就不想再看他的表情。

    罗安和宁意见我这个模样吓了一跳,我摆了摆手,只身去了洗手间处理。

    当我看着镜子倒映出来的自己,鼻子还是忍不住的酸了起来。

    我明明才二十三岁,怎么内心悲怆的就像个老妇人一样,别的女孩子在这个年纪都像是花一样的绽放,而我空有一个躯壳,内心是如此的残缺。

    “怎么都哭红了眼睛?给你手帕。”

    一个温软的男声猝不及防的在我身旁响起,我下意识抬头看去,却见到一张十分精致的脸庞。

    帅气的,温文尔雅的,认识的脸。

    是陆淮泽。

    我勉强笑了一下,视线因为过多的泪水,变得有些朦胧,我接过他伸手向我递来的帕子,低声道了一声谢。

    “你好像一只红了眼的兔子。”他如此评价。

    他的帕子自带香气,是与唐屿时不一样的味道,我胡乱的擦了擦脸,发丝有些乱,都贴在额头上。

    我刚想转身说些什么,发现他已经走了。

    还真的是奇怪的人。

    我看了看手上的帕子,还是叠好了,放进口袋。

    我出去的时候就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那两个人被我吓了一跳,什么话也不敢多说,我笑了笑,略微沙哑的声音在车内响起。

    “你们怎么一个个比我还难受,我这不是活的好好的?”

    罗安看了我一眼,什么也没说。

    我记得以前唐屿时曾经评价过我。

    “钱艾,你总是把自己裹在一个虚假的外壳里,无论你有多么难过,总能扬起脸对别人笑,你以为你笑的很开心吗?其实笑的很丑。”

    想必我现在应该笑的很丑吧,唐屿时说的没错,我的确是胆小懦弱的存在。

    第二天,去片场的时候,我果然在那里看见了陆淮泽,一个消失了将近一个月的男主角。

    “不好意思,因为日程安排,真的对不起大家。”

    他让助理带来许些东西,说是要散给大家,我一如往常躲得远远的,没想到林愿和我一样,她居然摆出一副出对陆淮泽不感兴趣的样子。

    我有些好奇了,“你不去打个招呼?”

    “还是别了,我心里只有我的唐屿时,你呢,自重吧!我倒是巴不得你赶紧离开!”

    她瞪了我一眼,带着小跟班就走了。

    呦,连姐妹情深都不愿意做样子了?

    等她走了,宁意趴在我耳边小声说道,“上次王妍妍因为林愿说的那些话,怀恨在心,没少给她扯绊子,现在是林愿被惹的心烦,王妍妍也被王总嫌弃了,两边都没什么舒坦的。”

    我默了默,心里一点感觉都没有甚至有点想笑。

    两边都是猖狂的主,她们爱斗就去斗,不要招惹在我的身上。

    我无聊瘫在椅子上刷着手机,没过一会儿,面前却突然落下一块儿阴影,我以为是旁人路过,没往心里去。

    但是那片阴影的主人像是拗上了,一直站着不走。

    我有些气恼,心里燥得慌,“我说你……”

    想说的话在下一秒哽咽到了喉口,男人一身方方正正的西装,在阳光的照耀下,轮廓倒是比昨天还俊朗。

    他轻轻笑了一声,“钱艾,欠别人的是要还的。”

    “我欠你什么了?”我下意识的接话。

    “一颗心。”

    我被他唬的愣住,但是随即反映过来这是他随口开的玩笑,“你开什么玩笑。”

    他没理我,而是自顾自的拖来一把椅子,就坦然的坐在我身旁。

    “你的确欠了我东西,是不想还了?”

    “什么东西?”

    “手帕。”

    我这才想起来昨天陆淮泽的确给我一张帕子来着,我唤了一声宁意,“昨天的帕子。”

    “这儿呢,吹干了。”

    “呐,给他。”宁意递了过来,我往陆淮泽的方向指了指,宁意一脸疑惑的递了过去。

    “一点诚意都没有,我好歹将我最珍爱的帕子借给了你。”

    “陆淮泽你有完没完,蹬鼻子上脸了是吧!”

    我声音吼的有些大,旁边的人都被我吓了一跳。

    宁意见状赶紧拉了拉我的袖子,“他可是房地产大亨的……”

    “嗤,没事,我习惯了。”

    陆淮泽还算识相,收起帕子自己走了。

    事后宁意很害怕,“你知不知道他的身份,要是招惹了他,这可是死定了。”

    我知道,我怎么会不知道。

    陆淮泽,我人生第一部戏的男主角。

    我记得那个时候因为唐屿时的原因,做什么事情都不敢太过于显眼,我没有想到他居然会注意到我,甚至于发展到一个我无法逆转的地步。

    在他多次有意无意接近我的时候,我就该知道他对我的心思了。

    那次杀青后,他将我拖到空无一人的化妆间,问我愿不愿意跟着他,我当时一口回绝,他却依然纠缠不舍。

    “你说个理由。”

    “我当过小姐,够么。”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