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似烈火如歌 第八十七章 :初识(杨楠篇)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八十七章 :初识(杨楠篇)

小说:爱似烈火如歌 作者:乔安衾

    我抽着烟,半蹲在台阶上,他们见我都觉得我是小太妹。只有雀姐才知道我的底细。

    外面的灯光陆转迷离,微风袭来,吹在身上到是凉快的很。

    我眯着眼睛。眼见着一个客人要过来就及时搭了上去。

    “呦。您啊,怎么今日想着过来了?”

    我知道我笑的很谄媚。那个客人看上去也很喜欢我。

    他的手在我身上胡乱摸索着,拉着我就去了阴暗的地儿。

    要做什么事儿,大家也就心知肚明了。

    事后。我抽了一支烟。就站在月色顶楼的栏杆旁,感受这夜风对我的恩赐。

    我是一个不干净的女人,或者说女孩儿?

    不过。女孩儿这个词我可是用不起的,虽然我下个月满十四了。

    呵呵。是不是很讽刺。

    我的母亲亲眼看着我被继父强.奸。她不仅坐视不理,还为了助兴特地加入。

    是不是很恶心,我都觉得想吐。

    不过。我妈也许觉得我有几分姿色。就将我直接卖了,卖给了雀姐。

    雀姐一开始还以为我是雏,当我冷静的对她说出我不是处.女的时候她并没有什么表情。

    “既然这样,有的事情也不用我教你了。自己懂就来吧。”

    我经受的这些。都源于一个人,陆栀子。

    我妈和我说,我压根就不是她的亲生女儿,她的亲生女儿现在还在房地产的陆家享福呢。

    哦,所以我就像是狗血电视剧里面,流落在外的富家小姐么。

    但是我清楚的很,就算我平白无故的跑到人家门口高声喊我是陆家的小姐,他们不仅会将我赶出去,还会直接认为我是疯子。

    所以,我想要了解那个女孩是怎么样的性格,顶替我的生活活下去,她有没有很舒服?或者说她幸福么。

    我嫉妒,羡慕,又或者说凭什么,那个女的可以剥夺我的生活?

    为了知己知彼,我就刻意接近了陆栀子身边的人。

    比如钱艾。

    对,就是钱艾。

    我让几个熟识的小哥哥特地将那个看起来乖乖女的小孩堵在巷子口,然后我再去救她,这样就能顺理成章的和她做朋友,套取陆栀子的事情了。

    当我将它救出来,她看起来有些平静。

    或者,我没有想到她会是这种反应,她不该是惊叫着,或者害怕的缩成一团?

    可是她为什么那么平静甚至是不怕的。

    “喂,你那是什么表情?”我奇怪的看着她,她随即看向我,对上我的眼睛。

    说实话,我很害怕她的那双眼睛,像是什么都能看透一样,让我发慌的紧。

    “多谢了。”

    她越过我就要走,我有些不服气,就连忙拦住了她。

    “我救了你,你不应该好好谢谢我,就这么一句完了?”

    “那我请你吃粉。”她看着我,却丝毫不畏惧我的打扮。

    向他们那种正常上学的小孩儿,不应该怕我么?这姑娘还这真是奇怪。

    我琢磨了很久,后来才懂她眼神中那是什么。不是平静,而是死如潭水一般的寂静。

    吃粉的时候她掏了半天,才从口袋里掏出五块钱,而且就给我点了一碗,自己也不吃。

    我一个人干巴巴的吃着也不太好,就点了点她的胳膊,“你拿一个碗来,我们一起啊。”

    她摇了摇头,“还是不要了,你吃吧。”

    最后还是我忍不住性子直接帮她点了一碗,我出钱。

    她倒是没有推拒,而是吃了起来,吃到中途的时候,她看了我一眼,然后说道。

    “我叫钱艾,你呢?”

    “杨楠。”

    也许我们俩的革命友谊就是那个时候诞生的,我别有用心的接近她,最后却是将她当成我这辈子唯一的好朋友。

    她回家的时候我偷偷躲在她后面,我就想知道她的父母是不是也很爱她,是不是只有我,才是这样的。

    扭曲,变.态,恶心。

    我远远见着一个中年女人毫不犹豫的脱下脚上的鞋子,然后往钱艾的脸上拍去。我心一惊,就躲在后面没出来。

    那女人像是个疯婆子,先是不由分说的抽了钱艾几巴掌,然后狠狠的拽着她的头发骂道。

    “小畜生,去哪里厮混了,要死了啊!家里活不干了?你妹妹不吃饭了?”

    我当时实在无法理解世上居然有这样的亲生父母。

    要是说我悲惨,那也是建立在养父母的基础上,不过我当时猜的是错的。

    后来我再碰见她,我就委婉的问了她现在是不是和父母住在一起。

    “我没有父母,我爸妈都死了。他们都说是我克死的。”

    “我的命是不是很好啊。”她笑着说出这句话,但我却感觉到了苦涩。

    像是苦苦的咖啡,或者是中药,一直渗进人心,让人苦涩异常,甚至是心灵都无法得到平静。

    每个人都不容易,我突然开始格外关心起她来。

    就这么过了一年,我突然从别人那里知道钱艾她离家出走,还被人从河里救了出来。

    那个小哥还吹着口哨说道,“我看你平时和她走的近,怎么不帮衬人家几把?”

    “去你妈的,她和我们不是一样的。”

    我当时唾了他一口,这男的嘴里说的深意我怎么不知?

    但是钱艾和我们不是一样的人。

    我找到她的时候,雀姐也找到她了,一开始和我告密的那小哥还得意洋洋的看着我,就好像邀功一样。

    妈的,什么狗屎玩意儿?

    我不停的给钱艾使眼色,她倒是知晓,很乖顺的顺从了下来。

    雀姐还答应她不出台,但是我总是觉得不对劲。雀姐那么精明的人,我可不相信她会做赔本的买卖。

    所以我就格外注意了一些。

    的确,后面雀姐使了狠多的阴招,比如明知道威哥喜欢钱艾,却非把她塞到威哥的包间里去。

    我当时急忙忙赶过去,见她缩在角落里就立马挺身而出了。

    不过威哥将我带走的时候,我才知道威哥今晚弄的却是那么一出,我倒是扫了他的兴致。

    威哥很生气,于是将我扔给那些小混混,我当然避免不了被折磨一番,不仅如此,第二天一大早他们还将我扔在月色的门口。

    我脸皮厚,无所谓了,钱艾却一下子扑了过来。

    我一直以为钱艾的命和我一样,可是后来我就清楚了。

    也许就在威哥将我带走的那个晚上我就清楚了。

    钱艾和我从来不是一路人,她命好,有贵人。

    而我什么都没有。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